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皇朝第一妃 第一百四十二章 他的猎物

时间:2018-10-26作者:聂小猪

    南久禧不喜女子着蓝色。

    蓝,原是满腹经纶,效力国家与百姓的清廉之臣加身之物,怎可加身于女子。

    是以,昔日他也未见其真颜,便勒令侍人将其赶出殿外,永世不得再参加选秀。

    然,却不曾想今时今日,上天与他开了一回玩笑,他昔日心心念念,与其红梅树下结缘的佳人,竟是昔日他弃如敝履,不屑一顾的秀女。

    他原是可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将佳人揽入怀中,如今却只能冒着凛风寒雪,在此一搏佳人笑靥。

    “姑娘原该是朕枕边之人……”许是夜宴之上醇酒入腹,一时忘情,南久禧下意识抬手轻抚上薛海娘的鬓角,却在薛海娘正欲侧身闪躲时指尖微怔。

    终是未曾触及她肌理一丝半毫。

    “终是朕唐突了。如今你与朕毫无葛……”他黑曜石般的瞳孔蕴着些许异样眸华,似深潭浮动着幽光。

    他醇厚低哑的嗓音尤为惑人,不知是否因饮了酒的缘由,此刻的他瞧着倒比记忆中的他更具祸乱众生的本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那普天之下的臣民皆归皇上所有,更枉论奴婢仅仅是宫中众多侍人之一,岂会与皇上毫无葛?”薛海娘迎上他略显迷离的眸,红唇翕动,所道之言却是连她自己都难以深信。

    果然,岁月总是会抹杀一些东西。

    恨意虽未消减,可如今面对他时,却已是不复昔日那般作呕憎恶,她已是能平心静气地与他交谈周旋,已是能将他视作生命中再单纯不过的过客。

    如此,甚好。

    “姑娘可是在向朕暗示……”他微眯着眸,唇线微微上扬,记忆中他的唇线极美极是惑人,胜过女子千倍。如斯般邪肆随性的模样倒是将帝王的贵胄之气展现得淋漓尽致。

    “皇上可晓得奴婢姓甚名谁。”薛海娘嫣然一笑,却是巧妙地转移话题。

    薛海娘望着他犹如深潭般的瞳仁映衬着她艳若桃李的明媚容颜,他的眼里,此时此刻好似除了她之外便再无旁人旁物。

    南久禧怔了怔,一时语遏。

    薛海娘唇际扬起一道笑弧,却是略含自嘲与落寞,殊不知,她已然能收放自如。

    “薛氏海娘,但请皇上记着奴婢芳名。”

    “薛海娘——”他微阖着眸,轻呢着这听上去再寻常不过的女子闺名,心头却是泛着些许他彼时尚且道不明的异样思绪。

    “好,朕记着。”

    他近乎是下意识地轻抬健臂,试图将眼前叫他魂牵梦萦的人儿揽入怀中。然,却在指尖触及她衣袂尚且存丝毫之距时,堪堪一滞,他似是仍谨记着萦绕心头那抹意念,如今的她已非昔日伏身于他丹墀之下的女子。

    薛海娘循着他视线往下移,触目之处却是他堪堪停滞于她腰侧的指尖,潋滟凤眸一抹怔然稍纵即逝,遂仰面粲然一笑,“时辰已晚,奴婢不敢打搅圣上歇息,若是冒犯皇上龙体安康,奴婢吃罪不起。”

    南久禧大笑,与平素笑意不达眼底的森然截然不同,他笑罢,复又凝视着薛海娘的眼,颇是赞赏道:“朕倒是些许好奇,薛爱卿何德何能竟是能教养出你这般伶牙俐齿、八面玲珑的女儿……”

    “许是奴婢得母亲真传,奴婢年幼时听下人道来,母亲正值芳华时亦是出了名的八面玲珑。”薛海娘嫣然浅笑,倒是随意扯了个谎,实是莫须有之事,许氏素来不善言辞,又不喜与人相争,否则,又怎会落得往日姨娘欺凌的下场。

    “海娘倒是引起朕对薛夫人的好奇……朕思忖着,下回寻个时机便召薛爱卿携其家眷入宫。”南久禧如是道。

    薛海娘赶忙解释:“岁月如梭可磨平一切,纵使母亲少时伶牙俐齿,经过岁月打磨如今已是多了些端庄稳重,谨慎妥帖。”

    南久禧轻叹一声,“却是如此。”他微抬眼,黑曜石的眸氤氲着她窥探不明的眸华,似是些许叹惋,瞅着天际,好似试图望穿那泼墨般的天幕。

    薛海娘一时也不知该出何言,心下亦是暗忖着如今虽是引得南久禧青睐,可下一步又该作何打算,萧贵妃定是有意叫她伴驾侍寝,最好便得一龙嗣与薛巧玲平分秋色,可……

    她不愿侍寝。

    若非到了不可挽救的境地,她定是不愿夜半相对的枕边人是她恨到骨子里的仇人。

    “时辰已晚,海娘明日还得侍奉贵妃,便早些回去歇着吧。”

    他醇厚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传入耳际,薛海娘藏于水袖的纤指不由紧了几分,以至于指节泛白,而她却尚未自知。

    他竟是如此轻描淡写地令她回乾坤宫歇息?

    薛海娘不禁仰面对上他黑曜石的瞳孔,仍是犹如一汪深潭,极难窥视其思绪。

    诚然,自方才他堪堪停滞她腰侧的手她可以推断出,多日来叫他的魂牵梦萦,已是成功勾起了南久禧对她的征服欲。

    南久禧又素来对他列入范畴内的猎物极具耐心,是以,薛海娘仅是霎那的讶异后便缓了思绪,唇际自始至终杨着一抹嫣然浅笑,她相信她方才瞬间的怔然定是未逃过那瞳孔的捕捉,如此,定是能降低他的疑心。

    南久禧深谙人心,如此善于窥视人心的眼,也只有毫无伪装之下流露出眼中的思绪方能叫他深信。

    薛海娘施施然一礼,将知书达理展现得淋漓尽致。

    “如此,奴婢拜别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道罢,她亦是不理会那停驻原地,视线仍是凝于她身上的南久禧,转身而去,毫不逗留。

    薛海娘径直沿着方才花卉领她来的捷径往乾坤宫主殿而去,她思忖来,以她这段时日来对萧贵妃浅薄的了解,她定是会在主殿候着,除非,探子已传来她侍寝的讯息。

    果不其然,一路畅通无阻,饶是守门的侍卫见着她,亦是毫不问询便示意她入主殿觐见。毫无疑问,若不是他们一早便得了命令,万万不会如此。

    由此也可见,贵妃对此事是何等的重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皇朝第一妃》,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