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皇朝第一妃 第一百四十五章 监视

时间:2018-10-30作者:聂小猪

    起先一两个內侍如此,薛海娘尚且仅是存着疑虑却并未起疑,可接二连三甚至于所遇內侍皆是如此,一时间便晓得了个中缘由。

    薛海娘一反常态,往内务府库房而去,一路上內侍见着她虽略显讶异倒也并非上前问询。

    许是如今她薛海娘受萧贵妃重用一事已是人尽皆知。

    内务府太监总管手底下的徐晓讪笑着上前,向她作揖道:“姑娘怎的亲自来了?可是贵妃娘娘有何需要?”

    他俨然一副曲意奉迎的模样,好似道,若贵妃有何需要只需唤人往内务府传一声,他即刻叫人送去便可。

    薛海娘莞尔一笑,颇有一副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姿态,“贵妃娘娘昨儿令人前去重华殿探视那刚被解了禁足的小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可真真是叫娘娘大发雷霆,听闻那探视的內侍回来后,称是梁小主堂堂一美人位分,其份例竟是连初入宫的秀女都比不上,要银炭无银炭,冬被无冬被,连件衬得上她身份的冬衣也无……我思来当日在轩阁侍奉时,得总管大人照拂,实是不忍心见着总管大人险些遭娘娘怪罪却不自知,便特意前来知会总管大人一声。

    徐晓听罢不禁笑意僵了几分,他眼神略有些闪躲。

    薛海娘心下了然却并未道破。

    太监总管素日亦是琐事繁多,哪儿有这般多的功夫特意去苛扣一个后妃的份例,且分发份例此等事务自是由手下人等进行,徐晓乃是太监总管得力助手。她原先仅是怀疑,苛扣梁白柔份例一事许是徐晓擅作主张,但并无依据,如今这般一探,许是当真如她所想。

    “贵妃娘娘怎的突然对那梁小主如此关心?按理说她只是一个刚被解了禁足的妃妾罢了,若皇上记不得她,怕是下半辈子悄无声息,贵妃娘娘掌后宫大权,怎会理会这些琐事?”徐晓倒也不愧是太监总管手下最得力之人,稍一沉吟便晓得其间猫腻。

    薛海娘从流对答,神色不见一丝谎言险些遭道破的惊惶,“公公莫要忘了,昔日那梁小主亦是极得皇上宠眷之人,再者此番解了禁足亦是皇上允准……那与她一同治罪的苏氏可是被赐了鸩酒,可那梁小主却仅是近了半载的足罢了。这其间,皇上存着多少私心,公公难道心里头没有点数吗?”

    他经由薛海娘一番开导,脸色刹那间便白了,眼睑微垂,极力遮掩着眼中的惶恐无措。

    “此番也仅是我一番忖度,事实如何,那梁小主能否重得盛宠也不是我们这些做奴才的能揣测得到的。娘娘也是猜不准皇上的心思,只是特意留个心眼儿罢了。”薛海娘掩唇轻笑,却也不与他多费唇舌,以徐晓现下这般模样,想来她已是提点到位。

    而至于先前徐晓所苛扣的份例,只怕不出一个时辰便会尽数送往重华殿。

    薛海娘施施然一礼,道了声乾坤宫尚有事宜,便先行告辞。

    回到乾坤宫后不久,薛海娘刚解下大氅外衫躺在炭火燃得正旺的地龙上翻阅着话本,外头穗子便呈了一匣子物什来,面上尽是难以抑制的欢喜,“姑娘,方才内务府的小公公唤我将这东西给姑娘,说是感谢姑娘上一回雪中送炭……”

    薛海娘合上话本,揶揄一笑,“雪中送炭?这词儿用得真真是极好……”

    道罢,便将视线移至那匣子上,那匣子看似是由极寻常的梨花木所制,上头镌刻着五瓣红梅的纹样,倒是清雅幽然,又不引人瞩目。

    他倒是聪慧,晓得若是唤人送来式样过于贵重之物定会引人生疑,如此素朴而简洁的式样,饶是里头再如何珠光宝翠、价值连城,却也是旁人管不着的。

    “姑娘,我瞧着这匣子倒是雅致,倒是符合姑娘的气韵呢,这公公也是识趣得紧,不知姑娘上回是帮了他些甚,这公公出手如此大方……”穗子瞅着那匣子双目发亮,饶是青天白日,那双眼睛却像极了夜半嵌在天幕的星辰一般。

    薛海娘起身自穗子手上接过那梨花木匣子。

    穗子看似一番兴起的娓娓而谈,实则字里行间皆藏着问询与质疑。

    她自是晓得穗子不是毫无目的地前来侍奉,萧贵妃将她视作指尖将棋,自是不会松懈了对她的监视,穗子平素看似心无城府、直率天真,实则行事间却藏不住她本能的稳妥与谨小慎微,如此之人,岂会如表面上所见这般心思单纯。

    薛海娘自始至终并未与她道破,因为薛海娘清楚,少了一个穗子,自然还会有下一个比穗子做得天衣无缝之人。

    “顺手推舟之事罢了——我想着你的手艺了穗子,那日你制的梅花藕粉糖糕很是美味,不知今日能否尝到你的手艺?”

    薛海娘合上叫她看得兴致正盛的话本,方才正讲到话本中一良家女子救了宅门前一男子,为其疗伤期间暗生情愫,却未料想男子实是狼子野心、蛇蝎心肠,竟是假意与女子成亲害得她家破人亡。

    “诚然,这好事儿也是不好做的,譬如这书里头讲的,实在是叫我胆战心惊呢。”薛海娘将话本摊开搁在她眼前,使得她视线所触及之处正是话本中*,亦是男子向女主摊开真相之时。

    穗子粗略扫了一眼,便紧蹙着柳叶眉哼唧道:“我最是不喜看这种桥段,简直是叫人肝肠寸断,可偏生如今市面上贩卖的话本皆是如此。极少有着美满的结局。”

    薛海娘啼笑皆非,“可便是如此结局才能叫读者看了荡气回肠呢。”

    她一番言论倒是彻底将话题扯到了话本剧情一事上,如今,穗子便是想重新问询方才那匣子之事也难以开口。

    “我实在是不如姑娘,我一看这种桥段便总是哭得稀里哗啦——”她顿了顿,将话本推至薛海娘眼前,盈盈浅笑道:“我便不在此碍着姑娘看话本了,先行告辞。”

    薛海娘嫣然浅笑,长而卷翘的双睫下,幽灰色的瞳仁却如一潭死水般毫无波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