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皇朝第一妃 第十二章 不祥预感

时间:2018-08-20作者:聂小猪

    薛海娘先是轻拧着眉,稍显为难:“梁小姐不喜生人,是以我连丫鬟都不敢多带,仅是带着明溪一人前去赴约……”

    薛巧玲不以为意,上前忙道:“姐姐可是对妹妹说过,日后再不计前嫌,你我姐妹诚心相待,如今,那梁小姐、你我姐妹皆是即要入宫的秀女,妹妹我也希望能与那梁小姐处的好些……再者,天色已晚,我也不放心姐姐一人前去,姐姐便允妹妹跟着吧。”

    见薛巧玲大有一副若自己不允她便胡搅蛮缠的架势,薛海娘也便允了下来。

    好在马车足够宽敞,容纳薛海娘、薛巧玲以及自身各携带的婢女倒是不成问题。

    天幕好似泼墨般漆黑,星光闪烁,数不尽的星子簇拥着一轮玉盘点缀夜幕。玉盘之下,是一汪望不见尽头地湖泊,袅袅青烟弥漫,偌大的湖只余下一艘艘隐在青雾缭绕中的船舫。

    青缦黑油马车停靠在皎月湖旁,薛海娘携着明溪率先下了马车,袅袅青烟中,薛海娘却一眼便寻到了那船舫,梁白柔与一位青衫女子相对而坐,二人之间摆置着一张方几,方几上搁置着茶具。

    薛海娘轻唤一声,“梁小姐可真是好兴致。”

    这一唤,倒是惊了船舫上那位青衫女子,她循声望来,见是薛海娘,愣了愣便笑道:“这位便是姐姐口中的薛小姐吧。”

    打量了薛海娘一番后,那青衫女子复又掩唇轻笑,“果真如姐姐所言,薛小姐生得高雅出尘,叫人一见便是印象深刻。”

    薛海娘谦逊一笑:“梁小姐过奖,梁小姐才是俏丽可人,秀外慧中。”

    青衫女子微微垂首,腼腆一笑,方才还落落大方地夸人,如今一到自个儿被夸,倒是露出了一番小女儿姿态,“薛小姐谬赞,我还未曾自报身份,不知薛小姐怎么晓得我的身份?”

    薛海娘莞尔一笑,姿态从容,笑容得体,朗朗道来:“乍一瞧便觉你二人眉眼间有六七分相似,接着再听你唤白柔作姐姐,自是猜到了几分。”

    青衫女子款款起身施了一礼,“小女子梁白婉,与白柔姐姐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

    说话间,薛巧玲已是不知觉站在了薛海娘身后,瞧着这三人傍若无人地谈笑,心下竟是莫名生出了几分愠怒。

    她绝非坐以待毙之人,钻着空隙便上前踊跃的发言。“也不晓得二位小姐的娘亲是何等花容月貌,气质出尘,方才能生出二位小姐这般精致的人儿,巧娘倒是盼着哪日能上门拜访,一睹夫人风采。”

    薛巧玲惯例使用着她嘴甜的本领,本是想和梁家姐妹打好关系,然而,却不料这一回,这一次马屁拍到了马蹄上。

    这一出声,场面竟是莫名地沉寂了下来。

    梁府二位小姐皆是极为默契地不吭声,梁白柔沉默了半响,这才神色黯然的道:“薛二小姐有所不知,家母多年前已是仙逝。”

    这一下变故,换成了薛巧玲愣在原地,美眸暗暗掠过一道窘迫,好在的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是我唐突了……”说着,她又迅速将矛头转向薛海娘,“都怪巧玲愚钝,竟是事先也不懂得向姐姐咨询,巧玲在这赔礼了。”

    一时间,梁白婉不禁朝薛海娘身上投去异样的目光,她倒是从薛巧玲的话中听出了几分不寻常的韵味,既是薛海娘与长姐相识,今儿个带着自家姐妹出来赴邀,怎么也不提点一番,这是要……

    故意瞧自家姐妹的笑话么?

    梁白柔倒是知事的,晓得薛海娘与薛巧玲关系不佳,自是听出了薛巧玲话中挑拨的意味,生怕薛海娘被自己妹妹误解,是以她连忙说道:“薛二小姐便是请教海娘也无用,此事我并未知会海娘……”

    薛巧玲闻言忙羞赧地低头,“竟是如此,巧玲愚钝,不比姐姐聪慧,说话总是这般不经头脑,还请两位姐姐莫怪。”

    梁白婉闻言,急忙上前拉薛巧玲过来身边坐下,柔声安抚:“哪有的事,你也是无意罢了。”言罢,又笑着瞧了薛海娘一眼,“薛小姐也快请坐吧,总这般站着若叫旁人瞧见了,便要责怪我们两姐妹待客不周了。”

    薛海娘笑着颔首,也不戳破薛巧玲搬弄是非,她可算是见识到了薛巧玲的圆滑,也难怪她前世能在最后关头胜了自己。

    薛海娘自然而然走至梁白柔身侧落座。

    若论起落落大方,贤惠端庄,梁白婉这妹妹倒是比姐姐更胜一筹,可若论起气质谈吐,姿色身段,梁白柔却是又胜了梁白婉一头。

    单是瞧见梁白婉熟稔地煮茶沏茶,举手投足间便是流露出一股端庄高雅的姿态。

    薛海娘颔首言谢,笑着接过梁白婉递来的白玉木兰茶杯,轻抿一口。

    薛巧玲适才道:“这皎月湖不愧是京师出了名的景致之地,白柔姐姐白碗姐姐可真是好兴致。”

    梁白婉掩唇轻笑,美眸蕴着狡黠笑意,“若是冲着这泛湖赏景,我姐妹俩也不至于喊你们前来……这京中自是你们想不到的有趣儿,这皎月湖对岸,就是‘风雅颂’所在,今夜此处会对京师乃至天下的雅客开放,任何人都可前去展示才艺。吟诗也好,起舞也罢,若是出了风头,便能与那风雅颂的阁主结交一番,据闻那风雅颂的阁主可是天下有名的奇才。”

    薛海娘目光一闪,有赖前世的记忆,她自然知道‘风雅颂’是怎么一回事……

    是以,她下意识就起了逃避的心思。

    “可我等皆是闺中女子,如此抛头露面若是叫家中长辈知晓了便是一顿训话。”薛海娘低垂螓首,怯怯道。

    梁白柔略有诧异,她印象中的薛海娘果断大胆,心性比寻常女子高些,怎会甘于作那门户不出的寻常女子,可下一秒却也是想通透了,她虽是嫡出,可娘亲并不受宠,许是不愿给自家娘亲惹了祸事。

    梁白婉却好似意料之中,她扬唇轻笑,打趣道:“我早知薛小姐会有此等顾虑,薛小姐不必担心,那风雅颂的规矩是,前去赴邀的雅客,女子皆可藏身屏风之中,也可戴着面纱遮挡容貌,绝不会叫人认了出来。”

    她这样一说,薛海娘倒是不好拒绝了。

    只是,她的内心深处却是不由得生出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