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不依醉 第三十七章 人情变革

时间:2018-09-10作者:澜叁

    左鹤却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小布依,凌空舞步你练了八年,并不是无好处,八年,你几乎得到了凌空舞步的部精髓,这些东西,本来就像盖房子,基础越扎实,所沉积的内容越多,就越牢靠,最后通往的天空,就越高。”

    “何况,你已经证明自己了不是吗?你是少年轻功天下第一人,甚至还胜了天宗那号称少年武功天下第一的小子。哼,我管那帮老家伙小家伙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他们羡慕嫉妒恨那是他们的事情!”左鹤砰的一下放下茶杯,凝视着自己的爱徒。

    李布依只觉得鼻子一酸,亦师亦父亦母,十六年来他顶替她父母,授她武艺,给她庇佑,纵然无比不靠谱,但也是难以摈弃的温柔,她哪里舍得他失落。

    她转到了左鹤的正面,跪下,恭恭敬敬地道:“师父,弟子已经粗略堪破破炎,此次出门,遂霄凌空有了突破第二重天的迹象,隐隐可以使出破炎的招式,此番回来,特向师父请教,如何真正练成破炎。”

    “哦?”左鹤望着自己的爱徒,委实吃了一惊:“已经能摸到破炎了?干得漂亮啊小家伙!”

    “潜力嘛,都是刺激出来的。”李布依虽然说得轻快,但她仍然觉得,这趟出门似乎刺中了她皮糙肉厚巴掌大的心。

    她一直以为自己还可以慢一点成长,足以阻止小摊贩被人欺负,足以救治普通人,直到她看见辛辛苦苦救出的太子被秘术暗杀,死在自己面前,皇室的手足相残,争锋相对,齐王无力守护的爱人,无法抑制的欲望,甚至连自己都小命不保。

    她记得幼时那串带火的糖葫芦,那纯真笑容下的谎言,她记得天琅河上纷飞的炮火,记得父母把她埋在土里,在她周身支起防护罩:“过一下,就天亮了。”

    她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只有尽可能踏出自己的舒适区,才能更好的未雨绸缪,直觉告诉她:“师父,我想变强。”

    左鹤捋了捋胡子:“这个功法,你修炼了十年,十年,你才真正抵达凌空舞步的巅峰。破炎,传说能靠真气化型击穿凤凰的火焰,单靠水到渠成真气漫溢还抵达不了这个层次。凤凰神鸟,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个层次之后,你的筋骨和肌肉会得到重新的淬炼。”

    “那我当如何?”李布依的脸上透出喜色。

    左鹤摸着下巴思索道:“再过一个月,就是双燕节,这是神武大陆的盛会,双燕灵域每五年才会开启一次,此乃目前大陆唯一进入上古异界的机会,无数人削尖脑袋进去淘金,顶级功法,异界迷辛,新一代武林翘楚,都会由此诞生。你以玄明弟子身份去东域擂台夺一枚前往双燕节的腰牌,切忌要担心,双燕灵域可杀人夺宝,可惜参与双燕节的人只能是而立之年以下,为师没法进入双燕灵域庇护你。”

    “但是,为师对你甚是担心,所以,之前你有个天宗的朋友来寻你,我就给你留下了。”左鹤吆喝了一声:“来啊!把人请上来。”

    留,留下?

    李布依吃了一惊,就看到从左边的门外,有一个鹰目少年被几个弟子推推搡搡送出来,他脸上满是戾气,似乎很恼火。

    他来玄明宗寻她,居然被左鹤绑了!这个看起来混吃等死的老家伙,武功居然这么高,三招,只用了三招他便捉到了自己。

    不愧是这个女人的师父,没白费自己等这个家伙足足一个月。

    刘公英昂首挺立道:“这次双燕节,我会和你一起去,我会在双燕节上证明,我才是武林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包括轻功第一,也会囊括在我名下!”

    李布依忽然明白,她为什么在路上漂泊了一个月迟迟不愿回来了。

    ……

    森冷阴暗的地牢里,悬在铁门上的水珠滴渐在凹凸不平的石板上。

    住在这间牢房里的人,一声冷笑,嘴角的血半凝不凝,悬在那里。

    他的瞳孔涣散,神识沉浸在他的童年。

    “八哥有一天会与我为敌吗?”

    随着秋千的一上一下,稚童抬起清秀白皙的小脸,望着面前忽远忽近的男子。那个时候,他总觉得这个哥哥的脸和其他人有哪里不一样,充满着异域的风情。

    “怎么会,绍元你这么聪明可爱,哥哥们都会一直疼你的。别的哥哥不说,至少我会永远站在小十三这边。”当年的齐王笑容承了多少暖意,他有多喜欢他正在摇着的秋千上的男孩,聪明又惹人爱,只是没想到……他太聪明了。

    聪明到,远赴塞北抵抗大蛮和乾凌的入侵,本以为是赴死的一战,被他硬生生抗下来,打成了神话。父皇赐予他无上君宠,甚至连他百年以后的护身遗诏都拟好了。

    齐王自愧不如,当他逐渐认清这曾经最是喜爱的小弟,便是自己征途霸业上最大的阻碍,当宠爱逐渐变成憎恶,当世事变迁,他再伸出手时,就是冰冷刺骨的暗箭。

    在冰冷的地牢里,齐王兀自想着,不自觉发出一声冷笑,他房中却还有另一个人。

    “齐木。”

    “千平公主。”

    “你后悔否?”

    “姐姐说笑,本王何来悔意。”齐王嘴上客气着,抬眼却瞧见那背对而立的女子蓦然转头。她是当朝长公主楚千平,楚齐木同母异父的姐姐。

    白色面纱遮住了她半边的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流光溢彩,可能要把琥珀镶了进去才有如此神韵,她道:“齐木,你果然是快木头。难啃的很,可是你的心,又不像你的外表。齐木,你为什么不为自己辩解?”

    “姐姐说笑了,”齐王面不改色,“她在我在,她亡我亡。”

    “她亡你亡?”楚千平耻笑了一声:“为了楚言宇送你的女人?你完掉进了十二的陷阱里却不自知。我只怕你,未亡而完。”

    齐王回答得笃定:“她是陷阱,我也赴了。”

    “我会遗憾的,齐木。”楚千平一溜烟闪到他身前,一只手纤白如玉柔若无骨,轻轻抚上他的脸,翡翠雕刻而成的独特异兽手镯攀附在那只如藕的腕上,“遗憾你竟然是我弟弟,同是拥有那个王国的血脉的人。我会为你的命殒而可惜。”

    “弟弟,你不该这么快失去斗志,你想不想知道是什么人杀了你那婢女?”楚千平道。

    “什么人?”楚齐木靠在墙上微微坐直,疲懒的眼里露出几分神采。

    楚千平摸了摸他的脸颊,又再次露出了讥诮的表情:“正是十二十三的人。他们不仅毁了你的前程,还夺走了你的爱人。”

    楚齐木目光闪烁,扣着枷锁的手兀自捏紧:“楚绍元暂时不好对付,但是十二,就不好说了。还望姐姐助我一臂之力。”

    “乐意之至。”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弯了弯,露出骇人的光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