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皇朝第一妃 第六十四章 氛围诡异

时间:2018-08-20作者:聂小猪

    同日,戌时三刻。

    湛蓝澄澈的天幕染上一丝阴霾,久久未曾散去。

    明溪跌跌撞撞冲进来,惊得本就心神绷紧在一根线上的梁白柔纤手一颤,精致紫砂镂空茶杯晃了晃,茶水微微溢了些。

    薛海娘微敛凤眸,执起一方绢帕擦拭着梁白柔无意沾染的茶渍,淡淡道:“何事叫你如此惊慌?”

    明溪唇角轻扬,水灵的眸子掠过一道笑意,“惊慌算不上,只是此事发生得着实叫奴婢讶异,生怕迟了一刻禀报给小主……”

    她一番感慨还未抒发,却被心神不安的梁白柔低声打断,“别净说些不打紧的,快些道来,你这一番究竟打探了些甚什么?”

    明溪忙住了口,嘟了嘟嘴儿,朗声道:“听随行的公公说,马小主衣冠整洁倒在床前,脸上似是生了些见不得人之物……”

    梁白柔惊呼,纤手下意识捂住了唇,“见不得人之物?”美眸流转间一道似有似无的流光闪过。

    明溪垂了垂首,上前低声道:“那公公也说不上巨细,只道是那脸蛋暂时见不得人罢了,且宣了太医入内诊治,便是薛二小姐也被安置到了其他屋子。”

    薛海娘与梁白柔对视一眼,彼此皆是瞧见了对方眸中的凝重。

    薛海娘默了一阵,才道:“你今儿也算是劳累一日,回去洗漱一番便好好歇着吧。”

    明溪应声退下。

    梁白柔下意识地攥紧手心绢帕,柳叶眉紧拧着,“海娘,你说,那马枣绣莫非得了见不得人的病症?”

    薛海娘见她惴惴不安,也深知她素来胆小,安抚似得将掌心覆在她紧绞着帕子的冰凉指尖,“多想无益,今儿你也着实累了,快些回去歇着吧。”视线移至她肩上单薄的织锦斗篷,虽是美观,却不利保暖,“今儿正是初春,虽不比腊月时节那般酷寒,可这织锦斗篷着实是薄了些,你身子向来孱弱,当心得了风寒。”

    梁白柔低笑,眉梢间染上些许暖意,“叫海娘瞧了笑话,日后我定会当心的。”她自是晓得海娘用意,若是这个时节染上风寒,怕是耽误届时殿选,如此一来,沦为宫婢可就得不偿失。

    梁白柔也不多言,道了句早些歇息,便款款离去。

    是夜,月明星稀,鸟雀低鸣。

    早已洗漱完毕的薛海娘正倚坐在梳妆台前,铜黄色的镜面清晰地映着她出水芙蓉般精致的面容,一头乌发宛若丝绸般,披在身后。

    明溪一如往常般伺候过薛海娘洗浴后便上前替她梳理乌发。

    “你待会儿替我去顾三那传个口信,在不惊动储秀宫的情况下,查探一番今儿马枣绣究竟出了何事……若是为难,便莫要轻举妄动。”顾三蛰伏于此,已是不易,若是惊动储秀宫致使他丢了性命亦或是被逐出皇宫,着实得不偿失。、

    明溪征了征,“是。”她下意识地将视线移至被床幔轻掩的床榻,轻声道:“今儿可要为小姐整理被褥?”私下无人之时,她仍是惯于唤薛海娘为小姐。

    “不必了,待你传过口信便去歇着吧。”薛海娘淡淡吩咐。

    “是。”

    次日,待薛海娘醒来,已是将近辰时。

    掀开被褥下塌,朝外唤了声“明溪”便走至梳妆台前洗漱。

    片刻未到,明溪便推门而入。

    “掌事公公那儿可有消息传来。”

    明溪一怔,柳叶眉下意识一蹙,她踌躇着道:“若小主问的是马小主一事,倒是未曾透露半点风声,可今儿明溪倒是探得一件怪事儿。”

    薛海娘轻抬眼睑,黑曜石般的眸一掠而过一道暗芒,“什么怪事儿?”

    明溪闻言,方才缓声道来:“今儿我起身洗漱时,听储秀宫的宫人谈起,今儿天还未破晓,一名秀女便被驱逐出宫……”

    薛海娘没入玫瑰花瓣水相互摩挲的纤指骤然一滞,怔愣稍许,“掌事公公可曾道明缘由?”

    明溪仍是摇着头,“莫说是道明缘由,便是那秀女也是天渐破晓之际偷偷摸摸吩咐宫人打晕了送出去的……”

    闻此,薛海娘便是愈发困惑,秀女乃待选后妃,掌事公公再如何位高权重,怕也不敢动皇上的女人,能叫他如此,一来那秀女定是知晓了掌事公公不为人知的把柄,二来,定是位高权重者暗中驱使。

    黑曜石般的眸刹那间掠过一闪而过的光。

    “你暗中收买些宫人打探一番,那被驱逐出宫的宫女是何身份?与马枣绣可有关系……哪怕是蛛丝马迹也得向我一一汇报。”说罢,薛海娘便一把取下束着乌发的金簪,递给明溪,“这簪子给你,收买储秀宫的宫人,且是如此隐秘之事,你定是要费不少银两,方能撬开他们的嘴。”

    明溪接过,轻轻颔首,“小主,可要奴婢伺候您穿衣?”

    薛海娘轻摇着头,梳洗过后便走至塌沿坐下,单薄的肩披着一织锦斗篷,素色中衣掩不住身段的玲珑有致。

    “不必了,最近风声紧,你且多留心些。”说罢,便拿过枕边的话本看得有滋有味。

    薛海娘这一避便是近一日。

    次日酉时,明溪如往常准点前去御膳房取膳。若照以往,以明溪脚力,从储秀宫往返御膳房定是不会超过一刻钟时辰,而今,却是足足半个时辰也未见归来。

    近日来因马枣绣一事,储秀宫上下惴惴不安,诸多猜测,一时间,海娘心中亦是生出些许忐忑。

    她已无心翻看手中话本,随手将话本一搁,起身推门,便见明溪端着膳食迎面而来。

    明溪忙加快步伐,“小主,外头风大,您穿得单薄怎能站在风口?”说着,便推着薛海娘进去,自己也是随之进了屋子,将晚膳搁置在方几上,搀着薛海娘走入内室,取下搁置在屏风上的大氅便披在海娘削弱的肩上。

    “可是出了何事?你今儿怎的这么晚才回来?”薛海娘微蹙黛眉,生怕明溪出了好歹。

    明溪轻摇着头,杏眸微闪,她牵着海娘坐下,示意海娘附耳。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