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潜水鸟与蝴蝶 第五百零八章 流浪的猫咪

时间:2019-10-17作者:金枝sh

    去魔都!一旦有了这个想法,他就立刻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在家里多呆哪怕是一天的时间了。

    他用自己银行卡里的那点子积蓄,哦,幸亏那时他还是给自己存了点钱,如今看这是多么需要啊,偷偷在网上订了张飞往魔都的机票。

    这事他没有和任何人说,也不能让魔都的爸爸知道,甚至是高若涵。然后他就整理了一个小型的行李箱,仅仅带了随身的一些物品,先把行李箱早早寄放到了机场,然后某天中午,突然就消失了。

    没有给妈妈一个电话,一个留言,一张纸条。

    他甚至都没有去想一想,他这样忽然消失,对妈妈会是种什么伤害和打击。他根本无暇考虑那么许多,反正魔都已经来过一次,这回他完全轻车熟路。

    他这样莫名其妙逃跑也不是第一次了,他甚至还有些喜欢上这种忽然从所有人眼中消失的感觉,刺激,兴奋,过瘾。

    他甚至知道妈妈一旦知道真相后,会气得五官都扭曲,然后暴跳如雷地那里破口大骂,什么难听的话都能全部翻上桌。不过好在反正他看不到。

    毕霖一心只想着如何摆脱掉考公务员这个骗局,别的什么都顾不得去细细考虑。

    在魔都他并没有什么深交的朋友,大多都是在花坞蘋汀认识的,但大家关系也都寻常,自己那时只是和重玚走得比较近,别的人都很泛泛。

    所以,到了魔都,他第一个晚上是睡在一家机场附近的宾馆里。因为已经夜深了,他就随处找了个安身的地方先休息一个晚上,然后整理一下思路。

    其实就在他上飞机的那一刻,他也有些不安,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样跑到魔都来到底为什么?他根本没有目标,也毫无方向。

    而更重要的是,他是为了逃避,逃避总是让人充满自责。

    就在飞机降落到魔都平整的停机坪上时,他的这种茫然无措的感觉变得越加强烈了。

    他甚至有些后悔起来。

    这和第一次来魔都的情况毕竟有些不一样,上次是奉命而来,目的明确。这次是偷偷潜逃,前路不明。

    跟随着乘客的人流,他觉得自己就像只流浪到此处的猫咪,又是可怜,又是无奈。但是他不可能再因为后悔重新买张飞机票又回去,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这一夜在宾馆简陋的房间里,他洗了个澡,看了会儿电视,虽然很困倦,但是一点睡意都没有。脑子里非常兴奋,整个人还停留在上飞机的那一刻。

    他琢磨着:自己身上的这点钱能撑上多少日子?若是像今天这样天天住宾馆,可能没多久就会连房钱都付不起了。

    想来想去,他就想到了蝴蝶,他想还是先找到她再说。若说魔都还有个人,可能帮助一下他这只茫然的流浪猫的,也就非蝴蝶莫属了。

    第二天他一大早就退了房间,然后提着他这个行李箱,直奔蝴蝶家。

    眼下,他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蝴蝶,一脸哀求渴望得到怜悯的样子,蝴蝶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忽然这样跑到自己这里的用意是什么了。

    当然蝴蝶也明白了,毕霖希望她能暂时收留他几日这个意思时,这会子轮到蝴蝶陷入了两难当中。

    蝴蝶知道,毕霖如今就是个烫手山芋。但是无论是怎样一个烫手山芋,她都无法狠心地把他直接推出去,看在他又是那么信任自己的程度上,她都有这个必要收留下他。

    蝴蝶暗自琢磨了一下:他刚刚来这里,也摸不清他到底怎么个打算,不过慢慢总是会知道的,也是不急。

    如今他想在自己这里住几日,就让他住几日,这倒也无妨。自己总不见得沉下脸来硬是把他送回他爸爸那里,且缓了个几日,再好好劝劝他,那天他心情缓和了,再从长计议。

    蝴蝶从心里也不讨厌毕霖,虽然这也是种喜欢,但是这种喜欢很纯洁,不夹杂任何别的因素。

    蝴蝶看毕霖,完全就像是自己的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

    心里打定主意,于是说道:小霖啊,既然来了,只要不嫌弃姐姐这里地方狭小,就先住下吧。这里本来就有个房间是备用着的,一直作为储物间。如果你愿意,这个房间就给你睡,不过是朝北的。

    毕霖喜不自胜,立刻说道:没事,我哪里睡都行。我路上还担心姐姐会拒绝,没想到居然那么爽快就答应了。

    蝴蝶叹了口气说:没事,我这里完全没有问题,只是你那边,你妈妈一旦知道你失踪了,肯定会找到这里来的,到时候——

    蝴蝶瘪了瘪嘴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看着毕霖。毕霖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说:管她哪,到时候再说吧。我会好好打算一下自己。我想过了,那考试还是去考,至于考得上考不上,都算是给他们一个交代。来之前我也仔细考虑了一下,我打算以后就一直留在这里,还是在这里继续找份工作,我不想回老家去了。

    蝴蝶点头说:嗯,这个主意也行,反正还有些时间,你就在我这里准备准备。至于到底是考公务员还是找工作,这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不干涉。就是晚上可能比较吵些,你也知道,家里有个屁大的孩子,一回来就是一堆的事情。

    毕霖笑嘻嘻地说:我愿意更吵些。

    蝴蝶含笑看着他,说:恐怕到时候你就会嫌烦了。

    毕霖轻轻说:没事的,姐姐,我很喜欢止鸢。

    他这话并非纯粹为了附和蝴蝶,他内心的确很渴望某种热闹的居家生活。在老家时,一到晚上就和妈妈两个人面面相对。其实那种生活情境很让他难受。

    面对妈妈,他既觉得愧疚,又觉得烦心,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两种心情。有时候看不见反而更好些。

    于是毕霖就在蝴蝶这里暂且住下了。整个下午蝴蝶就忙着他的安身问题,为他重新翻了被子,铺了床,收拾了房间里那些东西,一直忙碌到下午三点多。

    一晃神,不由差点跳起来:哦哟,我得去接止鸢了——那个,小霖,你就在家里呆着,我去去就来。想玩电脑的话,我的电脑没有密码,你可以自己打开。

    毕霖说:我自己带着电脑,没事。

    蝴蝶也来不及和他细说,也不及收拾自己,就匆忙出门了。一路疾走,到了学校门口老远就看见止鸢一个人背着书包在学校门口晃荡。

    蝴蝶远远叫了声,止鸢扭头看见,立刻像只小鹿一样跑着跳着就过来了,一边走一边说:妈妈,你怎么才来?

    蝴蝶说:家里有点事情,忙得都忘记了时间,走吧。

    止鸢就问:家里有什么事情?

    蝴蝶说:家里有个客人。呆会儿你可要乖一点。

    止鸢立刻来劲了,对他而言,家里来客人总是件值得期待和高兴的事。他不明白家里会来什么样的客人?

    就追问着:妈妈,家里来了谁?爸爸?

    蝴蝶说:你那个爸爸还算是客人?是那个毕霖。

    止鸢瞪大了眼睛,一副老气横秋的口吻:哦,是小霖,他怎么来了?

    蝴蝶笑着呵斥了一下,说:什么小霖,没大没小,你得称呼他小霖哥哥。他可能要和我们一起生活一段时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