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皇朝第一妃 第一百一十七章 袖手旁观

时间:2018-10-17作者:聂小猪

    薛海娘蓦地朝那屹立于华奢楼宇间,风姿绰约却茕茕孑立的单薄身影投去视线,许是与他相距甚远,又或是她视力着实称不上极佳,仅能瞧见那丰神俊逸的轮廓,犹如羊脂白玉般的肌理,窥不见他面上的神色。

    而那犹如黄鹂鸟般聒噪的高贵公主仍是喋喋不休,一味道着她待北辰旭是何等情真意切。

    一时间薛海娘亦是道不明彼时心头如何作想,竟是未经深思熟虑便启唇朗朗道:“奴婢该死,竟是未能及时寻到殿下,殿下伤寒未愈,累得殿下在这儿吹了这么久的风——”

    红唇溢出的音色宛转悠扬,清冽悦耳。

    薛海娘匆匆行至北辰旭身侧,故作惊愕惶恐施施然福身,“奴婢司侍薛海娘叩见公主金安。”

    薛海娘始终敛眸垂首,静然谦卑。

    平阳公主略显质疑的上下将薛海娘打量,半晌后才娇声道:“起身吧。”

    薛海娘闻言起身后当即侯在北辰旭右侧后方,礼制仪态皆是挑不出一丝错漏。

    平阳公主微蹙柳眉,凝脂白玉般的娇容上泛着一丝心疼,“你何时伤了风寒?本宫怎的不知?”

    北辰旭以拳掩口鼻,微侧着脸,眼角余光下意识朝薛海娘撇去。

    既是薛海娘所扯出来的谎,自是得她来圆方能圆满。

    薛海娘蓦地抬眼,恰宜地捕捉到他眼角余光的一丝探寻,心下了然。

    平阳公主见北辰旭未予答复,自是急了,一时将视线落至薛海娘身上,娇声喝道:“你来回话!”

    薛海娘并未上前而是静候原地,唯唯诺诺道:“回公主殿下,奴婢是今儿方才被遣至轩阁侍奉,亦是今儿才晓得殿下风寒未愈……”

    薛海娘还未道罢,便叫那性情急躁的平阳公主将话截去道:“那太医如何?殿下可曾按时服药?”

    薛海娘娇躯轻颤,兢兢战战道:“殿下不愿劳烦太医,奴婢几经劝阻也不得,是以奴婢今儿便照着奴婢幼时在家中常用的一些土方子,去太医院寻了些草药熬了伺候殿下喝下……”

    岂知平阳公主闻此,怒不可遏,一时间也道不清是心疼或是愤懑,“你并非太医岂敢胡来,若是殿下身子出了何事你可担待得起?”

    薛海娘闻声忙噤声跪下,娇躯轻颤,又似是焦虑般地抬眼瞅了北辰旭简素单薄的衣衫一眼,怯怯道:“殿下如何再能穿得这般单薄,外头冰寒地冻,若是加剧了您的伤寒可如何是好?”

    平阳公主似是恍然般瞅了一眼绛紫色蜀锦华裳,剪水双眸溢着些许歉疚与心疼,“却是本宫思虑不周,如今入冬,你又无大氅披风加身,这衣衫虽是华美却终究不是御寒之物。”

    北辰旭微眨止水般的华眸,眸光氤氲间好似流露着旁人道不明的异样,“公主殿下一片赤诚之心如何能是思虑不周,我瞧着倒是这婢子多嘴。”

    平阳公主将视线落至薛海娘身上,好似颇为满意,“你倒是忠心耿耿,抬起脸来叫本宫好生瞧瞧。”

    薛海娘心下陡然一震,微怔半晌。

    早在方才与平阳公主周旋时,薛海娘已是思及对策,自是不至于落得哑口无言的境地,薛海娘不敢抗命正打算抬头时,身侧却是传来一声轻咳。

    薛海娘微抬眼睑,入目即是他冠玉般的面容上略透着零星乏倦。

    平阳公主亦是叫他这一声轻咳惊得六神无主,一时间也顾不得去瞧薛海娘的模样,忙对她吩咐道:“还不快些伺候你主子回屋好生歇着,若是伤寒加重本宫定拿你是问。”

    听到平阳公主的命令,薛海娘连连颔首,心下雀跃。

    “下回莫再与平阳公主起冲突……”待搀着北辰旭回至主殿后,薛海娘正欲福身告退,北辰旭清浅醇和的嗓音便在此时缓缓响起。丰神俊逸的男子微微抬首,凝聚月华星辰般的眸有如死水静止,瞧不见一丝外露情绪。

    北辰旭也非俗人,自是想得通薛海娘方才的举动,都是因为帮他解围的缘故。

    “殿下是觉得奴婢方才借殿下伤寒之由将平阳公主支开此举不该?”薛海娘怔了怔却也仅是稍纵即逝,清丽脱俗的面容上绽出一抹笑靥。

    “你能支走她一次,却阻止不了她来第二回。”他神色淡淡,声线毫无起伏,仿佛是在陈述着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

    薛海娘未曾多思便脱口而出,“我自是阻止不了她来第二回,可我能支走她第二次。”傲娇地微抬下颌,黛眉间似是有一道芒光厚积薄发。

    他久久未语,手上也不曾捣鼓物什,只敛着眸怔怔地不知是凝着何物。

    视线自殿内若有若地无滑过,如今薛海娘方才察觉,这敞亮而恢宏的主殿,却是半点供人打发时间的物什也没,只有被拾掇得一丝不苟地搁置在高台上的古籍。

    比起乏味枯燥的古籍话本,男子岂非本该偏向于舞枪弄剑,骑行射猎?怎的她瞅了半天所见之处仅能瞧见那枯燥乏味的古籍。

    “若我今日不曾替你解围,叫平阳公主她瞧了你的模样定能忆起你是那日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侍女,岂非横生事端……”他低语着,声音醇和而浅淡。薛海娘晃过神正欲应答,却又见他嘲弄般的一扬嘴角,“是了,你适才所言何等胸有成竹,怎会想不出自救之法。”

    他又是漠然抬首,月华星辰般的眸比起方才更显毫无波澜,薄唇轻启,声音冷的好似淬着浮冰,“我仅有一言,你如何胡来我不管,只需谨记,你所侍奉的主子如今尚且自身难保,若日后遭了横祸我亦只能袖手旁观。”

    薛海娘登时便愣住了,许是头一回见到如谪仙般儒雅的男子动怒,一时难以适应。

    北辰旭见她怔怔地蹙着黛眉未语,思会否方才所言,责骂之意过重……正欲缓和气氛,不曾想那清冽悠扬的声喉先一步响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皇朝第一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