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策反行动 第64章 一路寻找

时间:2018-10-08作者:东瓯余梦

    “长官。这颗子弹的确不是我儿子带来的那颗。可是我们也不是故意要欺骗你们。我们是被逼无奈啊。”李其实父亲流着眼泪说道。“昨天晚上,家里突然闯进六个人,个个凶神恶煞般,逼着我们交出儿子带来的那颗子弹,在我们交出之后,又塞给我们这颗子弹。说如果今天有人来家里向我们要子弹,就把这颗子弹交出来。完了还威胁我们,说如不照他们的话去做,就灭了我们全家老小。”

    思明和子衿一听,都不由得面面相觑,心里只叫得一声“糟糕”,就后悔不跌起来。他们昨天晚上不该不立即找到李其实的家,把子弹拿到手,反而被便衣队特务捷足先登了。那几名便衣队员倒是都被打死了。可是,他们拿到子弹之后,焉知不会立即处置掉,便是随随便便丢在了哪里,也不是容易找得到的。难道,他们这一趟白跑了?

    可是,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去寻找一番。此刻,他们只能寄希望于那些个特务们还没有把子弹丢掉。

    “你知道那些人住在哪个旅馆吗?”思明问道。

    李其实的父母都摇着头。一直站在一旁的那个带他们过来的男孩自告奋勇,说带他们去寻找。“我们镇里,也就三家旅馆,很好找的。”他道。

    “那好,你带我们先去最大的旅馆。”思明道。

    思明的思路是对的,那些便衣队员下榻的旅馆的确是里岙镇规模最大的。所以,他们到了旅馆,很快查到了便衣队员所订的客房。起先,店家怎么也不同意让他们进去搜。说客人不在,他们不能随便带人进去。

    “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住了。”思明道。

    “你是说,昨晚死的人,就是他们?这这,这怎么可能呢?”店家惊愕地看着思明道。

    “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人坏事做多了,就会被阎王爷盯上。难道你还要替死人保守秘密?”思明点着头道。

    那店家越听越害怕,终于答应了。

    思明和子衿将三个房间都给仔仔细细搜查了一遍,就是不见那颗子弹。他们的心里仿佛坠了一块重物,越来越沉重了。

    “怎么办呢?”从旅馆出来,子衿询问思明,她已经急得两眼闪着晶莹的泪光。昨天那么辛苦,好不容易来到小镇,却要两手空空回去。拿不到证据,阿哥的冤屈洗刷不了,难道还是逃脱不了被枪杀的命运?

    “走,找镇长去。”思明凝眸沉思了一会儿道。

    “这会儿找镇长有用吗?”

    “他不是带人处理尸体去了吗?”思明道。

    听思明这么说,子衿明白了,跟在思明身后再一次往镇公所走去。她知道思明要在死者的身上找。这是最后一抹希望。

    他们在镇公所那个中年男子的嘴里问明白镇长是在靠近小镇的后山坡地上挖坑埋葬尸体,又问明白镇长的名姓和去后山的路,就赶过去。

    来到后山,只见半腰处聚了十来个人,一个长方形大坑已经挖好,人们站在穴坑边沿上,手握铁锹,一揪一揪地往穴坑里填土。一个五十来岁、穿一身深蓝色制服、头发往后梳理得整整齐齐的男子背着双手站在坑前,嘴里不停地叫着:“你们快点,别一副三天没吃饭的样子,填完土,我们就可以走了。”

    思明看见已经在填土,不知道填到什么程度,心里有些着急,如果填的土已经很多,那样寻找的难度就会很大。

    “镇长,昨天一场大雨,这土都浸了水,太沉了,没法快啊。”一名年青后生擦了一把额头渗出的汗,抱怨道。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都是谁杀的?”又一年青后生道。

    “别多管闲事,干自己的活。”镇长又吼道。

    当思明和子衿双双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现场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动作,眼睛齐刷刷落在他们的身上。

    两人穿着思明昨天买的衣服。子衿是一身浅灰色的,思明是一身灰蓝色的,由于是在同一个店买的,款式很像,两人并排走在一起,给人的感觉有点像如今的情侣衫。发现现场的人落在他们身上的眼光怪怪的,两人不觉相互对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身上服装相似的秘密,知道现场的人都产生错觉,子衿的双颊马上飞上一片红晕。

    山区的小镇,城里的女子一年也没有来过几个,何况又是年轻漂亮的女子。子衿没有作过多的打扮,头发往脑后拢成一束,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脖子,颀长的双腿,还有知识女性特有的气质,都让现场的那些男子惊羡不已。那些人的眼光犹如小虫子粘在蜘蛛网上,落在子衿的身上,再也离不开了。

    思明和子衿看见六具尸体整整齐齐摆在坑里,身上还只落上少许泥土,暗暗松了口气。

    在来时的路上,思明就在考虑见到镇长应该怎么说才好,最后决定以实相告。所以,此刻来到镇长跟前,就报出自己和子衿的名姓,把要求搜查尸体的事情说了。

    听说是国军上校军官,镇长着实被吓了一跳。小镇上何时来过这么高级别的长官,骤然出现一个,他怎么不会感到惊讶呢?但是,眼前的这个人穿着一身普通百姓的衣服,虽然长得英俊帅气,谁知道他是真还是假?可不要被骗子骗了。又一想,他们只是要求搜查尸体,即便是骗子,又能骗去什么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于是问道:“你既然是国军上校副官,为什么就,就只带女朋友来?这里可不是阳州城,是经常会出现游击队的。”

    思明刚要开口说话,只听挖土的人当中的一个楞头青开口问道:“喂,这些人是不是你们杀的?”

    “嗐,我们就两个人,她还是女的,怎么杀得了他们?”思明摊开双手否认道。如果承认是自己杀的,他们相不相信是一回事,肯定会引来许许多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还是不承认为好。

    “倒也是。”那个人马上相信了。

    “那你们应该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吧。”又一个人问道。

    “知道,他们都是便衣队的。”思明这回据实回答。

    思明话音刚落,坡地上响起一阵嘘声。在阳州,又有谁不知道便衣队大名?现在听说这几个被杀死在自己镇子里的人是便衣队的,哪能不震惊?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便衣队再厉害也得讲理吧,他们不是你们杀的,你们怕什么?”思明道。

    “说得也是。你们既然要搜查,就请动作快点,可别耽搁我们太长时间。”镇长这时已经顾不得其他了,催促思明赶紧搜查完之后走人。

    思明向四周众人抱抱拳,就下到穴坑。一个一个搜查着死者身上所有能够藏东西的地方,但是,直到搜查完最后一个死者,也没有找到那颗子弹。他不得不失望地上来了。

    江宏家的庭院里,江宏正在葡萄棚下面给他的馄饨担点火。院子很大,除了葡萄棚架,边上还有一块面积不小的菜地,菜地种着的都是菠菜。那是煮馄饨必备的佐料。一个男人正弯腰在菜地上拔草。

    “阿宏啊,我上街买菜,听一些人在抱怨,说罢工罢课罢市,连粪夫也凑热闹不干活了,好多人家的马桶没人掏,不得不雇人抬到公厕倒掉。还说,公厕也没人过问,粪便都流到街路上来了。”说话的是江宏的母亲,手提菜篮子,从外面进来道。

    “有这事,连粪夫也罢工?”正在菜园子里干活的男子听了,直起腰问道。原来,他是彭秩州。

    “是这样的。”江宏显然早已得知此事,于是解释道。“他们是得知请愿罢工的消息之后,自己主动要求参加的。不止粪夫,还有商人的罢市,也是他们主动要求的。”

    “粪夫罢工可不得了,要不了几天,阳州城就会变成粪城了。”阿宏母亲担心地说。

    “这件事情说明了我们这次组织的请愿罢工活动深得民心,但是粪夫罢工,还是不怎么妥当。”彭秩州走出菜园子,在一个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到一个木盆子里,边洗手边道。

    “粪夫的罢工是有选择性的,普通人家照样按时倒马桶。只是不去官员、公职人员和富人家庭。”江宏也从馄饨担跟前走开,来到彭秩州面前道。

    “虽然如此,还是应该劝他们停止罢工,毕竟这影响市民的日常家庭生活,要遭骂名的。”彭秩州道。

    “好,我把您的意见带给李铁同志。”江宏道。

    “志刚同志的事情进展如何?”彭秩州洗完手,拉了一张竹椅子坐下,边问道。

    “李铁同志已经让警察局介入调查,只是便衣队太狡猾,把现场所有线索都给抹掉,很难找到有用的证据,所以进展缓慢。另外,安然同志组织一批学生,一直盯着便衣队的动向,声援志刚。”

    “独立师那个王副官呢?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噢,阿明啊,如果一切顺利,应该会在今天返回。”

    “还是王副官的动作快,当天晚上就介入了。也是靠了他,才使得便衣队有所忌惮,不敢马上杀志刚同志。看来,最有希望找到证据的还就是他了。”彭秩州用赞赏的语气道。

    “是啊。他是志刚同志阿妹的男朋友,又是独立师的人,才敢去便衣队闹事,使得葛维清不敢轻易对阿刚下手。”

    “对了,你告诉李铁同志,我已经派小马去找陆地同志,让他派出两支小分队。一支下山,如果所有的努力都失败,就动手劫刑场,另外一支去保护王副官和阿衿。”彭秩州转移话题道。

    “太好了。我会转告的。”江宏兴奋地道。

    “志刚同志的家庭是一个红色家庭,他们一家为革命事业做出那么多的贡献,我们不能让他们流血又流泪。”彭秩州道。

    “我们都明白,李铁同志也多次这样强调过。”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