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皇朝第一妃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不敬

时间:2018-10-17作者:聂小猪

    南叔珂敛眸微怔,他执红梨木子的纤长玉指一滞,唇际方才扬起一抹儒雅笑弧,却又不忘将红梨木子搁在黑檀木棋盘上,发出明晰一声轻响。闪舞网w

    “岁月蹉跎,原是昔年嗜茶如命的少年不再。”

    他虽是不曾指名道姓,可此情此景,他口中嗜茶如命‘少年’除了与他相对而坐、谈笑对弈的俊逸公子外又有何人。

    薛海娘微敛唇际笑靥,心头思绪好似杂乱无序的丝线,实是难以理清。

    北辰旭敛眸低笑,冠玉般的清隽容颜无一丝羞赧,“多少年前的事儿,却也叫你抖了出来。”

    南叔珂轻抬眼睑,与其对视间,所执一方割据地剑拔弩张却不见消退,指腹覆在红梨木子上径直往上挪动,直至一方群雄围守的棋子前停下,薄唇翕动,温醇清浅的声线极是悦耳,“将。”

    薛海娘饶有兴致地瞅着棋局上风云涌动,心头已非惊愕赞叹足以阐述,只稍一夕间,仅扰乱北辰旭心神一子之差,南叔珂已是直驱而上。

    前世薛海娘身为南久禧嫔妃,与南叔珂仅是叔嫂之谊,是以平素逢面除叔嫂间应有的寒暄外,二人便未有半分交集,是以她对南叔珂的了解也仅限于那疏离寒暄、他的丰功伟绩。闪舞网w

    南叔珂于及冠之年自请入边境行军,年仅十八便于‘池墨之战’破北军阵法,大获全胜,因而荣升一军统帅。同年腊月,南叔珂仅携不足百人前往北军夜袭,取三军统帅之首级。自此,少年将帅一夜扬名。

    薛海娘原是觉着传言多为捕风捉影,添油加醋,是以所谓少年将帅也不过如此,然如今亲睹南叔珂棋局上晦暗莫名的招式,方才不由得推翻心头之疑虑。

    “多年未见,林郎丰神俊逸犹如昔年。”南叔珂直驱而上以智取胜后,蓦地抬眼凝着环着双臂倚着华奢雕栏之人。

    薛海娘闻声方瞅向林焱,却见其线条分明的清俊容颜上讶异与犹疑交错,后者信步上前,朗声道:“得清惠王爷记挂,实是林郎之幸。”

    南叔珂清浅一笑,“昔年有幸游览贵国,亏得昔日林郎厚待。”

    林焱微耸了下肩,不以为意,“举手之劳,殿下无需挂怀。”他如此举态亦是于薛海娘意料之中。

    薛海娘一丝不苟地捣鼓着茶具与烹煮好的茶汤,恭敬地一一摆置黑檀木方几上,末了方福身道:“若殿下与王爷无旁的事儿吩咐,奴婢便先行告退。”

    她想她已是无留下揣摩的意义,如今事实如何皆已摆在眼前。

    南叔珂昔年入北朝为质子时,机缘巧合下与北辰旭交好,昔日虎落平阳的他受过林焱,亦是南叔珂口中‘林郎’之恩惠,是以三人虽称不上至交,可约莫存着几分情谊。

    可……叫薛海娘尤为不解是,南叔珂如今身份特殊,道是处于风口浪尖已不为过,是以,他为何如此将他与北辰旭以及林焱交好一事地置于她眼前。

    他莫不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她回头一踏出轩阁便将此事大肆宣张?

    南叔珂轻睨了薛海娘一眼,眉眼间似是蕴着令人窥不透的异样笑意,“上回我见你时,你可不似今日这般拘谨慎言。”

    薛海娘略微怔忪,心头却陡然一震,有意忽略他口中所‘上次见时’许是她将南叔珂扶入房中疗伤一事……

    上回实是她的疏忽,一时失察便靠着床榻睡了过去,以至于南叔珂何时醒的,何时走的,甚至于何时褪下那屈辱性的女子绸衣尚且不知……

    薛海娘一阵纳闷,敛眸垂首姿态何止是谦卑得以阐述,与那日南叔珂所见实是大相庭径,云泥之别。

    “行事拘谨,谨言慎行是侍人本分,若上回奴婢尚有不足之处叫殿下瞧了笑话,实是奴婢大不敬。”薛海娘俯身伏地,低垂螓首,娇躯轻颤。

    林焱下意识敛眸凝向伏地谦卑的人儿,入鬓剑眉下意识拧起,唇瓣紧抿,黑曜石般的瞳仁氤氲着些许异样神色。

    北辰旭倒是面上未见异样,只执杯盏轻抿清茶,粗茶糙水自是比不得昔年北朝东宫藩国进贡的上等雪顶含翠、高山云雾等。

    这亦是他多年来极少饮茶的缘由,他嗜茶,也惯于品上等清茶,而今一朝落魄,南朝宫闱又素来不善待遣送内宫的质子,无茗茶可饮,他自是愈发不喜,久而久之便不再饮茶。

    南叔珂任由着薛海娘伏地半晌,正当林焱着实瞧不下去欲出言调解时,那面如冠玉、宛若神祗的男子终是凉薄一笑,“起身吧,我既是道了无旁人时无需恪守礼制,你如此做法莫不是有意与我抗衡?”

    薛海娘心头陡然一紧,忙起身侯在一侧。

    林焱见此,状若无意道:“既是晓得惹恼了王爷还杵在这儿作甚?”

    薛海娘下意识抬眸望入那深邃幽然的瞳孔里,熠熠生辉,如星辰烁闪。

    薛海娘福了福身,应了一声‘是’后便逃也似的退下,任由那三道炽热眸光燃烧脊背。

    她如此窝囊无能,也并非全是畏惧南叔珂借机报复她上回的不敬之处,薛海娘并未忘记今儿还有事待办,等到那月黑风高之时溜出轩阁,前去探查一番梁白柔遭禁足一事的始末。

    夜幕降临,繁星烁闪,簇拥着一轮皎月高悬缀于浓墨渲染而成的天幕,煞是好看。

    亥时上下,薛海娘早已是换上早已备好的玄衣及貂绒大氅,举着挑灯蹑手蹑脚行至青泥石板上,心翼翼地查探着周遭一切。

    一切有如她所策划般,尤为顺利地抵达槭树亭千鲤池旁,所谓千鲤池原是春日时宫中人予那养殖红鲤的美称,而今腊月霜寒,天地间仿若罩上银装,那清澈见底的潭水亦是可见浮冰,而那红鲤已是不知何处冬眠。

    行至此出,薛海娘急忙将挑灯熄灭,实是担心灯火会引来侍卫以致发生变故。

    此际的千鲤池,周遭唯有凄冷月光得以照明,凄蔌冷风如冰刃般侵袭着羊脂玉般的肌理,使得薛海娘不由得打着寒颤紧了紧双臂。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皇朝第一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