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潜水鸟与蝴蝶 第五百十章 突然意外

时间:2019-10-25作者:金枝sh

    蝴蝶提心吊胆地过了几日,居然一切都风平浪静,没有人寻上门来,也没接到任何一个来询问毕霖的电话。她心里也有些狐疑,但又不敢打电话去问高若涵,那等于是自首行为。

    她就这样忐忑不安地过着。

    毕霖显得很安静,他的确是个非常安静的男孩,每天他知道蝴蝶要上网,要看股市,要写小说,所以几乎一整天都呆在他的房间里,很少会找蝴蝶说话。

    蝴蝶有时候也很好奇,他一个人这样关在房间里到底在干什么?但是也不便去问。蝴蝶寻思着,估计是在看书,或者上网,或者别的啥的,谁知道哪?自己的确也管不了。

    偶尔蝴蝶也会听见房门外,另一边他打开房门的嘎吱声响,然后一个轻巧的脚步声,听着像是去厨房,嗯,可能是倒茶。

    然后又似乎是去了阳台,然后就宁静了一会儿,也不知道他在阳台上具体做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复又听见他回房间的脚步声,然后嘎吱一下,关上房门的声音。

    整个家里又恢复了寂寂无声的状态。

    通过这一系列的声响,来判断他在干什么,成为了蝴蝶一种新的乐趣。

    说实话,蝴蝶这几天和毕霖共同生活的确让她也有些心不在焉。

    每天算是关在房间里看股市,也没看进什么,因为行情很萎靡。写小说吧,因为心不在焉,自然也就无法进入状态。

    而且,只要门外稍微有些响动,她就会情不自禁凝神倾听起来。她心里也有些感觉怪怪的,因为她不知道这个毕霖会在她这里住多久?虽然她知道也住不了多久,迟早是有人会寻上门来的,但是如今这种暴风雨前夕的宁静让她有种和他一起犯罪的感觉。

    止鸢如今也会悄悄问蝴蝶:妈妈,小霖哥哥会一直在我们家住下去吗?

    蝴蝶就看着他黑漆漆的眼睛,若有所思地问:你想吗?

    止鸢点了下头,说:我当然想啊,他会陪我玩魔方,陪我去对面的篮球场打球。他若是走了,就没人陪我玩了。

    蝴蝶说:哈,原来你还是有功利目的的,喜欢他是假的,要他陪你玩才是真的。你这个小子,这么小,就有心眼了。

    止鸢像是被揭穿了虚伪的真面目,有些没好意思起来,把头往被子里一钻,假装睡觉了。嘴里嘟囔了句:妈妈,你真坏,不理你了。

    不过,蝴蝶也会忍不住一个人坐在床头,长久发呆琢磨:他到底准备在这里干什么?

    晚上毕霖更是安静,基本上回到了他自己房间后,就再也不出来了。

    蝴蝶要再次看见他,通常就是第二天的早晨。

    他穿着棉质的运动卫衫,一脸睡意初醒的样子,看着有些懒懒的,但是却很是撩人,连和蝴蝶匆匆打招呼的笑容都是慵懒而迷人的,还带着少年人的那种俏皮和无邪。

    他本来身躯高大,结实健壮,早晨初一睡醒,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迷人的热力。

    那卫衣本是紧身的,裹得他肌**显,凹凸有致,特别是那丰满的身躯,活活一副让人可以血槽顿空的好身板。

    有几次和蝴蝶在卫生间就这样擦身而过,扑面而来的气息,让蝴蝶简直发晕。

    她只能故作镇定,快速闪身而过,感觉自己应对的笑容,都显得很是虚假。

    她忽然发觉,家里凭空这样多了一个大小伙子一起生活,还真是,真是有点说不出的意味。她想:我怎么一开始就没有意识到这点?

    她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只要毕霖和她一起在房间里活动时,她就会留意他的动向路线,然后确定自己的动向路线,免得时不时发生碰面的事故。

    每次碰面后,蝴蝶都要在厨房让自己清醒一下,后来她就习惯大部分时间就躲在厨房里。

    蝴蝶一直在等待毕霖的妈妈孟玥,或者他的法官老爸寻上门来,但是没等到,没想到等来的却是潜水鸟。

    忽然有一天,他意外出现在了蝴蝶的家门口,看着蝴蝶诧异全懵的眼色,他脸上的神色也有些说不出的味道,说:我回来了。

    蝴蝶笑语凝噎,她刚刚和止鸢还有毕霖,三个人一起在打牌。

    正是休息天,午饭过后,因为天气有些冷,外面又很阴沉,于是就都不想出去。为了打发困意,三个人就琢磨着找点乐子干干。

    毕霖就说:我们打牌怎么样?

    止鸢一听,眼睛立刻就发亮了,叫了起来:好啊,好啊!

    三个人算四十分,一方面打发时间,一方面也算是锻炼一下止鸢的口算能力。谁输了,蹲在地下,做一个俯卧撑,正打得很欢快,到这个时候,止鸢已经连续做了不下十几个俯卧撑了。不过他一点都不在乎,只要能打牌,他情愿做俯卧撑的。

    蝴蝶煞是开心地看着止鸢不断蹲下,站起,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笑盈盈的监督,必须做到标准为止。

    每次止鸢爬在地板上,蝴蝶还会站起来绕着圈看看,不是说他“屁股撅太高了”,就是说他“肚子都贴到地板上了”,反正各种挑剔。

    毕霖在一边观看,笑着说:算了。就行了。

    蝴蝶说:不行,必须标准,也让他好好锻炼一下。

    他们说话时,止鸢就一直趴在地板上等着,止鸢涨红着脸嘴里喊道:妈妈,行了没?

    蝴蝶其实也是存心,所以故意刁难着止鸢。

    毕霖也玩得很开心,他甚至还提议,晚上三个人一起出去嗨一下,别在家里做饭了。

    他说他要请客,请他们母子二人一起吃顿饭,算是这阵子的答谢。这阵子一直住在这里,也没好好表示过一下感谢。

    蝴蝶也是心情舒畅,但她觉得这不算什么,只要你自己能处理好眼下的困境,重新振作起来,这个答谢根本完全不必要,所以说:你还没工作,哪有那么多的钱,别客气了。

    蝴蝶说完,又补了一句:再说,等你那个法官老爸知道后,自有答谢我的人。你那些存钱自己留着用吧。

    毕霖便死活要请,不依不饶地说:不行,今天说好了,我请客——

    蝴蝶见他是真心想请,觉得若是不答应他反而会过意不去,就答应了。三个人决定一起去附近一所大型的商业中心,找个好地方搓一顿。

    就在门铃响起前,蝴蝶还起身去了厨房,给自己和毕霖一人煮了杯咖啡,又拿出了新买的饼干,盛在盘子里,给止鸢热了杯牛奶加了些可可粉,三个人准备吃顿下午茶。吃完后,继续玩牌。

    忽然听见门铃声,三个人具是一愣,蝴蝶情不自禁和毕霖对望了一眼,心里都在嘀咕:这个时候,会是谁?

    怀着某种忐忑的心情,蝴蝶开门看见潜水鸟时,很是意外,脱口而出: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回老家了吗?

    潜水鸟望着蝴蝶,觉得她看见自己非但没有惊喜,似乎还有些意外,心里像是被浇了盆冷水,说:我妈妈没事,我就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