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潜水鸟与蝴蝶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不意外的意外

时间:2019-05-20作者:金枝sh

    蝴蝶见到潜水鸟的一刹那一点都不吃惊,因为她无数次想过,某天自己突然又遇见了潜水鸟。

    只是那仅仅是各种猜测,现实总是突然而然让人出乎意料。明明是措手不及,却也是意料之中。

    有时候明明已经分离的两个人,但冥冥中似乎总还存有着一丝割舍不断的因缘,很微弱很细微的那一丝,却足够将你们重新拉回到一起。

    只是你自己当时感觉不到而已。

    蝴蝶看到潜水鸟忽然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她就感觉到了自己之前那么多年所有的或者说是猜测,或者说是潜意识,或者说女人神奇的第六感,都是正确的。

    是的,事隔了那么多年,他们居然又一次这样意外相逢了。不是意外,是不意外的意外。

    所以一刹那,蝴蝶便不再吃惊。只是,眼前的潜水鸟还是当年自己心仪了许多年,暗恋了许多年,只要一想起就会怦然心动的那个少年郎吗?

    眼眸依然深情,只是不再清澈。

    是啊,蝴蝶不由感叹,岁月的尘埃总是太多,多的让你拂都拂不去。她还会透过看不见的缝隙掉落进你的心田。

    潜水鸟看上去比以前胖了许多,居然有种中年男人的微福沉重样子。

    他有些呆愕地站在车门边上,似乎完全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蝴蝶有些暗暗动容,他的惊讶比自己更甚。

    看着潜水鸟,蝴蝶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们都已经变老了,难道不是吗?当年多么年轻帅气心无杂念的少年郎如今都一副沉郁风霜的样子了,自己怎么会不老?

    蝴蝶痴痴望着他,内心希望,他的笑容还能够纯洁如雪。

    只是,那不过也是一种奢念。

    沉默的那一小会儿,止鸢忽然撇开了一众小屁孩,冲着蝴蝶跑了过来,一头扑到蝴蝶的身上,抱着她的双腿,喊着:妈妈——

    蝴蝶显然立刻感觉出潜水鸟眼睛里一瞬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人未动,不过神思已经经历了一场无声的浩劫,居然有种摇摇欲坠的样子,那哀伤和绝望滔天翻涌着。

    蝴蝶有些想笑,是啊,他此刻一定甚为后悔自己刚才的那一嗓门。

    止鸢因为看见了有人叫妈妈,他也好奇地在一边观察,显然妈妈的反应是认识这个男人,因此立刻激发了他的好奇心。他抱着蝴蝶,一声声问她:妈妈,妈妈,他是谁啊?妈妈?——

    蝴蝶眼睛一直盯着潜水鸟,双手摸了下止鸢热乎乎有些汗津津的脑袋,一字字说:他是你的爸爸。

    止鸢被唬住了,显然不信,扭动着身体,说:妈妈,你别胡说了,爸爸不是在香港治病吗?怎么他是爸爸?

    蝴蝶嘴角挂着细微的笑容,镇定的笑容,说:妈妈不会骗你,他才是你的爸爸,你忘记了,妈妈不是和说过,有生是你的继父。

    止鸢像是被实施了某种魔法,一下子定住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怔怔地看着潜水鸟,不知道是该相信妈妈,还是该相信自己,可能这会子他也完全糊涂了。

    和他一样糊涂的自然就是潜水鸟了。

    前一秒他满是懊悔,有些想立刻上车就走的冲动,但后一秒他被惊得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

    蝴蝶并没走向他,甚至都没动一下,就半搂着止鸢,笑盈盈站在原地看着呆若木鸡的潜水鸟。

    他若不走向她,她就绝不会走向他。他若掉头就走,她永远不会去拉他。这就是他们之间那么多年的爱情。

    他们从认识的一开始,就玩着博弈的游戏。这爱情游戏里,他们谁都害怕率先迈出那一步。谁都不愿承认自己是个低头认输的人。

    不过,蝴蝶心里已经明白,无论怎么样,人生有些悬而未决的事情总是要有个结局的。无论结局好坏,总要有个答案。他们已经博弈了大半辈子了。

    若是今天就这样结束了,那么此生就真的这样结束了。

    蝴蝶内心也在算计,也在赌一把,赌自己会赢。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两个人就这样原地不动的站着,都在等待,却不知道都在等待什么?也许,都在等待对方率先开口说出那句:你怎么不想我?这么多年你为何都不联系我?这么多年,你都到哪里去了……

    这世上,若是彼此间还有抱怨,那么说明你们还爱着对方。

    最怕的是,连抱怨都没了,就像个朋友一样,淡淡一笑而过,没有涟漪没有动容,那说明真的已经放下了。

    可是,他们谁都没有等到对方说出那一句。因为谁都说不出口了——

    潜水鸟什么都没说,只是径直走向蝴蝶,走向这对母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