菠萝网目录

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 第57章 玄王是个卖笑的

时间:2019-05-20作者:征战天下

    :

    用膳完回到厢房,白子衿叮嘱阿落,如果白月容再来门口嚷嚷,直接赶走。

    阿落一直动作粗暴,抽出长剑,白月容就不敢再嚷嚷了。

    第二天的时候,白子衿起床就听到一件大事。姻缘树被砍了……

    “真的?谁做的?”谁这么强悍,竟然把国寺的树都给砍了。

    “不清楚。”

    白子衿耸了耸肩,那些女子估计很哀怨吧。

    白元锦打算趁早回去,昨天就叮嘱了,用完早膳就去寺外等她。

    一打开门,就看到白月容愉悦的脸。姻缘树被砍了,一定是老天看不过白子衿的红牌竟然和玄王缠在了一起。

    相比下,白倾卿的脸色就有些勉强了。她昨天,刚将心上人的名字抛上去……难道老天都不允许她和鬼王在一起吗。

    白月容讥讽:“有些人啊,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

    白子衿挑眉:“白月容,我有些怀疑姻缘树是你砍的。”

    以白月容跋扈无脑的性子,的确做得出来这种事。

    白月容哼唧一声,她想去挽白倾卿的手,却被白倾卿甩开。

    “姐,你干什么?”白月容心情不错,也没注意白倾卿一直难看的脸色。

    白倾卿抿了抿唇,径直走向外面:“父亲在等,你们快些。”

    白月容刻意走到白子衿面前,白子衿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她可没打算和小孩子争个位置。

    白月容故意走得快,把白子衿落在后面。

    去大殿外要经过姻缘树,昨日还挺立的姻缘树已经没了,只剩下一个树桩和满地的红牌。

    有几个女子一脸怔然,喃喃自语:“我们就真的没缘分吗?天都不让我们在一起吗。”

    看着那树桩,白子衿咂了咂嘴。这人到底多恨姻缘树,连树桩都打碎,姻缘树绝无再长得可能了。

    “觉得可惜是吗?”邪肆的声音幽幽传来。

    这好听又熟悉的声音,白子衿脸色淡漠:“是啊,很可惜。”

    说完,白子衿就大步朝大殿走去,也不理会身后轮椅上的某人。

    这个妖孽不在鬼王府过他的肆意生活,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凤惊冥俊眉一挑,他怎么觉得媳妇有些不对劲,似乎有些生气。他应该没做错什么。

    让黑煞推着他上去,和白子衿齐步。

    “媳妇。”凤惊冥低磁邪肆的声音夹杂着哀怨,幽幽道,“你是不是看上君玄歌那个妖艳贱货,所以不理我。”

    白子衿嘴角一抽,君玄歌那么一个温润如玉的人,到凤惊冥口里就变成妖艳贱货。

    “没关系。”凤惊冥兀自忧桑了一阵,桃花眼微睨,“本王已经断了姻缘树,你们注定无缘。”

    白子衿脚下一个踉跄,原来姻缘树是这妖孽砍断的。

    就因为,他听说了她的红牌和君玄歌搅和在了一起?

    “媳妇,我昨晚就到了,为了不打扰你休息,强忍着相思之苦,今天才来找你。”凤惊冥桃花眼里一片灼灼,诉说着他的煎熬历程。

    白子衿瞥了他一眼:“哦!”

    凤惊冥俊脸上一片邪肆,桃花眼闪烁妖娆光芒,继续抹黑君玄歌:“媳妇,君玄歌那个人真的没我好,他什么用都没有,只会卖笑。”

    卖笑……白子衿脑海里浮现出君玄歌温润的笑容,被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这种感觉。

    咳咳!

    白子衿停下脚步:“凤惊冥,是你自我感觉太好。”

    君玄歌和凤惊冥,是两个不相上下的人。

    前面出去就是大殿,白子衿不怎么想搭理凤惊冥,步伐加快。

    凤惊冥微不可见的皱眉,媳妇前几天还亲他,怎么现在对他这种态度。

    突然,凤惊冥拍了一下轮椅,轮椅一转,挡在了白子衿面前。

    “媳妇。”

    凤惊冥邪肆动听的声音带着委屈,那样子完全和外界凶名远扬的是两个人。

    “鬼王殿下有事?”白子衿淡淡道。

    凤惊冥桃花眼微挑,白子衿鲜少叫他鬼王殿下,今天……

    “我想你了。”

    “哦。”白子衿似笑非笑,有些话不吐不快,她瞥了一眼凤惊冥。

    “鬼王,你府里的美人们知道了,会不会伤心?”

    说完,白子衿直接推开凤惊冥的轮椅,大步流星的离开。

    白子衿自己都不知道,她的话带着不难听出的不悦和酸。

    阿落看了凤惊冥一眼,扬了扬手里的剑:不管是谁,都不许伤小姐。

    凤惊冥俊眉一拧,什么美人?

    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凤惊冥邪肆的声音懒懒响起:“黑煞,你最好给本王一个解释。”

    两日前白子衿去找他,他让黑煞去阻拦,今日白子衿就对他这种态度,一定是黑煞这里出了问题。

    明明是懒懒的语气,却让黑煞背脊一凉。

    可是,钢铁直男怎么想都想不出哪里不对。为了不去西周山陪白阎,他把那日和白子衿的对话重复了一遍。

    说完后,就见他家爷脸上勾起了一抹浅笑,含笑的看着他:“黑煞,去将白阎换回来。”

    黑煞如遭雷击,他做错了什么,不是爷让他做的吗。

    “不过。”凤惊冥勾起薄唇,“看来媳妇还是在乎我的。”

    这点认识,让凤惊冥愉悦了起来。

    黑煞趁机拍马屁:“王妃当然是在乎爷的,爷这么完美。”

    所以,请不要让他去换白阎好吗。

    凤惊冥桃花眼盛出笑意,却有些凉:“本王再完美,也弥补不了你的蠢。”

    黑煞:……

    受到一万点暴击有没有!

    再欲开口拯救一下,却见他家爷已经朝白子衿追去,只留了个背影给他。

    白子衿到的时候,白家人其他人已经到齐了,只差她一个。

    见白子衿来了,白月容一脸不耐烦:“白子衿,你干什么去了,这么慢?”

    让她们等了这么久!

    “父亲。”白子衿看向白元锦。

    白元锦从昨天开始,对白子衿的态度就十分复杂。此刻被白子衿一叫,竟不像昔日般不耐。

    “何事?”

    “相府是不是请不起教养嬷嬷,让三妹不知道尊姐是什么。要是请不起,子衿可以资助一下的。”

    白元锦原本以为她要说什么,谁知她一开口又是找左相府的茬。

    白元锦黑着脸:“月容,她是你二姐!”

    虽说白元锦不愿承认白子衿,可也容不得白月容不懂礼仪。

    白月容不服,可又不得不听白元锦的话,她不情不愿:“二姐。”

    “嗯。”白子衿淡淡点头,正要上马车,余光却瞥到凤惊冥追来了。

    “媳妇。”

    凤惊冥的轮椅不偏不倚的停在了白子衿马车前。

    见到凤惊冥,白元锦的脸色黑得和碳一样,怎么到哪儿都碰到这个煞星,白倾卿则眼色亮了亮。

    “臣见过鬼王殿下。”白元锦行了个礼。

    凤惊冥睨了他一眼,难得的和白元锦说了句话:“白相不必客气。”

    白元锦微诧,鬼王竟然这么有礼,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事实证明,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左相不喜本王,不要故作样子,坐实了伪君子的名号。”

    凤惊冥淡淡的一句话,却让白元锦几欲吐血。说得好像他想向凤惊冥行礼一样,如若不是有个断腿的前车之鉴,他打死不会行礼。

    “臣……臣知道了。”

    白元锦一口老血上不来,又下去,憋屈极了。

    白子衿小脸淡淡,这妖孽的毒舌,她成功领教过。

    白家一行人全部行礼,轮到白倾卿的时候,白倾卿上前一步,姿态婀娜,美目盼兮,委身一弯:“臣女见过鬼王殿下。”

    白倾卿长得极美,此刻又微委身,以凤惊冥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吹弹可破的天鹅颈,以及微红的脸颊。

    凤惊冥盯着白倾卿,似乎在想什么。

    白倾卿心里一喜,鬼王殿下没抗拒她,是不是代表她有机会。想到这里,白倾卿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邪肆俊脸,脸颊又是一红。

    这一幕,看得白子衿好不舒服,她突然娇喝一声:“凤惊冥,你给本姑娘滚上来!”

    黑煞刚赶来,就听到这中气十足的娇喝,他浑身一震。

    我滴个娘唉,王妃竟然让爷滚上去。

    白倾卿心里又一喜,白子衿这么刁蛮,刚好能让鬼王讨厌她。

    “二妹,你怎么能这么对鬼王说话?”

    白子衿冷瞥了她一眼,不雅的吐出一句:“关你屁事。”

    凤惊冥都没说话,她说个屁。

    白倾卿咬了咬唇,委屈巴巴的看向凤惊冥,希望凤惊冥替她出头。

    白元锦眼睛一跳一跳的,他已经在凤惊冥身上搭上一个女儿了,难道还要一个?

    凤惊冥俊脸邪桀一片,薄唇勾起浅笑,吟吟道:“本王这就滚上来。”

    说完,瞥了一眼黑煞,黑煞立刻把凤惊冥抬到马车上。

    鬼王殿下还不忘取悦媳妇:“媳妇,满意不?”

    白子衿轻哼了一声:“勉强。”

    两人的对话,简直是自己打白倾卿的脸。她强忍着怒意,带着牵强的笑容叮嘱。

    “二妹,日后对鬼王还是要温柔点。”

    凤惊冥:“媳妇怎样都好,鬼王府不需要花瓶够多,不需要再一个。”

    言下之意,温柔贤惠的都是花瓶,他只要白子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