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皇朝第一妃 第七十五章 满园梨花

时间:2018-08-25作者:聂小猪

    惠风和畅,骄阳似火。

    辰时未过,依着萧贵妃所吩咐,薛海娘次日便规规矩矩地前去御膳房取膳,御膳房的奴才瞧着她既是受罚顶替前去质子阁侍奉,再者所侍奉之人又是如此不招待见,倒是给了她不少气受,也好在薛海娘性子沉稳且巧舌如簧,倒是不卑不亢化险为夷。

    提着食盒来到质子阁,推门而入——却是叫她微怔半晌。

    入目之景并非她想象之中的破败简陋,和这偌大皇城任一宫殿并无二般,巍峨富丽,飞檐反宇,唯一破坏这等奢靡之景的便是那题在黑楠木匾额上,硕大鎏金大字‘质子阁’。

    质子——

    何等难以启齿的身份。

    质子二字注定了被冠以此称谓之人将承受由云端跌落淤泥的跌宕命运。

    思忖间,已是下意识步入其中,薛海娘缓过神,轻轻将宫门掩住,正欲提着食盒抬步,沁入鼻尖的却是一道若有似无的清香,若非她向来感官胜于常人,只怕是无法捕捉至此。

    她存活两世,虽两世皆知晓南朝宫中有着质子阁的存在,可两世却都未曾踏入其中,如今却也是阴差阳错,被罚于此……

    已是不晓得挪了几步,直至眼前现出这等‘千树万树梨花开’之景,真真是叫薛海娘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也不曾想,自幼以质子身份幽禁于此,竟也能有这等闲情雅致,这满院梨花,哪怕是他未曾入住时便栽种,可若是无人日复一日浇水悉心养护,只怕今儿也瞧不见这般娇丽一幕,依南朝宫规,质子入宫,除随身侍奉的童子,以及平日送膳打扫的婢子,内务府并无指派宫婢宫人伺候。

    故而,这满院梨树定是那质子与其童子悉心养护方能开得如此娇丽清雅。

    “姑娘可是喜欢梨花?”耳畔一道低沉醇和的声音响起,将薛海娘神游的思绪唤回。

    薛海娘侧目望去,但见一身着流光暗花锦缎长袍的男子静静伫立于不远处,一双波澜不惊的眸正悄然凝视着她。

    薛海娘心头溢出丝丝异样,福了福身,启唇道:“奴婢见过殿下。”

    那男子怔了怔,方才淡淡道:“无需多礼。你,是今年刚入宫的宫婢罢?”

    薛海娘亦是淡淡点头:“殿下怎知?”

    北辰旭轻扬唇角,如清泉甘冽的笑声传来,“若非是今年方才入宫的宫婢,又怎会像我这卑贱之躯行礼。”

    薛海娘始终颔首,是以未能瞧见他面上或是讥讽或是冷凄的笑。

    分明是春光明媚,旭日和暖的天儿,可不知为何,周身却是泛起一丝冷意。

    “宫中人情淡薄,拜高踩低向来如此。”她微颔前首,口吻淡淡。

    北辰旭轻嗤一声,才问道:“今儿怎的换做你来?”

    薛海娘福了福身坦诚禀明:“芳儿因家中变故特意向贵妃娘娘请旨出宫侍奉,是以特派遣奴婢顶替芳儿一月伺候殿下饮食。”

    “如此,便随我来吧。”北辰旭默然转身,然不知为何,步伐微滞,他转过身瞧着薛海娘,淡淡的眸瞧不出一丝情愫,“你还未曾回我,你可是喜欢梨花?”

    薛海娘不晓得他为何执着于这一无厘头的问题,可是喜欢梨花?

    喜欢能如何,不喜欢又能如何呢……

    心下腹诽着,面上却仍是恭谨地答复:“斜鬓娇娥夜卧迟,梨花风静鸟栖枝,梨花静和,与世无争,奴婢自是喜欢的。”

    他楠楠出声,神色似是略有恍惚,“斜鬓娇娥夜卧迟,梨花风静鸟栖枝。我娘亦是喜欢这词……”

    旋即便不顾后边呆滞的薛海娘,踱步而去。

    待入了北辰旭所居住的屋阁时,薛海娘才知何为外强中干。

    屋阁虽是宽敞,可如今瞧来这等宽敞倒是越发显得莫名空荡与冷寂,偌大屋阁,外室搁着软塌、茶几、梳妆台,织锦流光飞鸟屏风,内室则是搁着一张床榻,此外并无他物。

    北辰旭示意她将食盒搁在茶几上,淡淡吩咐:“搁这便是。”

    薛海娘将食盒搁在茶几上,恭恭敬敬地朝北辰旭福了福身,敛眉垂首道:“不知殿下可还有旁的吩咐?”

    北辰旭唇角轻扬,视线却是瞧着外头,好似落在那满院梨花,声音幽幽传来:“若你当真喜欢梨花,日后有心便替我照料一下院里的梨树,若是无暇便权当我未曾向你说过。”

    “是。”薛海娘应了一声,顿了顿又道:“奴婢有空自会照料一二。”

    ……

    待午后一刻,薛海娘又是拎着食盒过来,不过这一回,除了食盒,手上倒是还多提了一些精心密封好的茶叶。

    熟门熟路地穿过满院梨树来到屋阁,轻叩了扣门,待里头传来北辰旭那清冷寡淡的音色时,薛海娘才推门而入。

    将食盒与茶叶搁在茶几上,薛海娘福了福身,比起今儿早上来时的恭谨与拘束,这一回倒是多了分自在,“今儿我家小主赏了我些碧螺春,奴婢早上瞧着殿下茶盏里盛的是白开水……奴婢不晓得殿下是否喜爱饮茶,便擅自做主带了些茶叶来,若是殿下不喜,奴婢待会儿便捎带回去。”

    “……”北辰旭微征,冰梢的眸划过一丝异样,他淡淡道:“茶可提神,搁这儿吧。”

    薛海娘福了福身,“是。若殿下无旁的吩咐,奴婢这就先行告退。”

    北辰旭直直地瞧了她一阵,只瞧得薛海娘很是不自在,这才浅笑出声:“我并非天之骄子,左右不过是被囚禁于此的卑贱之身,姑娘无需如此拘谨。另外……”他瞧了那精心密封的茶叶一眼,“多谢姑娘的茶叶。”

    ……

    月明星稀,冷风寂寂。

    待青衫男子推门而入时,瞧见的便是自家主子卧在软榻上翻阅话本的一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每每这个时辰归来,每每便瞧见这熟悉一幕,瞅着数数,约莫已有十四五年。

    “啧——”茶几上一黝黑物体映入眼帘,青衫男子定睛一瞧,取之搁在鼻尖嗅了嗅,冷冷嗤笑:“哟,可算是晓得往咱们这送茶叶来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