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皇朝第一妃 第一百二十三章 始末

时间:2018-10-17作者:聂小猪

    浓墨渲染的天幕欲将天地万物笼入麾下,冷冬入夜万籁寂静,不似盛夏般哪怕夜已深,人踪灭,可那蝉鸣声此起彼伏,经久不灭。而今,耳畔除那簌簌寒风,再无其他。

    薛海娘实在是等得乏了,困倦不耐交错之下,心间亦是生出些许埋怨,他怎的还未来?莫不是不曾瞧见自己今儿白日时留下的信号?可,此处是他身为侍卫长巡视的必经之处……

    又或者,他亦是如寻常人般瞧见自己落魄便也越发怠慢?

    思绪愈浮,她只觉呼吸愈发浅了,脑袋也愈发沉了。

    直至——

    那一阵沉重有力的步伐声传入耳畔,思绪如紧绷的弦般绷裂,然而眼皮却依旧沉得睁不开。

    “姐?!”那低沉苍劲的熟悉声线传入耳畔。

    倦意登时便散了,薛海娘下微掀眼睑,朦胧水眸氤氲一片茫然,许是方才环着双膝蜷缩了许久,如今稍一活动筋骨竟是酸麻不已。

    “更深露重,姐怎穿得如此单薄,若是不心睡了过去明儿定会着了风寒。”他如斯劝着,声线含着些许忧虑。

    薛海娘勾唇嗤笑,潋滟瞳眸却凉薄一片,置身如此凛寒之境,好似连带着眼瞳也氤氲着些许霜寒,“我只怕如今梁美人身处重华殿中比我穿得还单薄,而那重华殿比这无处遮蔽的露天还要严寒。闪舞网w”

    顾三怔然未语,半晌才宽慰道,“我与内监侍女多少有几分交情,我晓得你与梁美人交好,是以早已暗中打通上下,你也不必过于担忧。”

    薛海娘蓦地抬眼,双眸已是不复初醒时茫然混沌,她的声音清冽而明晰,好似被赋予某种魔力般,迫使着倾听者不由得依她所言行事。

    “我想晓得我不在那些日子究竟发生何事,只有这样我方能设法解救梁美人。”

    顾三闻言想也未想便冷下声线道,“不可!纵使你八面玲珑,可这一回却是非同可。”

    顾三作为御前侍卫,深谙宫闱之事,他既是如此道来,薛海娘一时间也知晓事态着实严峻。

    可——

    梁白柔入宫以来,所行之举皆是有她唆使间接导致……薛海娘知晓自己并非良善之人,虽早已被仇恨蒙了心眼,可她无法眼睁睁瞧着昔日视她如姐妹之人断送前程。

    薛海娘垂首半晌,将前额深深埋入膝间,正当顾三以为那人儿改变主意之时,那深深埋入膝间的人儿蓦地抬首,光洁饱满的玉额上几缕青丝凌乱,露出那晶亮清澈的眸,好似凝聚着月华星辉,奕奕有神。

    “你且与我道来,我不在之时究竟发生了何事?梁美人又是因何被罚禁足。”禁足虽算不得重惩,可于美人如云的后宫而言,梁白柔一朝禁足便意味着长久不能在皇帝跟前走动,若日后南久禧未能主动想起此人,那么梁白柔的下场便是老死宫中。

    顾三见薛海娘神色毅然,口吻更是不容置喙的笃定,登时恍然,饶是他今儿未向薛海娘吐出实情,他日薛海娘也必然不惜费尽心思向旁人问询始末。

    既是如此,倒不如他今儿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也省得薛海娘撞了南墙也不晓得回头。

    依顾三所言,梁白柔禁足一事可追溯至薛海娘请命往轩阁侍奉约莫十余日后,南久禧不知因何事生了雷霆之怒,腊月廿八日,正值霜雪纷飞时,领着內监长驾临重华殿,谁也不晓得那日究竟发生何事,只晓得南久禧一身怒气的出了重华殿后便颁了旨意将梁白柔禁足重华殿内。

    顾三听闻消息时已是次日,后经探听,方晓得同日出事儿的不仅是梁白柔一人,梁白柔禁足已是极轻的惩处,那昔日南久禧宠眷的苏才人已是挪入冷宫。

    “浣月被打入冷宫?”薛海娘满目惊愕,一时间心头似是灵光一闪,答案隐隐呼之欲出。

    浣月虽称不上圣眷正浓,可起先获封才人时,南久禧亦是千般宠爱,怎的如今失宠便失宠,且打入冷宫已然是严厉到极致的惩处……

    若仅仅是言行举止不当而见罪南久禧,以他怜惜美人儿的性子绝不会勃然大怒。

    浣月被打入冷宫,梁白柔禁足,乍一听此岂不正是连带之罪?

    顾三轻轻颔首,思半晌后又道:“我曾私下问询过內监长,他不敢与我多,只一味叹息欺君之罪怎可饶恕。”这即是他所不解之事,浣月犯了欺君之罪被打入冷宫,如此梁白柔又是因何罪责禁足?

    一时间心头云雾好似被尽数拨开,豁然开朗,唇际上扬,先前焦虑与惶恐尽数消散。

    浣月原是冒名顶替方能得宠,那內监长既是道因欺君之罪而被打入冷宫,如此一来南久禧必定已是晓得那日真相。

    浣月曾是梁白柔侍女,且浣月侍寝获封后与梁白柔走得近些,南久禧多半是以为梁白柔与浣月冒名顶替侍寝一事有所关联。

    可如此来,也恰好佐证,南久禧心中并非没有梁白柔的位置,若梁白柔于他而言仅仅是寻常嫔妃,如此情境之下,以南久禧多疑的性子,必然会将梁白柔与浣月同罪处置,可,南久禧仅仅是将其禁足。

    “你——”薛海娘微抬下颌,扬起白净如玉的脸蛋,上头如镶着明珠翠玉般嵌着幽灰色的瞳孔,夜色之下,独蕴着睿智眸光。

    “你可否为我安排一番,让我入重华殿一趟?”她神色略显焦虑,继而又道:“我晓得禁足妃嫔的看守与你们御前侍卫定有关联,且你又是御前侍卫长,如此一来安排一人看守宫前绝非难事,你只需将我安排看守重华殿,之后的事儿我一人便可。即便我被识破我也绝不会牵连于你,可好?”轻缓的口吻透着些许无助与落寞。

    顾三一时哑然,黑曜石般的瞳仁隐隐可见幽幽火光,性情刚烈的少年强抑着心头悸动,却怎么都无法压抑内心的感激,感激薛海娘这般为他思虑周全。

    于他而言,安排一个人去看守宫殿实属举手之劳,而且即便是东窗事发,他也几乎毫无危险可言……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皇朝第一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