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皇朝第一妃 第六十七章 意料之外

时间:2018-08-20作者:聂小猪

    皇太后一袭暗金色拽地凤袍,乌发高挽,缀着鎏金镶玛瑙石九头凤冠,秀致地眉宇却透着一股男儿方有的刚毅与凌厉,标致的瓜子脸上五官毫无瑕疵,黛眉星眸,琼鼻挺翘,双唇微抿,诱人的唇瓣晕染着正宫封后时涂抹的胭脂。

    一众秀女间已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心下暗暗诧异太后娘娘竟是如此明目张胆!

    先帝在位时她虽是一宫之主,可如今先帝已然去世,新帝登基,后位无人,她竟是选秀之日,当着诸多秀女、贵妃与新帝一副张扬的正宫装扮,却是叫人叹为观止。

    马氏一甩凤袍,款款坐在九五之尊左侧凤位,直直望向萧贵妃,二人视线相交,却不见谁落于下风。

    怕是谁也难料,人前温婉纤弱的萧贵妃,气场上与叱咤风云,手握生杀大权的皇太后马氏竟是不分伯仲。

    萧贵妃蓦地软下性子,欠身施了一礼,如黄鹂鸟轻啼般声调从红唇溢出,“臣妾请太后娘娘安,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她微颔前首,唇角轻扬,得体道:“臣妾知错,终是臣妾不识大体,只想着秀女们入了宫,日后极有可能是自家姐妹,臣妾便喜难自抑。”

    马氏轻嘲,“哀家竟是不知贵妃如此大度!”她有意无意地加重了言‘大度’时的语气,星眸掠过一道似有似无的芒光。

    萧贵妃抿唇轻笑,从容应对,“臣妾得皇上信任,代掌凤印,自是得胸怀宽广,为皇上排忧解难,与后宫诸位姐妹和谐共处,叫皇上无后顾之忧才是。”

    马氏自知今儿理亏,冷哼一声便不欲多言。

    南久禧下意识抬手轻抚眉心,狭长鹰眸渗着一道锐利眸光,当日他娶贵妃萧氏时,马家尚且不如如今这般得意,马氏亦非皇后,而当时萧家也算名门贵胄。

    十年如一日的夫妻情分,他与萧氏虽无风月可谈,可十余年来夫妻二人相敬如宾,萧氏亦是知书达理,温婉贤惠。他并无中意之人,是以萧氏自是后位不二人选,却不料,随着马枣绣越发亭亭玉立、马家势力愈发壮大,太后马氏竟是生出捧马枣绣为后的心思,是以,百般阻挠她封萧氏为后。

    马家势力不容小觑,他初登皇位根基未稳,自是不宜为一未动真情的萧氏与马家争锋相对,是以,便依着马氏,贬妻为妾。

    萧氏自是不甘,日夜哭闹,南久禧怕惹出事端,也怕萧氏一族寒心,便允诺萧氏代掌凤印,日后待他羽翼丰满,便替她正位。

    眼瞧着安抚罢了萧氏,却不料太后瞧着萧氏代掌凤印,一而再再而三生计打压,而萧氏也因贬妻为妾一事对太后积怨已深,是以二人每逢相见,不论场合皆是一番口舌之争。

    薛海娘眼瞧着高高在上这三人微妙的氛围,太后与萧氏间的剑拔弩张,南久禧的左右为难,红唇轻轻扬起一道笑弧。

    皇太后之野心,她向来晓得,前世她得南久禧青睐,位列妃位,而后凭借聪慧与识进退彻底得南久禧信赖与赏识,南久禧意在册她为后,自此皇太后马氏便诸多陷害……

    而后来——

    她与南久禧相依相伴,直至助南久禧扳倒马家,不想南久禧羽翼丰满之日,却是她薛家倒台,她命丧之时。

    如此想来……兴许她薛海娘从始至终皆是他南久禧棋盘上芸芸众多的一枚棋子,局破,棋毁!

    ‘趵趵’

    靴踏在铺着羊皮地毯的步伐声沉稳而富有节奏,正如藏埋在记忆深处如炼狱之渊飘荡的旋律一般回荡。

    “抬起头来——”稳而富有磁性的男声传入耳际,令她心头陡然一震。

    她屏息静气轻抬眼睑,冷毅的眉宇间透着异样柔和,他微微探头凝着身前人儿那一抹纯净的白。

    她终究最是了解南久禧,他终是独爱女子着一袭白衫。

    梁白柔微抬面孔,秋波美眸脉脉含情,蕴着希冀与憧憬,柔婉却又莫名坚毅。

    许是她一袭白衫勾起了南久禧藏埋心头的念想,又许是她柔婉而又莫名坚毅,充斥着希冀与憧憬的眼神,叫南久禧终是勾了勾唇角,“甚好。”

    梁白柔粲然一笑,薛海娘清晰地瞅见,她因过度兴奋而微微颤动的纤手,白皙精致的脸庞浮上晚霞般的殷红。

    薛海娘想,此刻的她该是对眼前这一位年轻帝王寄予了深切希冀,对深宫这独独一抹白寄予了深切憧憬。

    “户部左侍郎欧阳宗之女欧阳暖年十八。苏州织造左衡之妹左絮凌年十七。”

    须臾间,已是有两位亭亭玉立的人儿踱步而出,上前盈盈拜呼。

    “户部左侍郎欧阳宗之女欧阳暖,赐锦囊。苏州织造左衡之妹左絮凌赐锦囊——”伴着御前太监李忠一声高呼,二人已是掩嘴轻轻抽泣,眼眶微红。

    南朝选秀向来如此,殿选之上,是前程似锦的后妃,或是卑不足道的宫婢,全凭圣上一念之间。若是中意,赐下如意,迁入宫殿,若是不中,赐下红花,自此便与无家世无财权的卑微宫人一般伏低做小。

    “吏部尚书薛景铮之女薛海娘年十九。吏部尚书薛景铮之女薛巧玲年十八。”

    薛海娘与薛巧玲齐齐款步而出,二人一是婉约的粉,一人是夺目的蓝。

    “臣女薛海娘(薛巧玲)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二人皆是盈盈一拜。

    “抬头给朕瞧瞧——”颇具威严的磁性男声传来,全无方才的柔和温情。

    薛巧玲率先抬起前首,唇际上扬,勾起一抹浅笑。她本就生得一双勾魂夺魄的狐狸眸,妖娆却又蕴着一丝狡黠,本是如此张扬且魅惑的人儿,偏生穿着一袭低调婉约的粉,倒是叫人不知该如何品评。

    南久禧瞅了良久方道:“朕早有耳闻,薛家姨娘生得娇媚,如此瞧着你这般样貌,倒真是传言非虚,真真是难能一见的美人儿,来人,赐红花。”

    薛海娘清晰地瞅见,薛巧玲粲然的笑僵在嘴边,怔愣原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