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皇朝第一妃 第四十二章 所谓至亲

时间:2018-08-20作者:聂小猪

    待顾三走入内室,领他前来的明溪却是不见了人影,薛海娘晓得这丫头定是心有不忿,回房生闷气去了。

    顾三一见薛海娘,便拱手行了一礼,还未等他禀报薛海娘所交代之事,薛海娘便笑着道:“明溪这丫头若有言语上有所得罪,还请顾三莫要与她一般计较。”

    顾三微怔,郑重其事道:“若明溪姑娘仅仅是言语上辱骂与挑衅,顾三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换而言之便是,请薛海娘好生看着明溪,若她一旦越了顾三底线,也不怪他与她一般见识。

    薛海娘敛眸浅笑,纤手执起檀木案上的白玉瓷杯,轻抿一口,“坐吧。”

    顾三颔首,信步上前落座,刚一坐下便听薛海娘柔声道:“此番前来,可是宅子里出了何事?”

    顾三垂眸拱手道:“正如小姐所料,上官奕派去照料梅七姑娘的侍女试图制造梅七姑娘悬梁自尽的假象,属下已趁机将梅七姑娘救下,如今安置在客栈之中,且请了大夫前去医治。”

    薛海娘微抬眼睑,潋滟双眸直直与顾三对视,唇际上扬,“下手快得很,倒是与她素日来的谨慎稳妥较有偏颇,想来是近几日这薛府上下将她捧上了天去……”

    顾三眉眼一跳,面露诧异,暗忖半晌也没个结果出来,便忍不住问道:“小姐已是晓得此番是何人出手?”

    薛海娘将手中执着的茶盏置于檀木案上,黑白分明的眼渗着盈盈浅笑,她道:“你想听?”

    顾三怔了怔,神色异样地垂下头,置于身侧,宽袖之下的拳紧了紧,“小姐若是不愿说,或是不信顾三,便罢。”

    薛海娘扑哧一笑,梨涡轻陷,笑颜绽放的她美得如一现昙花,随着笑意敛去而瞬间消散,她稍一正色,问道:“隔墙可是有耳?”

    顾三轻轻摇头,他来之前早已遣了这芙蓉苑上下的小厮驻守在百步之外,绝无隔墙有耳一说。

    薛海娘见此,方才娓娓道来:“上官奕此番虽替许氏立了功,表面上得了许氏奖赏,可许氏又是居安思危之人,她自是生怕有朝一日这一事叫林氏或是薛巧玲捅了出来,届时她现下所有的一切荣华便荡然无存,她自是不会允许这一日到来,是以,将上官奕默不作声地处决便是她现下必行之事。”

    见顾三微蹙着眉,心下暗忖他必是极为厌恶这等笑里藏刀,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之人,薛海娘扬了扬唇,继续道来:“可若上官奕无缘无故死去,必会引人怀疑,若我是她,必会将上官奕处决后嫁祸旁人,而薛巧玲便是我最中意的人选。”

    是以她方才出言开导那行走于刀尖上的薛巧玲,而薛巧玲也并未让她失望,终是忍辱负重,一味讨好。

    “薛巧玲的睿智或许让许氏有些错愕,她不得不改变计划。可最终不变的仍是上官奕这枚棋子最终的下场。是以她变主动为被动,想要暗中杀了梅七,如此一来,爱妻与孩子的双双坠命必然会令上官奕失了分寸,便会主动送上门去,一旦上官奕被恨意与愤怒蒙了心智,主动下手,许氏便可化被动为主动,兵不血刃的解决了他。”道罢,薛海娘下意识地执起檀木案上的茶盏,轻抿一口。

    顾三依旧是微蹙着眉,许是难以消化这一频频事故,他默声半晌,提出质疑,“可,这一切不过是你暗自揣测……”

    薛海娘浅浅一笑,“那上官奕寻去照料梅七的丫头,正是许氏手下的粗使丫头,你觉着这会是巧合?许氏这类人出身不高,是以攀附枝头的同时又极为厌恶底层之人,而梅七这等秦楼楚馆出身的女子,自是为她所不耻,她能任由着梅七生下孩子已是她心存慈悲,又岂会亲自派人去照料她,所以那丫头必然是奉了许氏暗中监视的吩咐。”

    顾三又是眉眼一跳,问道:“你怎知伺候梅七的丫头是许氏手下之人?”

    薛海娘笑靥如花,如流对答,“很是凑巧,我今儿前去锦绣阁探望许氏,出来时恰好瞧见许氏的贴身丫头领着一丫鬟走来,我未曾看清她的面貌,却极为熟悉她身上那股脂粉味,这种味道我只在梅七身上闻过……”试问,锦绣阁侍女怎会与青楼女子有所接触?且若非日夜相处,身上又怎会沾染其身上所携带的体香?

    “先前我那一番言论今日之前或许仅是我个人揣测,毫无依据,可正是今日与那侍女擦身而过,那沁人的体香证实了我的猜想。”

    顾三眉心的折痕始终未曾消减,反之,随着薛海娘的层层剖析之下,折痕更甚,他默了半晌,沉声道:“小姐揣测的功夫倒是极好,可顾三却觉着,上官奕既是和许氏血脉相连、又是失散已久方得重逢的亲弟,该是不会下此毒手吧。”

    薛海娘缓缓垂眸,指尖不知为何渐渐泛凉,可顾三却一无所知,唇际上扬,声线薄凉,“人始终是奇特的存在,对权益的渴望、对荣华的渴望甚过一切,然这一切是许氏自小便求而不得,可望而不可及之事,如今她侥幸拥有,自是生怕被人夺走。”

    所谓骨肉至亲,血脉相连在权益与荣华间可谓一文不值,薛家如此,更何况许怜霜呢?

    薛海娘道罢便垂眸不语,半晌后才听到顾三略含调侃的声音传入耳畔。

    “小姐小小年纪,倒是让顾三有了种看破红尘的错觉……”

    薛海娘既是好气又是好笑,恨不得执起杯盏便朝着顾三掷去,但考虑到对方身怀武艺,终是放弃了这等想法,“你可别小看小小年纪之人。”一时间,气氛倒是变得欢悦起来。

    顾三扬唇一笑,并不出众的眉眼因这一笑倒是有了几分俊俏。

    “你先去外头候着吧,我换件衣裳,便随你一同去客栈瞧瞧那梅七。”薛海娘吩咐一声,转身进了内室。

    如今这般状况,她早有预测,倒是显得有些不慌不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