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潜水鸟与蝴蝶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不易的一天

时间:2019-05-20作者:金枝sh

    蝴蝶干干地笑了说:老板可不是这样想的,商人毕竟是商人,他们字里行间看出的是财字,他们也希望字里行间冒出钱来,而不是情字。

    说到最后一个情字,忽然觉得有些不妥帖,但已经爆出口了,来不及回撤。

    庄有生并没在意,低低笑了笑,然后说:看来你们也很无奈?

    蝴蝶叹了口气,说:岂止是无奈,日子不好过的很。

    庄有生沉吟了下,然后说:明天我想请你出来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空闲的时间?

    哈,这才是今天这个电话的中心,前面亏得他还说了那些开场白,对于这样一个严谨内向的人来说,还真是不容易。

    蝴蝶暗暗惊讶:今天怎么了,人还没去桃花岛,倒是桃花像是受到了感召,已经接踵而来了?

    只是,这个邀请倒有些为难,毕竟自己和庄有生的关系有那么点不同寻常,她能感觉出庄有生时时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个不一样。

    而且,上次的事情自己总还是欠了一个他的人情,大大的人情,她时时想起,一直压在心头,只是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还他这个人情。当然,他这边可能是无所谓,但蝴蝶这边却不是这样想。

    蝴蝶笑容已经干结,都快在嘴边揉碎了,她闷在那里,没有回答。

    庄有生自己在说:明天我有个画展,想邀请你也前来看看。

    难得他这个惜字如金的人,却为了这画展还打了这通电话。不过,哦,原来是画展,早就听说他要举行一个个人画展,筹备将将也有一年的时间了。

    蝴蝶悄悄走出jj的会场,这个电话,委实不便让jj听见。

    jj不知道何时也已经忙别的去了,她瞥了眼背影,然后找了个无人的僻静处。

    蝴蝶支吾着说:明天吗?

    庄有生说:明天下午。

    蝴蝶想了想,这个人情迟早是要还的,既然这样就顺水推舟还了吧,省得结在心里,也腻味,不就是看个画展,人家还这样一本正经的来邀请,已经和他往日的风格完全不同了。想到这里,蝴蝶居然天真烂漫地放下心里负担,欣然说:行啊。

    庄有生缓缓说:地址稍后我发到你手机上。到了那里你就说是找我的,就行了。

    这一天过得还真是丰富多彩,起伏跌宕。

    辞别了jj,蝴蝶在回家的地铁上一直在痴痴呆呆回忆发生的一幕幕,觉得自己心情很不平静,这样不平静的心绪,有必要让自己独处一段时间。

    脑子里乱哄哄,一会儿难过一会儿激动,很是纠结。就连此刻身边发生的事情都全然不闻。

    那边一对男女正吵得很凶,那女的一把抓过男的手机,想要看他手机上的内容,那男的自然不肯,伸手去夺,两个人你推我搡地,就纠缠到了一处,喉咙不免有些超过地铁内适宜的分贝。

    所有人都瞪着一副不看白不看,白看谁不看,看热闹的嘴脸,车厢一边晃动,热闹一边瞅着,人生完满。

    唯独蝴蝶低着头,一个人想的很沉,而且一个下午也觉得很累很乏,摇动的车厢让她有些昏沉,就算是一个雷劈下来都可能恍然不觉。何况身边这对男女的吵架,倒像是午睡时迷糊中耳边隐约传来楼下那些唠嗑的老人交谈。

    任何吵架,若不及时制止,通常会快速上升到一个等级。

    那女的被男的不知何时推了一把,一个踉跄没站稳,随着地铁的惯性,忽地滑向蝴蝶这边,旁边坐着的人呼啦全散开了,自觉散开一个空挡,这女的就没了阻力,直直向前滑去。

    本来应该摔个仰面朝天,兴许她觉得这姿势忒不雅观,居然在紧要关头,一个鹞子翻身,来了个雅观的狗啃屎,一个向下,扑到了蝴蝶的身上。

    蝴蝶着实被吓了一跳,看着腿上的女子,那惊讶的表情比女子脸上的表情更加逼真动人。

    车厢里居然有人没憋住很不地道地笑了出来。轻轻的一声笑,随之换来几声陪衬的笑就不轻了,而且显得有些故意。

    这笑声,太不厚道了。也不知道是笑那个衣冠不整的女的,还是笑蝴蝶被人家扑的完全没了主意,那副痴呆的尊容。

    这女的倒是久经沙场的老练,脸色不变,站了起来,稍稍拉了把衣衫,一个破口骂过去,那男的此刻已经安然无恙地坐回到他原先的位置上,那女的骂完之后,居然也没了下文,重新也到男的身边一屁股坐下,男的继续看手机。

    蝴蝶在那里,涨红了满脸。

    热闹结束,所有人都立刻回到自己原先所处的地方,随着车厢,进入下一站。

    蝴蝶下意识地握紧了自己的包,忽然发觉对面坐着的一个小男孩,正睁着一双鬼机灵的眼睛贼溜溜看着自己,好像憋着一股子笑,没完全笑够的样子,刚才那第一声轻笑难道就是他笑的?

    蝴蝶故意狠狠地,凶恶地瞪了他一下。

    他居然很不友好地冲着蝴蝶还扮了个鬼脸。

    蝴蝶忽然很生气,很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一点都不懂事的小屁孩。

    不过很快就有人来教训他了。他身边的一个时髦的女人,伸过胳膊搂了搂他,让他往自己软乎乎的怀里带了把,然后用一种极细腻的声音问他,晚上想吃什么?汉堡王还是肯德基?

    这种教育委实有效。堪称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教育了。

    这会子轮到蝴蝶憋着一股子气,好不容易等到下车了,她居然发现那个男孩最后又对着她吐了口脏兮兮的口水。

    蝴蝶差点气晕。

    在蝴蝶的三观中,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种顽皮乖戾的孩子,完全就是一副被宠坏的样子,娇宠蛮横。偏偏这种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掌上宝。

    蝴蝶不得不嗳叹一声。

    这世道,如何不世风日下哪?

    走出地铁站,蝴蝶想了想,没有回潜水鸟那里,而是直接回了自己家。

    回到家发现家里那尾顽强的金鱼忽然死了,孤独地翻着肚皮,飘浮在水面,瞪着大大无神空洞的眼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