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潜水鸟与蝴蝶 第四百二十八章 天降父母

时间:2019-07-08作者:金枝sh

    回到现在,冷清荷上身穿了件松垮垮的汗衫,下身就穿了条短裤,裸露着双腿,在盥洗室里刷牙洗脸梳头完毕之后。刚准备从冰箱里拿点鸡蛋给自己煎个荷包蛋时,手机响了,踮着脚跑回卧室,一阵手忙脚乱地翻了半天,总算在床脚的被子底下找到了响个不停的手机。

    一看,果然是杜鸥。

    他关心地问她:起床了没有?

    冷清荷拿着手机,坐在床沿上,痴痴说:嗯。你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不知道?

    杜鸥说:我很早就走了,昨晚睡得晚,怕吵醒你,就没叫你。不过我亲过你,你知道吗?

    冷清荷淡淡说:你上班去了?

    杜鸥嗯了一下说:是啊,一早我爸打电话给我,让我快到公司开会,所以我就走了。开完会我就直接上车走了,我要去外地有些事情要办。你什么时候起床的?

    冷清荷摸了摸脸,说:刚起床不久,准备煎个鸡蛋。

    杜鸥说:我可能要在外地呆上几天,答应我,你不会自说自话又走掉了吧?答应我,不然我在外地都不会安心的。

    冷清荷下意识地点了下头,说:你放心吧,出差吧。我这里没事。

    杜鸥又追问了一句:你不会骗我吧?真的没事?

    冷清荷突地一笑,说:我骗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每次都是你骗我的好吧?

    听见冷清荷清脆的笑声,杜鸥似乎安心了不少,愉快地说:那我就放心了,我这里办完事情马上回去找你,你可不许不在?不然我就直接冲到你家去找你了,我可不管那么多。

    冷清荷忽然感觉心底洋溢起一阵说不出的幸福和满足感,说:你放心吧,我真的没事。不和你说了,我都饿死了。

    杜鸥说:清荷,我真的,真的不能失去你,你一定要答应我,亲亲,我的乖乖!

    两个人在电话里就呢喃了一通,方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冷清荷感觉无比幸福,一路跳跃着到厨房去煎蛋。之前的种种心理负担统统被甩掉了,她觉得杜鸥还是依然这样爱她,似乎比之前更爱自己了,这让冷清荷很满足。

    她本来就是个简单的女孩,之前痛苦抑郁是因为杜鸥欺骗了自己的感情,如今幸福愉快是因为杜鸥其实还是这样爱着自己。

    正当她满心期待地等待着杜鸥回来,等来的却不是杜鸥,而是自己的父母。

    这天,冷清荷睡了个懒觉,因为没有去店里,在家追剧,忽然就听见有人按响了门铃,她第一反应认为是杜鸥回来了,就乐颠乐颠地跑去开门。

    门开了,门口站着父亲和母亲,他们神色凝重地站在门口,冷清荷当场就一愣,看着他们几乎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失声说:爸爸妈妈,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爸爸冷志义严肃地看着她,沉着声音说:我们不来?我们不来你就不准备告诉我们了?

    说完,他轻轻推了一下门,然后就自己进屋了。冷清荷不知所以地看着妈妈,妈妈脸色也不好,万语千言化为无比复杂的一眼,然后一言不发也跟着丈夫进了屋。

    冷清荷瘪了瘪嘴,然后关上了房门。他们就站在客厅中央,冷志义直截了当地问她:杜鸥都结婚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和我们说?你还想瞒到什么时候?

    冷清荷顿时有些无措,说:你们,你们怎么知道的?

    说完就懊悔了,这不是自己就承认了?

    妈妈梅珏没好气地说:你怎么这么傻?我都要被你气死了。你不要脸,我还是要脸的。

    冷清荷被说的脸上顿时青一块白一块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解释。

    冷志义率先匆匆脱了鞋,也来不及去盥洗室擦把脸,抹去满脸的汗水,就一步走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下,然后看了眼呆若木鸡的冷清荷,低沉着说:你过来——

    冷清荷胆怯地走过去,就在他对面坐下,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就垂着头坐着不响。

    妈妈梅珏也跟了过来,不声不响地在丈夫边上坐下,顺手把手提包就搁在茶几上。也是一脸焦虑地注视着冷清荷。

    冷清荷此刻被他们这样注视着,感到浑身像是被针扎般难受。但是她天生胆小柔弱,从小到大样样事情都是听从爸爸妈妈的安排,从来也没有忤逆过他们,而且她从来还没有看见父亲母亲同时这样震怒过,所以被吓得不敢吱声。

    冷志义上上下下打量了女儿半天,然后忽然长叹了口气,说了句:收拾东西,今天就跟我们回家。

    冷清荷蓦然抬头,含泪望着他,失声说:爸爸——

    冷志义看着女儿,又是心痛又是恼火,但也无可奈何,说:你还想怎么样?我就搞不明白了。

    冷清荷愣了一下,是啊,自己还想怎么样?虽然杜鸥信誓旦旦,但是这已经成了定局。

    冷清荷说:爸爸,你能告诉我,你们怎么知道的?

    妈妈梅珏在一边憋不住了,破口说:还问我们怎么知道的?亲戚朋友当中都知道了,就我们不知道。我们像个傻瓜一样等着听你们的好消息。我们的老脸都被你丢尽了。你不要忘记,你爸爸在这里不是没有生意,一个亲戚就在这里工作,人家被作为邀请客户参加了婚礼,看到新娘不是你,还特意打电话来问我们,说:咦,你不是说你女儿和他们集团ceo的儿子在谈恋爱吗?怎么新娘是别人?我们当时就听糊涂了,什么结婚?然后他就把那事一说,你说我们怎么回答?

    冷清荷心一沉,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梅珏脸上满是怒容,指着冷清荷发狠说:人家结婚都快过去两个月了,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你怎么不打电话回家告诉我们这个事情?你还住在这里干什么?你准备当他的情人,嗯?你怎么那么贱?

    冷清荷眼泪哗地一下就下来了。她垂首不语,只是默默淌着眼泪,自顾淌泪,也不去擦。

    梅珏声音都开始发颤,尖着嗓门说:我也被你糊弄过去了,还以为那个杜鸥小子只是家里有些原因,暂时缓缓,没想到这小子那么有心机,娶一个再玩弄一个,今天这小子亏得不在,不然的话,我直接和他拼命——

    冷志义搂住了妻子过分伤心而颤抖的肩膀,安慰道:慢慢说吧,你也别太激动了。

    梅珏忽然也垂下了泪水,痛哭着说:你说我们女儿怎么那么傻?那么傻?怎么会这样?

    冷志义安抚了妻子一会儿,然后对冷清荷说:事情已经这样了,收拾东西,今天跟我们回家。

    冷清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直着嗓门吼了一句:不,爸爸,我不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