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皇朝第一妃 第一百四十一章 对峙

时间:2018-10-26作者:聂小猪

    看着薛海娘此时的模样,花卉福至心灵,约莫能理解为何贵妃要将此人献给皇上以分贤妃的圣眷。

    真可谓是静女其姝、静女其娈。

    花卉轻咳了声,微垂长睫掩下双眸的些许艳羡,沉声道:“莫再磨蹭,且由我替你挽发吧。”

    “挽发……”薛海娘垂睑敛眸,一抹晦暗眸华稍纵即逝。

    方才霎时,她竟是犹然而生一抹奇异念想。

    既是如今萧贵妃已将她推向如今这般境地,她何不彻底放纵一番,再者,她亦是心存疑虑,前世的南久禧无非是借助她的智慧扫平马氏一族,从始至终都不曾予她真心。而这一回,她早已洞察一切,南久禧自是无法再利用她以作利剑。

    她真真是想知道,当这一世她与南久禧已是处于同一水平线上,南久禧该拿她如何。

    “不必挽了!”薛海娘转过身,墨发服帖地伏在颊侧,眸色清明,宛若天际明星。

    “可娘娘嘱咐……”花卉先是一怔,随即脱口而出道。

    “贵妃娘娘那我自有法子应对,如今且跳过这一轮,该如何做你便领着我去吧。”薛海娘朗声道来,径直越过花卉便作势往屋外走去。

    花卉愣神地瞅着薛海娘的背影,一番踟蹰后终是迈步紧跟。

    薛海娘原思忖着,花卉应是先带着她前去觐见萧贵妃,却不想,花卉径直将她带来了这一处。

    记忆好似回到了那一夜。

    薛海娘迷惘时曾一度走至重华殿西苑庭前,依稀记着那夜红梅开得极好,空气依稀残留着雪后的凛寒温度。

    薛海娘一袭单薄素衫,及腰乌发乖巧地垂至腰际,矮身坐于庭院大理石方凳上。

    眺望着天幕一轮残月,一时间心下难辨其滋味。

    上回是在尚不知情的状况之下,而今她却是存了蛊惑南久禧的心思而来。

    殊不知她这一世回魂之时,曾心下暗暗立誓,一来,定要取南久禧挚爱之物,拱手相让他人。二来,绝不与南久禧有任何葛。

    而今,恍然思来,她竟是哪个都未曾做到。

    一道沉重有力的步伐声传入耳际,愈来愈明晰。

    薛海娘紧了紧藏于水袖的双拳,指节因施力过度而泛白。

    “谁人在那儿。”熟稔的声线,低沉而富有磁性,宛若一坛醇厚的酒酿,前世便是这道声线,伴随着她十余年,亦是于她临死前回旋耳际,伴她长眠。

    薛海娘起身却未回首,近乎是下意识地迈步而去,然刚抬步那身后之人却好似早有预料一般开口。

    “这一回你还想着从朕眼皮子底下离开吗?”

    “你可知朕险些将她人认作是你?”

    薛海娘闻声止步,凤眸微阖,她不禁深吸一口气,冰冻的气息沁入鼻尖,叫她不禁打了个寒蝉。

    他的声线、口吻、说话时轻缓节奏仍是与记忆中并无二般。

    薛海娘并未迅速回身以真颜相视,她晓得南久禧此人最钟爱求之不得之人,譬如自幼便与他豪无葛的皇位。

    他见薛海娘静默未语,沉吟一二继而道:“朕听贵妃言,你便是今儿朕诞辰上编排舞曲之人?”

    “回皇上,却是奴婢。”薛海娘不冷不热地道了句。

    许是一时间南久禧也捉摸不透薛海娘心中作何想法,便上前试图揽住她的肩,薛海娘眼角余光将他这一举动收入眼底,登时惊得侧身一躲,南久禧伸手却只握住那一缕青丝夹杂着空中一抹暗香。

    “美人香肩在侧,朕却只得远观。”

    薛海娘微垂首,幽灰色的瞳掠过一道异样眸光。亦是如方才般背对着南久禧,不叫他瞧见真颜。

    “奴婢唯恐微贱之躯玷污皇上贵体……”

    南久禧啼笑皆非,“能作出那一曲‘惊鸿舞’之人,绝非平凡之辈,姑娘又何须以微贱自称,实乃妄自菲薄。”

    薛海娘心神一恍,心头竟是生出些许亏欠与怜悯之意,想来那司主作那一曲‘惊鸿舞’应是尽心竭力,却未曾想竟叫人李代桃僵了去。

    想来定是心下有着许多不甘。

    “能叫圣心欢愉,原就了了我等作曲者初心。”薛海娘轻绞着纤指,企图压下心头异样的思绪。

    “上回朕与姑娘结缘于这一处皓雪红梅之地,而今亦是如此,朕思来,姑娘定是甚爱这庭前红梅。”南久禧倒是存着几分无话找话的架势。

    薛海娘思及,前世总是她一味寻着南久禧的喜好,处处讨他欢心,却不曾想如今竟是风水轮流转。

    “实非奴婢喜爱红梅,而是这凛冬之际除了红梅便无他物可赏。皇上如此道来莫非皇上原是惜梅者?”薛海娘暗忖着不可过于拂了他的颜面,是以也寻思着适当地回应一番。

    果不其然,这若即若离的姿态愈发引起了南久禧的兴致,他黑曜石般的瞳仁闪烁着晦暗不明的思绪,上前一把扣住薛海娘的香肩,将她掰正与他相对。

    他高了薛海娘何止一个头,如此近距离相对,薛海娘自是得持仰望姿势方能对上他的视线,然,此等姿态更是勾起了薛海娘暗藏心头的腥风岁月。

    薛海娘近乎是下意识地蹙眉垂首,也忘了思虑此举会否引来此人不悦。

    “是朕唐突。”

    回旋耳际,是他低沉暗哑而略显歉疚的声线,薛海娘微怔,蓦地竟是心头凝结愠意,薛海娘极力地压抑着心下冷嘲。

    瞧,他南久禧并非对所有人都持着那副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姿态,前世的高不可攀无非是因着他不喜欢薛海娘这个人罢了。

    “原是奴婢冒犯。”薛海娘紧接着开口,再仰面,已是巧笑倩兮,凤眸蕴着星星点点的笑意。

    南久禧微怔,黑曜石般的瞳仁紧锁着眼前这一张艳若桃李的容颜后便再也舍不得移开视线,那妖冶潋滟的眸好似天然自带着一股子魅惑众生的气韵般,吸引着与其对视的男子再也难移眸光。

    “竟是你——”南久禧心神一晃,方察觉眼前这一素衣薄衫的人儿,正是昔日叩首他养心殿丹墀之下,昔日一袭蔚蓝色广袖襦裙令他曾论其‘俗不可耐’的人儿。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皇朝第一妃》,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