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妇重生在七零 35.作死(二十五)

时间:2018-08-16作者:狸和鹿

    防盗, 让盗文网注定成为一个傻x, 跳订的天使12时后可看哟

    她刚才根本没听到他的疑问,回头见到沈兆麟还在那坐着不动, 连忙推了他一把让他快速行动来:“你快点去找个地方躲起来啊,快点, 来不及了!”边边开始寻找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

    沈兆麟被他一推,然后好像才反应过来,她是怕被看到会产生误会, 引起麻烦?

    想到别人看到这情形可能会有的猜测,他觉得好像也有道理, 于是也跟着一起左看右看想找个合适的藏身点。

    他刚想走出洞口随便找棵大树躲躲,李茹又急急喊住他:“不行不行,他们过来了!别出去了!”他于是跟着看过去,果然坡顶上出现了手电筒的灯光, 并且看起来已经离得很近。

    他现在出去很可能还是会被看到, 他就觉得没必要再躲了,走回来对李茹:“不如算了,应该不会有事的。”但李茹明显和他有不同想法,果断扯住他往山洞里侧一推:“躲里面吧!那么黑, 他们看不见!”

    沈兆麟被她焦急的情绪带动,又觉得这也许是唯一的选择了, 只好按她的那样往洞内更深处走去。其实到底了也没有多深, 好在的确足够黑, 就算没东西挡着也看不见人。

    李茹从火堆中抽出几根木头按灭在地上, 让光线暗了一半。洞内已经完全看不到沈兆麟的身影,她这才松了口气回头看向外面,果然有几个人正在陆续跳下斜坡,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手电筒。

    她又灭掉烧得最旺的那根木柴,这下光线比最开始起码少了一大半,只能照亮一两米以内的地方。

    突然,她发现沈兆麟的上衣还摊在几步远的地上,来人已经走近,时间已经很紧,她孤注一掷扑过去,拽住衣服往洞里边就是一扔。

    李军穿着雨衣,拿着手电筒,最先走进山洞。李茹还是保持饿虎扑羊的姿势,左手在身体的遮掩下挪到肚子那里捂住,然后慢吞吞地坐起来回到原位。

    “茹,怎么在这不回家?你怎么趴在这?哪里不舒服吗?”李军焦急地问道。

    后面跟着走过来的是同样装备的李正阳、李艳还有一个瘦的姑娘,李茹一时间不上来她的名字。

    他们脸色泛白,看上去肯定淋了好长时间的雨,此刻都专注地盯着李茹,担心她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没什么,刚才肚子抽痛了一下,现在没事了。”她放开手恢复正常的样子,还拍了拍肚子表示自己没问题,然后眨巴一下眼睛抬头看着关心自己的亲人,“我就是想在这避雨,结果不心伤到脚,走不了路,只好在这等雨停了。大哥,你们在外面找了我很久吗?爸妈呢?都没事吧?”

    李军:“爸妈都在家里等,没什么事。你脚怎么伤着了快让大哥看看。”

    李艳也早就注意到她一只脚包扎着,一直蜷着没落地,听了立马蹲下来要看她的伤口,李茹连忙拦着不让,解释:“我敷过药了,就是衣服湿了好不舒服,太晚了,我们回去再吧!”

    李正阳这时损她:“下个雨,你连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了,可真行。”

    李茹看在他也冒着大雨出来找自己的份上,没像平时那样和他针尖对麦芒,李艳却瞪了李正阳一眼。李正阳撇撇嘴昂起脸,不再话。

    “茹在这等那么久肯定饿了,哥,我们就听茹的,先回去吧。”李艳。

    “行,你拿着我的电筒,我来背茹。”着他就打算脱掉自己的雨衣给李茹穿上。

    就在这时,待在一旁,从来到就没什么声气的姑娘话了,李茹见她刚刚好像一直在往洞内看,有点担心她会不会看到什么、出什么。

    那姑娘对李军:“不用,我带了一把伞,你的雨衣太大她也不合穿。”她转向李茹:“我撑伞就好,你可以穿我的雨衣。”完她一秒都没停顿,利落解下了身上的雨衣,直直伸手递到李茹面前。

    大伙儿都有点懵。

    李艳比其他人更快反应过来,接过雨衣没让人家停在那太久,然后对那姑娘笑着:“泥鳅,谢谢你啊,那么热心来帮忙,还让出雨衣,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就跟我们啊,茹,你要记得谢谢人家。”

    “不客气。”平平的声音好像没有什么情绪在里面,完她就退后一步,沉默地又低头退回到阴影里,好像故意不想让人看清她的样子。

    李艳快手快脚地帮李茹穿上雨衣,然后帮着李军把人背了起来,心托着她的脚防止被误伤,李正阳也过来帮李茹系好帽绳。李茹就像个孩一样被他们摆弄着照顾着。

    一种被所有人关怀着的感觉,让她心里暖洋洋的。

    李正阳还蹲下来把她一边鞋子拿在手上。大家准备走出山洞,李正阳突然:这怎么有两把镰刀?

    李茹心里咯噔一声,连忙:“原本就在这的,可能以前谁落在这里的吧。”

    李正阳听了也觉得有可能是,没再质疑。李茹却发现那个叫泥鳅的姑娘正在定定地看着镰刀旁边,好像看到了什么值得关注的东西似的。那正是沈兆麟刚才躺过的地方。

    她心有不安地想:这姑娘到底何方神圣啊,怎么好像侦查犯罪现场似的,这么暗的光线,莫非她还能看出那里有人刚刚活动过的痕迹?

    好在没有人再什么,他们终于可以离开。

    在路上,虽然大雨还是隔着雨衣雨伞在他们头顶砸出嗒嗒嗒的响声,路滑走得很慢,偶尔也电闪雷鸣,但一行人还是顺利回到了家。

    李茹把雨衣脱下来,泥鳅拿起来就准备走,李艳赶紧推李正阳让他去送送。

    李正阳对着天花板生闷气不太肯的样子,却在自家二姐凶狠的目光中败下阵来。泥鳅就像她的名字一样走得飞快,他只好无奈地跑了几步追上去。

    这时差不多晚上九点钟,李母听完她大半天的遭遇,啧啧叹着,听到她被镰刀割伤了脚,连忙找来红药水帮她消毒上药。

    刚弄好伤口,李父就端进来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澄黄的鸡汤底,白白的细面,上面半边铺了炒香的猪肉,半边窝着两个荷包蛋,还撒了许多嫩绿嫩绿的葱花,闻着就鲜香无比,让人食欲大振。

    李父把炕桌摆好,筷子勺子都塞到李茹手上,就差亲自喂她吃了。他慈爱地关照道:“吃吧,心烫。”李茹夹了一大口吹吹,迫不及待地吃下去,这才发现自己是真的饿坏了,又热热地猛喝了口汤,抬头对围在旁边关切看着她的家人傻乎乎地笑起来。

    李正阳这时正好送完人回来,见到有吃的马上叫嚷着“我也要我也要”。李母看他一眼,突然拍了下脑袋:“哎呀,倪那姑娘晚饭吃了没呀?忘记留人家吃点东西再让她回去了,这姑娘也是,走那么着急干啥呀。正阳,这样,面给你留着,你先给那孩子端一碗送过去,回来再吃。”

    “妈!还送呀?”李正阳诧异得都变音了,嘴巴都没合上

    “快过来。”李母已经往厨房走去,看起来根本没在意他的意见。

    李正阳回头看着李茹在炕上舒服地靠着,欢快地唆着面条,闭紧了嘴用鼻子用力吸气呼气。他觉得自己应该不是亲生的,脸黑黑地“哼”了一声,才认命地准备往外走去。

    李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赶紧叫住他:“二哥,你等等。”

    李正阳没好气地回头,“干嘛。你叫我二哥准没好心。又有事求我帮忙了吧?”

    李茹嘿嘿眯眼笑,看其他人已经走远了点在做各自的事,她努力用娇娇的声音声地:“二哥,你过来点,我求你个事。”

    李正阳大爷似的走过去,拽拽的样子:“吧。”

    李茹刚才不敢让沈兆麟出来是怕有外人在不好解释,但对着自家人她还是放心的,就算白送给李正阳一个把柄她也认了。而且不出来,她也想不出能找什么借口让他帮忙。

    她把事情的原委了,然后让他待会送面过去时,顺便去看看那人回来了没有。毕竟是为了帮她才会发生的事,不确认他的平安她总不能放心。

    本以为会被李正阳趁机嘲笑一番,结果却没有。他只是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高深莫测地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十分复杂十分有内涵,但正好李母在厨房门口催他,他也没多,只简单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李茹深知他睚眦必报的本性,只是这时也没精力去想可能会怎么被他勒索了。

    她吃饱了就瘫在了炕上,正好李艳捧着水盆走进来,就她:“刚吃饱怎么能躺着,快起来先坐一会儿!不然心你胃又疼。先泡个脚,去去寒。”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