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皇朝第一妃 第六十六章 殿选之日

时间:2018-08-20作者:聂小猪

    薛海娘微抿着唇,素净的脸孔上远山眉仍旧浓墨似黛,“他们能否守口如瓶我自是不敢保证,可若无打赏,他们必会将此事大肆宣扬……”

    梁白柔顿时沉默,在她想来海娘怕也是走投无路,死马当活马医了。

    见梁白柔亦是一脸惆惘,薛海娘抿唇一笑,挽着她道:“快回去歇着吧,过几日便是皇上亲临殿选,若是不好生养着,出了岔子可如何是好?”

    梁白柔一怔,她与薛海娘平肩,眼睑轻抬便望入对方黝黑深邃的眸,她二人年纪相仿,偏生薛海娘总能叫她生出几分安心。

    她柔婉一笑,轻轻地握住薛海娘泛着凉意的指尖,目光好似从未有过的坚定,“好,你我皆是要一同入选。”

    一晃即是几日。

    旭日一如既往地自东方徐徐升起,窗牖外的垂柳一如既往随风轻摆,储秀宫的美人儿一如既往地光鲜艳丽,盼着得蒙圣恩。

    走水一事却未曾瞒下,次日便已是于后宫传开,薛海娘倒并无半分讶异,她前世玩弄权术多年,早已晓得深宫人心叵测,是以那一日所谓‘封口’也并非她本意。

    马枣绣一事亦是被皇太后以强权抑制,正如顾三所言,那秀女无端成了旁人的踏脚石,这场无人主导的阴谋的替罪羊。

    马枣绣以遭人毒害,并非有意缺席第一轮筛选而被留下,与那日未被淘汰之人一齐入了殿选。

    储秀宫诸秀女虽心有不忿,却因顾忌马家势力无人敢言,甚至不少聪慧女子晓得其间利益,接二连三对马枣绣献媚。

    殿选之日,天渐蒙亮,薛海娘便被明溪催促着起身洗漱梳妆。

    闺秀贵女间最是流行的广袖描纹曲裾,色系以蔚蓝为主,艳而不俗,如云般的乌发挽成未出阁女子的流云髻,仅由一支与曲裾极为相衬的君子兰丝嵌玛瑙石步摇加以点缀。

    明溪摩挲着这丝质柔滑的曲裾,美眸是难掩的羡艳,“小主的眼光可真是奴婢所不能及的……这宫装、这纹样、这质感,若是小主您穿着它参加殿选,定是能叫皇上一眼相中。”

    薛海娘羞怯一笑,“我可是特意差人去养心殿打探了一番皇上的品味,才命尚宫局那边的人按照我的构想赶制出来。”

    “小主如今可是胜券在握?”明溪亦是笑得合不拢嘴,她自是盼着薛海娘能得皇帝恩宠,即便未能列入妃位,可若得蒙圣眷,飞黄腾达也是不在话下。

    “虽不敢言胜券在握,却也有七八成……”薛海娘眼睑轻抬,妖冶美眸灿若星子,黝黑瞳孔映射着铜镜中出尘绝艳的轮廓。

    正月廿八,巳时一刻,一轮旭日撒下金灿的光。

    一行秀女身披绫罗云锦,精致玉容施着相宜的妆容,轻移莲步,步履一致,阵仗之大,若说是军队出行怕是也不为过。

    眼睑轻抬,入目即是直冲云霄的红墙,与记忆深处并无大相庭径的湛蓝天幕,仍是分隔尘世的红墙,未停的步履仍是匀速,凤眸轻眨,如粉蝶双翼扑扇,金灿光辉自她眼睑处镀下一层淡淡金光,眼睛少有的酸涩。

    上一世同年同日,她一如今日这般施着淡抹相宜的精致妆容,却一身素雅娇嫩的藕粉色抹胸云锦,唇扬起一抹稚嫩而张扬的笑,眺望着直冲云霄的红墙,迈着轻盈莲步……

    恍惚间,抬眼已是金碧辉煌的宫殿,一众秀女步履一致,微微颔首,顾盼生辉。

    储秀宫掌事公公早已暗中与御前太监李忠打点一切。

    层层叠起的翡翠玉阶,正中央一金漆雕龙宝座屹立其上,宝座左右两侧,各自摆置着红檀雕金凤座,右侧凤座稍稍比左侧凤座矮上一分,薛海娘心下明了,左侧应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太后,而右侧,估摸着便是新帝发妻,却未能登上后位的萧贵妃。

    殿内秀女六十人,六列十行,排列有序,偌大寝殿,六十人却仅仅只占宫殿不足三分之一。

    薛海娘抬眸睨了一眼高台上摆置着的沙漏,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一时辰后——

    “皇上驾到——”

    “萧贵妃娘娘驾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贵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宫人宫女高呼万岁的声音如雷贯耳,整齐有序,不难看出养心殿内上下皆是训练有素。

    薛海娘低垂螓首,直至那一双鎏金描龙短靴自视线踱过,掌事公公一甩拂尘,一撩衣摆跪伏在地,“储秀宫掌事小徐子携这秀女六十人,请万岁爷,贵妃娘娘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贵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六列十行整齐有序,一致盈盈跪拜,“臣女请万岁爷、贵妃娘娘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贵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南久禧朗声一笑,一甩衣摆落座,“免礼免礼,快快起身吧。”

    萧贵妃掩嘴轻笑,温和端庄,“诸位既是入了宫日后便是自家姐妹,快些起身吧。”岁月好似怜香惜玉般并非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她眉眼如画,顾盼生辉,一颦一笑正是应了古人口中,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按皇室祖祖辈辈所流传下来的规矩,虽未成文,可南朝似乎每一代君主都无形恪守着——殿选之时,帝王身居高位,左侧其母皇太后,右侧其妻皇后,然,此次选秀,南久禧却拥着萧贵妃而来,可想而知,他与萧贵妃定是不言而喻。

    只怕当日若非马家与太后阻拦,萧贵妃如今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

    “这殿选还未过,在场诸位秀女,是否会贬为宫婢也不得而知,难不成你堂堂一代掌凤印的萧贵妃,愿屈尊降贵与宫婢相称姐妹不成?!”

    声音铿锵有力,传入殿内震得人心头一惊。

    后宫之中,除了新帝生母,皇太后马氏,谁敢如此与当朝萧贵妃叫板?

    “奴婢(奴才)请太后娘娘安,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储秀宫掌事一甩拂尘,跪伏在地,“奴才携储秀宫秀女叩见太后千岁。”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