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妇重生在七零 29.作死(十九)

时间:2018-08-16作者:狸和鹿

    防盗, 让盗文网注定成为一个傻x, 跳订的天使48时后可看哟  刚刚教训完周莉后, 李茹放下一句狠话:“再让我听到你想毁人名声,我见你一次, 打你一次。你大可以上派出所去告我,你猜到时大家是信你的鬼话,还是站在我这一边?”

    没错,她就是明摆着仗势欺人,就是明摆着威吓她。

    被打懵了的周莉一直认为李茹那傻大妞只是看着厉害,心肠却不够狠, 手段也不够看,完全是个纸老虎。真没想到她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能会道,还敢这么狠地打人。

    她也知道自己这次不会得什么好了,根本没人会站出来为她话。在连队里周莉一向被认为是“最红最专”那种人,经常打报告别人有不良作风, 巴不得弄得人家被整死她才高兴, 所以人缘一直不好。

    这次可真是常年玩鹰的却让大雁啄了眼,她可能昏了头才会跳出来和李茹对着干。

    她不再敢不要命似的大声嚎叫, 只是缩着肩膀捂着脸, 一抽一抽地声哭着,还是同住的一个老知青姐姐看她可怜, 才半劝半扶地带她回去了。

    虽然李茹现在的人缘也没好到哪里去, 但这次明显大多数人都更支持她。而且她的父母兄弟亲戚给力啊。

    真要闹到派出所去, 李茹也不后悔。因为这种事情, 光费口舌是没用的,传来传去不成样,不给大家看到你的态度,没准人家还觉得你心虚理亏,站着话不腰疼的人到处都是,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一句话会不会毁了一个人。活人能被人的唾沫星子给活活淹死。

    而且她也不怕。要是以前的她,可能只会一股脑地骂人,吵不过就一句话——“我要告诉我家里人!”“我要告诉我大舅!”

    她大舅是镇上的公安,她只要那么放出这句话,再大的孩子也不敢跟她争地盘,或者玩游戏时胆敢把她赢得太厉害……

    到大了一点,不那么爱满村子打闹,她也不那样威胁人了,但还是谁都不敢欺负她,都记着她有个一身膘子肉的厉害公安舅舅呢。

    ……

    这些在她身边被她“威慑”着长大的同龄女孩,此时好像完全忘了她们过去对被她无情欺压的苦逼经历,四五个人不由自主地齐齐聚拢到李茹的身边,看着她的眼神好像她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其中最夸张的就是梅子。

    梅子和李茹家住得最近,以前碰上了会一起上学,两人交情还可以。她本来都走到半路快到家了,却还是耳朵很灵收到风就跑了回来看热闹。

    她最先忍不住开口感叹:“李茹你今天真是太厉害了!打得她屁都不敢蹦一个出来,我最反感那种人了,自己是个女的,还专门针对女的,也不管会把人家害得多惨。”

    另一个叫燕的女孩连连点头:“就是。我姥姥家那条村,以前有个嫁了两年的媳妇,被一个干部摸了,她去告状,结果你猜怎么着吧,那女的被人指指点点她不干不净,最后被逼得跳河死了,最惨的是她当时还怀着孕,刚浮上来整个人肿胀得可怕,肚子也是……”

    大家露出惊恐的表情,忙追问:“那个摸她的干部呢?惩罚了吗?”

    “问到点子上了,据没啥事,只是被调了职,照样当着他的干部,领着公家工资,没事人一样活得好好的。”燕。

    梅子愤怒捏拳:“真是没天理,这种人怎么没有天收了他!”其他人也附和着咒骂。涉及到对女性的不公正待遇,所有女性都很容易一下子同仇敌忾起来。

    燕在众人的怒火上再添一把柴:“而且听那女人的丈夫也不怎么伤心,好像听信了村里的闲话,甚至怀疑她怀的那孩子不一定是自己的。”

    “啧啧。好可怜,可能这才是她活不下去的最大原因吧。”

    “吃人的旧思想……”

    “总之,李茹今天收拾那个坏女人就收拾对了,为民除害!”梅子不忘总结自己最开始想表达的观点,又笑嘻嘻看李茹,“嘿嘿,实话,我以前看见你,还以为你只会恃强凌弱、蛮不讲理来着。”

    几个女孩也笑了,心照不宣。有人打趣道:“梅子这成语水平可以啊!”

    李茹也看着梅子笑着:“那现在如何。”

    梅子眼珠一转,道:“现在呀,我觉得你就是那锄强扶弱的女英雄、女将军、女…… 霸王!”后面是故意逗大家的,后半句还用上了她们这里地方戏剧的唱腔,整蛊作怪地翘起了兰花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几个人爆出大笑,静默的夕阳下,有炊烟袅袅的村庄,也有这群青春活力女孩们的欢笑声。

    ……

    晚上,李茹的“英勇事迹”也被家人知道了。李军皱着眉先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李茹自是和盘托出,只撇除了赵勇找她了什么话那部分没。好在李军也没细问。

    一家人都无比气愤,因为这种事可大可,稍微处理得不好,被人咬死了,就很麻烦。李父早年见过类似的事情不下十桩,也觉得李茹这处理方式可以算是,所有不是办法中最好的办法了。

    李母在感慨庆幸过后,揪住大儿子和二儿子责怪起来,他们跑得那么快做什么,不知道等一等自己妹妹,差点就出大事。

    李军和李正阳刚刚还在为李茹遇到的事愤慨激昂,被骂了虽莫名委屈也不敢反驳,李正阳忙做出求饶的手势,并偷偷向李茹求救。

    李茹过去抱着李母的胳膊撒娇,让她别怪哥哥们了,再她自己也不了,哪还需要哥哥整天跟在身后的,那不让人家看笑话吗,他们都已经觉得我不好相处了。

    李母不再盯着李军兄弟,反过来轻轻拍在女儿的背上,没好气地:“不好相处也好过被人欺负,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些人的心有多坏,就看不得周围的人比自己好。自家的人不护着自家人,就让人家轻易欺负了去?”

    李茹连忙点头陪笑:“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妈,你就别念我们了。我以后肯定更醒目更机灵,保管不会让人欺负,大哥二哥也会照顾我的,二哥你是不是?”着还举起双手带着讨好地给李母捶着左肩。

    “是是是,当然是,我就你一个老妹儿,可不得罩着你!”逃过一劫的李正阳也赶紧过来给捶起了另一边肩膀,凑趣卖乖。他们这边习惯子女分开排行,按年龄先后,李茹有大姐、大哥,还有二姐、二哥,她是全家的老。

    毕竟有惊无险,一家人气氛也渐渐不再那么紧张,开始起其他事。

    李母笑着眯眼享受了一会儿子女的孝顺,然后想起一事又睁开眼去看李茹:“五丫头,你跟你那对象,最近谈得怎么样了?今天这事他肯定会知道,你到时可得好好跟人啊。”

    李茹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傍晚那事一打岔,她不仅忘了考虑怎么和家里人,也忘了白天苏艺从她这被气走的事。

    现在气氛不错,时机正好。这事本身就适合快刀斩乱麻。

    李茹继续给李母捏肩,歪着头四分气愤三分不耐还有三分撒娇地:“妈,我不想嫁给他了。”

    所有人都愣了一秒,好像并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李母回转身体抓住李茹给她捏肩的手:“五丫头,你啥?”

    “我我不想嫁了。”

    “为什么呀?是不是那子对你不好,还是他不想负责任了?”李军在门口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站起身向她大声问道。

    “你们别激动,先听我。”李茹一边做出安抚的动作,一边慢慢道来,“你看,那个苏艺一直觉得我抢了她的人,中午还来找我示威,感觉是不肯罢休的。下午那个周莉又想来给我泼脏水。俗语’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我不想花那么多心思去和她们斗,不然就算没被害死,也要被烦死。”

    二哥李正阳关注到一个点:“苏艺来找你麻烦了?”

    而李军紧接着问她:“是不是那子给你委屈受了?”李茹想是,但那也是上辈子的事情了。现在的话,“我就是为了避免以后受委屈才这么决定的。现在他们算哪根葱,我是那么好欺负的人么?我就是很烦和他们扯上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也不觉得那人有什么好争的,她喜欢就让他拿去吧,我不稀罕了。还有,大哥你也别再什么负不负责的话,别人听了还真以为我和他怎么样了呢!”

    李茹完观察了一下家人的表情,都挺凝重。但目前来看并没有引起激烈的反对。

    “这事我要和你爸商量一下,虽然之前我们就不同意那子,但现在都过礼了,周围人也都知道了,退亲了姑娘家名声肯定受影响,这不是一件事,你得好好考虑清楚了。”

    李正阳也:“就是,虽然老哥我也看不惯那子,但又不是他自己对不起你,这情敌一来挑衅,你就拱手让人了,也未免太怂了吧?”

    赵村长心里这个急呀,早就不靠谱不靠谱,可这傻儿子就是不信。他们让赵六去跟人家断绝关系,可不知怎么的,两人好端端出去散步,女知青转头就去知青联把赵六告了一状,他意图强迫自己做坏事。当时刚好附近有一群女知青经过那片麦场,大老远就看见他俩拉拉扯扯的,连忙制止了,才没酿成大祸。

    赵六当时就被几个人绑起来带到了知青连党支部,但他怎么问都不肯承认自己起了那种坏心思,他是苏艺主动拉着他的手然后一些奇怪的话,造成了一种他在拉扯苏艺的假象。

    听到的人要么哈哈大笑,要么直接露出鄙夷的眼神:这种瞎话你也能编得出来,人家苏艺好端端的干嘛要拉扯你,而且人家怎么拉得过你一个大伙呢。谁都不会相信这个鬼话。

    但李茹却是有八分信的。

    虽然她连现场什么样都没见着,也没见过赵六长大后长什么样,但她清楚记得上一回,赵六可是老实巴交地等了苏艺好久,直到苏艺回城一年了他还一直惦记着,不肯找媳妇,当年被苏艺吊了那么久,也没听见有为难过苏艺,怎么这会就发生了这种事呢?再,要真想使坏,也该去找玉米地、高粱地之类的去钻才不容易被人看见,麦地,不明摆着等人捉个现成的么。

    如果这是苏艺故意设的局,那她可真是很大胆了,等于拿自己的清白搏了一把。以前多的是被性骚扰的女知青含羞忍辱,最后被逼疯被逼死的都有,她居然敢铤而走险使出这一招。心够狠的人,为了目的也许真的会不择手段。

    但李茹毕竟也没证没据,而苏艺那边可以为她作证的人可有的是。牵涉到她,这事难得地轰动了整个清河大队的所有知青和干部,尤其是男知青们特别愤慨,坚决不肯让苏艺受委屈的事轻易过去。李茹后来听之后,也不得不感叹,人长得好看,果真是有特权的。

    事情闹了好几天,听最终结果是,判定性质恶劣,但情节不算严重,从轻处理,撤销赵六父亲赵国强的村支书职位,而苏艺额外获得工农兵大学生入读名额,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这可是比上辈子早了足足一年。那时恢复高考没多久,知青群体产生不满,连续发生请愿行动,到第二年,才准许他们回城参加高考。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