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皇朝第一妃 第九十一章 薛御女怀孕

时间:2018-09-05作者:聂小猪

    一缕微光透过窗牖泻入雅致简素的女子闺阁,氤氲着极轻极浅的墨竹清香,背靠着塌沿的薛海娘缓缓觉醒,稀松睡眼蕴着旖旎水雾,夹杂着些许不易察觉的迷惘。

    滞了约莫一炷香,理了理脑海零星碎片,方起身,侧目觑去,被褥毯子凌乱地被搁置在床内侧,七零八落的亵衣亵裤随意散在塌沿,而高悬于屏风处,昨儿湿透的绸衣绸裤、玄墨锦袍早已不见踪迹。

    薛海娘愤恼地狠按着眉心,暗道自己竟是忍耐不住睡了过去,任由那贵胄亲王穿着自己的贴身亵衣亵裤躺在自己的塌上整整一夜……

    且瞧着塌上凌乱的摆置,那七零八落的亵衣亵裤,可以想见清惠王饶是念着她‘救命之恩’,怕一时间也是难以遏制的已经火冒三丈。

    “扣扣”

    薛海娘蓦地醒神,下意识循声望去,依稀辨着该是何人扣门,旋即起身快步而出将紫檀木门轻轻推开,黑曜石般的瞳孔映衬着来人清秀标致的脸孔,薄厚适中的唇噙着一抹未被世俗所玷染的笑。

    “见过薛姑娘,我瞧着薛姑娘蓬头垢面的,莫非是我惊醒了薛姑娘?”她嘴角的笑意愈发深了。

    薛海娘轻摇着头,心下却暗生微弱异样,她与浣月采熙原都是梁白柔侍女,且浣月采熙又是陪嫁滕墙,按理说,浣月采熙若见了她,唤一声海娘即可,实在无需规规矩矩地唤一声薛姑娘。

    “原是我近日身子不适,今儿便起得晚了些,却不料这等无礼模样便是叫浣月姑娘瞧了去,却是我不识礼数了。”

    浣月摇着头,清喉娇啭,极是动听,“薛姑娘在我跟前蓬头垢面自是算不得失礼,可若是在小主跟前可就是不懂规矩了……”她顿了顿,似是略显不自然地微闪眸光,“小主虽是将薛姑娘您视作姐妹,我与采熙自是也将姑娘您当做主子看待,这重华殿上下亦是无人敢置喙半句,可若是此事叫外人得知,怕是有损小主名誉。”

    薛海娘心思微沉,饶是浣月尚未道明,可弦外之音已是呼之欲出。

    “却是我不识礼数,若日后有何处不妥之处,还请浣月姑娘与采熙姑娘多加指点才是。”薛海娘福了福身,敛眸垂首,姿态谦卑。

    “今儿是小主阖宫觐见之日,依照以往,小主阖宫觐见皆是由薛姑娘陪同,可小主今儿一早见薛姑娘未侍奉在侧,也不便唤人前来打搅,故而便吩咐我与采熙一同前去。”她又是一顿,美眸氤氲着盈盈浅笑,“如今小主已是回宫用膳,特意令我来瞧瞧姑娘醒否,若是醒了便去用膳。”

    说到这儿,薛海娘已是晓得她此行目的以及她缘何会无故于此。

    薛海娘撩起鬓角青丝,连连应是。

    待薛海娘衣装得体、乌发半挽来至主殿时,梁白柔已是由采熙浣月伺候着用午膳。

    浣月先是瞧见那抹桃色倩影,掩唇轻笑,“姑娘今儿怎的倒是迟了,一早阖宫觐见时小主见姑娘未来替她梳洗,便唤了我与采熙,还嘱咐我等不得搅了姑娘歇息。”

    薛海娘听罢,一时心下百感交集,忙福身一拜,“小主恕罪,许是奴婢昨儿身子不适,今儿贪睡了些。”

    梁白柔原是无心责怪,如今瞧着她这般惶恐,颇有嗔怪之意,“你我之间何须这等繁琐礼节,平日我也无需你伺候我起居、原是你自愿,我拗不过你罢了,既是你身子不适便该请太医瞧一瞧好好歇着,怎的又过来伺候?”

    薛海娘敛眸颔首,虽不知浣月那一番言辞是否言之无心,却也是心下生出芥蒂,道一声‘是’后方才直起身,走至梁白柔身侧道:“我也未曾用膳,不如便让我来伺候小主吧。”

    梁白柔也不推却,知会采熙浣月下去歇着后,便挽着她坐在身侧,巧笑倩兮,“无需伺候不伺候的,一起吃点儿吧,浣月她心直口快,倒是比不得采熙年岁大些,心思缜密……”

    薛海娘自是连连颔首附和,她虽晓得梁白柔信她、护她,视她如亲妹一般,可这人与人之间的芥蒂本就是一不留神便会生根发芽,这一道理她早在前世与嫔妃明争暗斗、阴谋阳谋中便已是了然。

    “小主不若尝尝这道白鹭清汤,奴婢平日甚爱这道菜式,总觉得格外鲜美……”薛海娘夹起一块白鹭肉搁置在梁白柔碗中,巧笑倩兮。

    梁白柔执起银筷将其夹起轻咬一口,瞧着倒是尝得津津有味,待食物入腹,她极是高雅地执起绢帕轻试嘴角,“宫中素来便不缺珍馐佳肴,若得势,底下奴才恨不得将奉去养心殿之物也巴巴地送入你宫里,可若是不得势,莫说这等上好白鹭,便是四菜一汤怕也是克扣极致。”

    薛海娘闻此,将梨花木方几上所搁置之佳肴珍馐一一细细数来,鸾凤和鸣水仙盘,炙烧鹅掌,糖醋里脊,鲤鱼跃门等皆是上等之物。

    “梁姐姐这儿的菜式御膳房向来格外重视。”薛海娘莞尔一笑。

    “我这儿菜式再佳,也比不得梨娇堂处,想必今时今刻,已是血燕东阿一一往里头送上去了吧。”梁白柔轻抿的唇扬起一抹细微笑弧,美如清辉的眸蕴着些许旁人道不明的晦暗眸光。

    “薛氏她——”薛海娘许是思及何处,面色骤然一变,忖度半晌方才笑道:“若是海娘不曾猜错,海娘如今怕是得贺喜梁姐姐。”

    梁白柔却是轻拧黛眉,一副愁颜不展,“薛氏狡猾谨敏,我只怕她……”

    阖宫觐见之时,萧贵妃赏了些甜腻点心摆置在诸人跟前的梨花木方几上,萧贵妃位高权重,形同副后,后宫诸人,饶是其间不喜甜食者,亦得堆着笑脸,品下点心且连连称妙。

    倒是薛巧玲一将点心含入口中,便作出呕吐姿态,柳淑妃原是不忿,指责她身份卑微不知规矩,薛巧玲却笑靥如花地适时告知,她已是怀了近一月身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