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 第640章:故人相见

时间:2019-09-13作者:征战天下

    白子衿沉默了几秒,然后轻轻颔首,语气平淡:“不回来了,我外公年纪大了,我该神医门了。”

    从白子衿拿出信的时候,凤子宣心里就有个底了,只是听到白子衿亲自开口,凤子宣心里还是有几分遗憾的。

    白子衿多次救天合于水火,又为女子办学院,大肆宣传医药之道,若是有她在,天合的病患必定会逐年减少。

    可惜,白子衿不愿留下。

    “若有机会,朕为你践行。”凤子宣对白子衿道。

    白子衿粉唇轻扬,漫不经心的笑了笑:“好。”

    话落,她又看向了车帘,星眸呆呆出神,似乎想透过车帘看到什么,又或许只是单纯的出神。

    她要嘱咐的事情全在那封信里了,瑶瑶的,姣姣的,还有济安堂和学院,都交代的一清二楚了。

    唯一的遗憾,便是没有和沉姣秦瑶她们见面。

    “小心!”

    “小心!”

    白子衿正徐徐走神,忽然耳边两声小心异口同声的响起,同时赢若风一把将她拽进自己怀里护住,而凤子宣则暴起一掌朝车帘外拍去!

    车帘被这劲道的内力打得破碎,白子衿看到外面受惊的人们,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叮”的一声钉入了马车上面,随后一块红色的布缓缓垂下,遮挡住了她的视线。

    在那红布垂下的一瞬,白子衿只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双熟悉到能让她恍惚的眸子,她当即怔然,都忘记从赢若风怀里出来。

    “吁吁!”外面的马车正着急无比的拽着缰绳,试图让失控的马儿停下。

    “这是……阎王血字书。”洛桑喃喃开口,盯着红布不敢置信。

    阎王血字书?!

    赢若风倏的向那“车帘”看去,血字书应该是直朝马车里射来,可惜被凤子宣打歪,刚好钉在马车上面。

    只是这血字书背对着他们,他们看不清正面写了什么。

    “洛桑,下去看看写了什么。”凤子宣沉声吩咐。

    这是勤王府的马车,难道阎王想要勤王的命?可阎王向来只给国家决策人下血字书。

    如果是这样,难道阎王知道他在马车上?

    “皇上,不好了,上面写的是您的名字。”洛桑回来十分艰难的开口,他甚至能感觉到马车里倏然变得阴沉的气氛,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

    凤子宣神色有几分冰冷,眉头微拧:“朕知道了。”

    阎王不是刚给君玄歌发了血字书吗,君玄歌还活得好好的,现在又发给他,是狂妄到将一切都不放在眼里还是有其他阴谋?

    当阎王给君玄歌下血字书的时候,凤子宣就想和阎王联手除掉君玄歌,可他发出去的信都石沉大海,他知道阎王拒绝了他。

    只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也会收到阎王的血字书。

    阎王,你到底想干什么?!

    “皇上,是否要将血字书取下?”洛桑小心翼翼的询问。

    现在血字书可还挂着,许多人都看到了,甚至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可若是取下,相当于没了车帘,白子衿二人就会暴露。

    “不用。”凤子宣思绪千转,很快便恢复冷静,他双目带着蛰伏的危险,“一封血字书而已。”

    他比较在意,阎王到底想干什么,根据他得到的消息,阎王可不是一个只会杀人的莽夫杀手。

    赢若风丹凤眼淡漠,神色淡薄的扫了一眼血字书一言未发,他懒得摊浑水。

    “王婶,你没事吧?”凤子宣平静下来,关切的看向白子衿。

    却未得到白子衿的回答。

    赢若风低头看去,见白子衿靠在他怀中,脸色呆滞,双目怔怔然,好似受到了惊吓。

    “白子衿?”赢若风清冷的眉头轻拧,低喊了一声。

    “啊?怎么了?”白子衿猛然回神,她看着马车内的三人都盯着自己,有些疑惑。

    凤子宣:“王婶,你是否受到了惊吓?”

    “哦,一点点,没事没事。”白子衿连忙摆手,吓是被吓到了一点,毕竟她刚才游神中,车帘突然就爆了。

    “王婶没事就好。”

    血字书白子衿是知道了,君玄歌也收到了,那时她冷笑一声恶人有恶报,此刻她好奇的摸了摸血字书,嘀咕一声:“布料还挺好的,也不觉得浪费。”

    赢若风眼里划过无奈,洛桑则嘴角抽搐。

    果然不愧是鬼王妃,前一秒才受到惊吓,下一秒就研究起了血字书的质量……

    “不对啊,凤子宣,你应该没得罪阎王吧。”白子衿嘀咕了几句后,疑惑的看向凤子宣。

    君玄歌不是还没死吗,阎王难道想以一己之力横扫泛大陆?

    “不清楚。”凤子宣摇摇头,阎王的真正身份无人知道,或许他曾经无意得罪过也说不定。

    “哦,这样啊。”

    其实现在白子衿对血字书也不是特别关心,她就希望阎王专情一点,专心一点。

    嗯,比如说,先专心干掉君玄歌!

    一边想,白子衿一边轻声嘀咕:“也不知道这阎王是男是女,三心二意,碗里的还没死就盯着锅里的,肯定不是什么专情的人,说不定是个渣男渣女。”

    她虽然是小声嘀咕,可马车里的三人都不是普通人,听得一清二楚。

    赢若风倒是平静,俊容依旧平淡冷清,不过若是细看,就会发现他眼里的无奈之色。

    凤子宣则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唯有洛桑瞪大了眼睛,嘴角不停抽搐,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感慨:“鬼王妃,您的脑洞和心真够大啊。”

    大到让他不得不折戟佩服!

    白子衿闻言,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你还是关心关心你主子吧,说不定阎王不按顺序出牌,现在就在帝都也不一定。”

    洛桑一噎,暗自叹息果然古人说得没错,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看看鬼王妃,又看看秦小姐,又难养又怼人,幸好柳柳不是这样子,想到柳柳,洛桑又想到了那个香囊,简直是心痛得无法呼吸!

    见洛桑捶胸顿足,如同斗败的公鸡一般颓丧的低着头,白子衿睨了一眼后又继续像刚才一样无聊的望向车帘。

    不过比起上次,这次她是真的出神。

    那双眼睛……真像啊,白子衿呆呆的出神,想起了第一次醒来时,她第一时间就被那双眼睛吸引,看得呆住了。

    那双装满星辰的桃花眼,泛着星光,慵懒又邪气,漂亮又神秘,里面似有漩涡能将她吸进去。

    他说了什么呢?

    哦,她想起来了。

    “这一双眼睛,可入姑娘眼?”那低笑邪肆的声音,仿佛就响彻在耳边一般。

    “白子衿,你说什么眼睛?”赢若风清冷的声音响起。

    白子衿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不经意间居然轻呓了出来,她回头对赢若风扬起笑容:“没什么。”

    “你哭了。”赢若风看着脸颊带泪,双眸微红却对他扬笑的女子,心里一阵心疼,他抬手欲擦掉白子衿的泪水,“有大师兄在,别哭。”

    “我哭了?”白子衿怔怔的摸上自己的脸,的确有泪渍,她连忙擦掉,“风有点大,迷了眼,没事没事。”

    赢若风的手僵在半空中,他看着她强颜欢笑,心尖疼得厉害,但他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

    她的泪只会为一个人而流,她又在思念他了是吗。

    赢若风默默将手放下,淡然似漫不经心道:“那就别看着一个方向,世上总有无风的地方。”

    只是……你未曾注意过罢了。

    “嗯嗯,知道了。”白子衿没听出深意,瞎点了点头,然后对凤子宣不好意思一笑。

    “让你看笑话了。”

    “没关系。”凤子宣微微一笑,却意味深长的看向赢若风,眼神里有微微的同情和庆幸之色。

    还好,还好瑶瑶是喜欢他的,这让凤子宣觉得自己竟是如此的幸运。

    半柱香后,马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王爷,鬼王府到了。”

    “知道了。”凤子宣应了一声,看向白子衿。

    却见刚才还带笑的白子衿此刻神色慌乱,手攥紧了袖袍,似乎还没准备好。

    凤子宣善解人意的开口:“王婶,朕先下去敲门。”

    “好。”白子衿连忙点头,手紧张得无处安放,只能紧攥袖子。

    赢若风安慰她:“没事的,别紧张。”

    凤子宣下了马车,亲自上前敲门,路过的人也见怪不怪,皇上亲封的勤王似乎和鬼王是好友,经常上门拜见。

    当然,十次基本上只能进三次门,不过勤王依旧乐此不疲。

    “吱呀。”老管家将门打开,脸上虽然带着笑,但笑容十分疏离平淡。

    管家又以为是勤王,看到凤子宣时眼底有诧异一闪而过,不过他看了一眼勤王的马车就明白了什么,淡然一笑:“勤王殿下请回吧,老奴只是一个奴才,帮不了王爷。”

    老管家竟是如此通透,只是刚照面就知道凤子宣是来干什么的了。

    “管家此话怎讲,今日本王只是带一个故人来见见管家的,帮不帮本王,管家不妨先见见故人?”凤子宣微笑。

    故人?

    管家诧异的看向马车,当车帘被掀开看到里面女子的时候,管家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栗起来。</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