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妇重生在七零 32.作死(二十二)

时间:2018-08-16作者:狸和鹿

    防盗, 让盗文网注定成为一个傻x, 跳订的天使12时后可看哟  李茹知道自己不轻,他背着自己跑那么快一定很累。

    但她怎么劝他也不听,甚至都不理她, 只偶尔稍微慢下几步把她往上颠一下让她不要掉下去。

    天空炸开惊雷, 震耳欲聋,让人心惊胆战,似乎下一秒就要到自己身上。

    李茹不再干扰他,也试图尽力配合减轻他的负担。

    比如她试图只用单手勾住他肩膀, 腾出另一只手帮他挡着眼睛上方,减少雨水打在脸上影响他看路, 麦草高低不齐,路况复杂, 要是再踩把镰刀或栽个跟头, 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天很黑,四处再看不出金黄亮色,麦都像是被大雨打趴了,打奄了。

    她记得刚才太阳的方位应该还是下午四点钟的样子,现在的天色却好像一下子到了傍晚六七点一样黑, 还是冬天傍晚的那种黑。

    她不知道沈兆麟是要带着她往哪里躲雨,要跑哪里去。

    他们本就离麦场很远, 现在回头都看不到麦场的影子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她问了好几句, 周围雨声雷声很大, 他也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没力气回答, 只一个劲儿地跑。

    后来她就不问了,因为问了也白问。

    他们在这似乎空旷无边的麦场上跑,李茹甚至都分不清方向。

    时不时有巨大的闪电在头顶或天边劈开长空,只让她想起世界末日般的场景。

    而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在逃命。

    可能是几分钟,也可能是更久,他们离开了麦场,很快看到一个比麦场要低矮一点的地方。

    下坡的时候有点难,沈兆麟一个人可以直接跳下去,但下雨路滑,背着人容易重心不稳摔跟头。他先把李茹放在坡边上,自己跳下去,再让李茹跳下来他接住她。

    情势所急,李茹也没时间去想别的事,果断往下跳,他也稳稳地接住了她。

    当他们终于进到一个山洞之后,李茹赶紧推开他自己单脚先着地跳了下来,一瘸一拐地找块石头坐着就开始看脚伤。

    沈兆麟把她放下来后就瘫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一时间两人谁也没打扰谁。

    她发现他们所处的这个山洞是个天然避雨的好地方,洞口矮,越往里地势越高,雨水灌不进来。

    洞里面好像不深,但黑乎乎的。

    她只希望这不是什么野兽的洞穴,也不要有什么蛇虫鼠蚁出没。

    气温很低,她打了个冷颤。

    她想到在山洞里一般都可以生火取暖,可她全身都湿透,没有带打火机,外头就算有木头,也肯定全都被淋湿了。

    就算她会钻木取火,也得有干木头啊!

    无奈之下,她只好抱住自己,想要忽略冷雨浸湿的衣服贴在身上的凉意。

    沈兆麟看起来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虽然在男知青里算体能不错的,但终究不是干农活长大的庄稼大汉,能背着她跑这么远,已经差不多到达极限了。

    ……

    暴雨并没有如大家所想的那样是过**,看起来一时半会都不会停。

    麦田里,很多人一开始还是想尽量多抢收点粮食,但见到别人跑了,雷声又那么可怖,自己拼了条命也不划算。

    毕竟是吃大锅饭的时代,人都有私心,又不是建设兵团有严格的纪律。

    有人就想:别人不干,凭什么自己要干?

    于是慢慢也都开始往麦场能避雨的地方跑。

    但后面来的人都已经找不到地方站了。

    反正淋着也是淋着,很多人就干脆冒着雨往家跑了。

    剩下来的人看这雨越下越大,好像老天爷撕破了口袋一下往下倒水,雷又响得可怕。

    不知谁提了一句“这是木头屋子,听木屋下避雨也是会被雷劈的”。

    很多人一下子就慌了,看天色一直在变黑,也担心拖下去今晚都没办法回家,干脆也跟着跑了。

    ……

    山洞里,沈兆麟渐渐缓了过来。

    他身上都是湿哒哒的衣服,穿着难受,坐起身来就想脱掉。

    他脱衣服的速度实在是快如闪电,李茹想起来要阻止他的时候他都已经把衣服扔到一旁了。

    她只好假装并不在意。

    事实上她对沈兆麟也并不如他以为的那样陌生,没有第一时间防备也是正常的。现在不特地提出来,起码还可以避免多一点尴尬。

    而沈兆麟其实也是脱完之后才意识到,他好像无意中在一个大姑娘面前耍了流氓。

    但衣服都扔到一边了,再穿上也怪怪的。

    他只好也假装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一样。

    他突然想起李茹刚才好像伤到了脚,连忙问她:“你的脚怎么样?”

    李茹一直刻意忽略那点不适。她刚才估计是倒霉踩在什么很尖的东西上了,没准是别人扔在麦场上的镰刀,直接穿破了她的鞋底,扎进了她的脚底心。

    但她不敢掀开去看,反正还能忍,还是回去了再看看怎么处理。

    可这么大的雨,怎么回去啊?

    她只是淡淡地:“没事。”

    沈兆麟却好像看出她眼神的躲闪,像是没实话。

    而且刚才看她痛得站不起来的样子,肯定不是事。

    他才刚靠近了一步,试图看看她的伤,她察觉到,立马侧了过去,表达无形的抗拒。

    他也不好直接过去强行拉她的脚来看,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刚才不顾她意愿背她,完全是逼不得已。

    他知道这雷雨天气在空旷的地方也不一定是安全的,更不要她还犯傻地要跑去大树底下。

    想了一下,他半调节气氛半解释地:“我以前见过一个人暴雨天放牛,人和牛都被电死了。留下心理阴影,特别怕打雷还在高危地带呆着。”

    李茹默了默。

    沈兆麟心想,她有伤不治总不是办法。

    但又不能硬来,只好慢慢哄。

    他本身不是多会哄人的人,这时见她跟只被雷雨淋傻了的鹿似的,也不敢跟她急。

    只好带上一副严肃的面孔跟她讲道理,还不知不觉地放柔了声音:“我刚看这雨是越下越大,没准儿就跟上次那样是场特大暴雨,一时间停不下来,不冒雨走的话我们一时间也回不去。你不及时把伤口包扎一下,回头失血过多或者伤了筋骨,心下半辈子变瘸子咯。”

    他故意得吓人,也是想得严重些好引起她的重视。

    她不是受不起惊吓的姑娘,但想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刚才那样端着,也许是不肯轻易在对方面前示弱的心理。

    但也没必要自己坑自己,要真的伤到筋骨或有什么大问题,懊悔也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她松开了扣住双膝的手,侧身避开他的视线,慢慢脱开了脚上的解放鞋,再忍着痛脱掉了袜子。

    血水早已染红了鞋后跟那一片的鞋底和袜子,靠近脚跟的地方被拉出一道口子。

    刚才被装满雨水的鞋子浸久了有点泛白,伤口有点被新冒出来的血粘住,本来已经不怎么流血,这下脱袜子可能牵扯到伤口,又汩汩流出一些血来,**辣的疼。

    她咬着唇努力不发出声音。沈兆麟一看她果然不止是扭伤,还有那么大个伤口,一下子紧张地走起来,让她避之不及。

    “是踩到镰刀了吗?”他心地靠近看她的伤口仔细看了看,问道。

    李茹只好点了点头:“可能是,我没看清楚。”

    沈兆麟也知道刚才自己拉着她跑得多急。

    那时一心只想着不能暴露在旷野上和雷鸣闪电之下,没考虑得那么周全,也根本不怎么看得清路,完全是看运气。

    “要是镰刀割伤,必须得尽快消炎,不然我担心会破伤风。但问题是,这里没有药物。”

    到这里,沈兆麟意识到自己虽然好像救了她,又似乎把她一起拉进了困境。

    但他很快就抛开无谓的想法,心知当务之急是先把伤口处理好。

    他四周转了转,没在洞里找到任何野草,又站在洞口往外张望,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毫无预兆地往外跑。

    李茹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什么意外情况了。

    但她连走都走不动,勉强站起来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重新出现。

    手里抱着一大堆东西,看起来好像都是野草。

    她松了口气。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他不会回来了。

    门终于被打开,她有点欣喜地抬眼看过去。一个很高的男人跨进门洞,把钥匙放在门边架子上,反手随意阖上门,姿态熟稔得好像这是他自己的家。

    然而,这就是他的家。他随手脱下外套,径直朝她走来,那张让她迷恋无比的俊脸上带着冷冰冰的神情,高大的身躯透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

    “你又想玩什么花样?”他的声音很好听,语气却冷淡无比,像一盆冷水浇灭她的热情。

    他经常对她的就是这样的话。

    你又想怎么样?

    你又想吵什么?

    ……

    好像无论她做什么,他都觉得是在无理取闹。

    他一不耐烦,她就会忍不住想跟他吵。

    他看她的眼神经常透着一股厌烦。

    但他对着苏艺会是怎么样呢?心疼?怜惜?遗憾?

    每次只要想到这一点,她都控制不住想用刻薄的话狠狠攻击他,想让他也被刺痛,甚至发怒都好,总之就是不想让他好过。

    ……

    画面无逻辑跳转。

    她一个人在家里,偷偷试着商店里买来的红裙子。

    她第一次买布料剪裁都这么精细的裙子,忍不住想走出去在大院转转,希望更多人看到。

    苏艺刚好走出来,从头到脚扫了她一眼,冷笑了声移开目光,明摆着是在嘲笑她,然后腰一扭,骑上单车就走了。

    等他回来,她特地在他面前走来走去,但他就是跟什么都没发现一样,啥也没,只问她怎么还没饭吃,她气呼呼地去换回旧衣服做饭去了,在他最爱吃的菜里加了两倍的盐,气得他头发都竖起来。

    ……

    她买菜回来时经过前院,听到苏艺娇笑着在那跟人:“她又胖又土,穿啥都不好看。”旁边的人就附和:是啊,你这样的身材穿裙子才美呢,怪不得那么多人追你。我看啊,沈兆麟心里还是喜欢你的吧?

    她撸起袖子正准备干架,沈兆麟比她晚了几步,根本没听到那些话,只是赶紧拦住了她,苏艺脸色一变,无辜地假哭:“我们只是聊聊天,又没做什么,干嘛突然要打人呀,好可怕……”

    她简直想要撕烂苏艺白莲花似的脸,他却强行把她拉了回家。

    他跟人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人家未必是你,没准是你听错了……

    两人一言不合大吵一架,她把他赶到沙发睡了一个星期。

    ……

    画面又跳。

    苏艺家里人生病要住院,他跑前跑后,还主动提出借钱,比人家亲人还积极。

    她在家大发雷霆,直到深夜他才回来敲门,她故意把门锁住不让他进屋,冷嘲热讽,不管他怎么解释都不理会。

    ……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