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妇重生在七零 25.作死(十五)

时间:2018-08-16作者:狸和鹿

    “哇, 我都多久没来这边了啊,李茹,你还记得我们以前经常在这里捉迷藏吗?这棵树都这么高了!”梅子目不暇接地看着周围的景色, 啧啧称奇。

    “是吗,我上次来看着没什么感觉, 可能是你太久没来了。”李茹之前的确没怎么留意,这些记忆都快消失在漫长的时光角落里了。

    “那也是, 得有三四年了吧。平时也不经过这边。铁蛋你们平时会来这边玩吗?”梅子回头问自己的弟弟。

    铁蛋不屑的眼神:“这边有什么好玩的,我们都去村头空地那边玩。”

    梅子不忘提醒他:“你是不记得了吧, 时候你可没少跟着我们来这边玩, 我一边跟人翻绳, 一边还得分出手去给你擦鼻涕,害我老是输,可真是烦死我了。”

    “你胡!我才没有!自己不会玩还赖我。”铁蛋气得跳起来。

    “哼,现在你不承认了, 以前还不是老哭鼻子央我带你出来玩……”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吵起来。

    李茹听着他们姐弟斗嘴也很乐,他们一行人慢悠悠地走着, 仿佛又回到了时候。那时人还更多,他们一堆大孩子带着一点的孩子到处乱窜, 真的跟山大王似的呼风唤雨。

    可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 李茹终于碰到让她吃瘪的人了。

    赵庭运一看到她,就干脆利落地把门关上了。

    这, 就是传中的, 闭门羹吧?

    第一次尝到, 还真的觉得……

    蛮丢人的。

    尤其是在梅子和铁蛋面前。

    他们从到大一直觉得李茹是无往不胜的,还从没见过敢对她这么不客气的人。

    梅子只看到个一闪而过的影子,连脸都没看到人就关门了,她反应比李茹还大:“这人谁啊?话都没有一句都关门,也太没礼貌了吧?”

    李茹赶紧捂住梅子还在絮絮叨叨的嘴,这姐妹虽然是站在她这一边,但也是太实心眼了点,把这祖宗得罪了可不行,他们这条村总共就没几个爱学习的人,短时间内要想找到人教,这是她为数不多的希望了。

    李茹还是第一次这么深刻感受到二哥在家时的好,虽然他嘴贱又自恋,但没有他在,很多事还真不方便。

    比如,如果现在有二哥在,就可以通过赵庭林下手,起码还有求个人情的机会啊。

    现在连屋都进不去,更别求情了。

    不过,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现在的门都是在背后用木板拴着的,往往不到晚上不会拴紧,也就是往里推,还是会出现条缝隙。

    李茹拉铁蛋他们走到一边,低声嘱咐了几句。

    铁蛋走回去试了下,果然,门上只插了一道木门销,轻轻一推,就能看到院子里的场景了。

    铁蛋按李茹的意思叫了几声。

    “赵大哥!赵大哥!”

    赵庭运脸色很不好地出来,却也没找刚嚷嚷完的铁蛋算帐,视线直接而准确地朝李茹所在的角落射过来。

    这人还挺会找矛盾的中心和重点嘛!

    李茹勉力镇定地走上前去。

    他神色淡淡:“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茹:“不怎么样,还是想求您帮个忙,给我讲课。”

    赵庭运皱眉看她:“你就不怕被人闲话?”

    本以为还是张口就会拒绝,没想到他居然会问出这么一句,让人无端觉得多生了一丝希望。

    李茹忙:“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还能给规矩弄死?”她是想表明决心才这么的,也没怎么仔细想过,更没发现赵庭运听完之后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你怎么敢确保?”他声音阴寒,让人想起坠入冰河里的铁。

    “我是,我们可以机灵点嘛,比如,你可以到我们家来,我家里有父母兄弟在,你不我不,哪能知道你是来找谁呢。当然,这个前提是,你愿意到我家上门来帮忙。那我就真是感激不尽了。”

    “你想得挺美的,可我为什么要帮你?”

    愿意谈条件就是有机会。

    “你有什么条件?”

    “没有。”

    “你愿意无偿帮我?”

    “我没要帮你。”

    “……”

    这不是来去还是一个意思吗?!不肯帮为什么却给她一丝能谈条件的错觉和希望?

    梅子和铁蛋一直在背后几步远的地方看着他们话,梅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来拉李茹:“算了算了,何必呢?再找找别人吧。”

    李茹也做不出撒泼打滚的事情,被拉扯着也没反对,被拉着退后了几步,但心里还是不舍,所以转身走了几步后,还是回头默默看着赵庭运也转身往家里走的身影,满脸失望。

    突然,她看到赵庭运停住了脚步。

    他侧头,突然问了一句:“你什么条件都能答应吗?”

    李茹不走了,正想要回答。

    梅子狠狠对她使着眼色:肯定不能啥都答应啊!

    李茹想了一下,微笑:“那倒不是,要看你的要求是什么。”

    赵庭运低笑一声,似乎她还是第一次听见他笑。

    他:“你过来。”

    李茹走近了一点,而梅子他们慑于赵庭运散发出的生人勿近的气场,并不敢贸然靠近。

    他以只有李茹能听得到的声音了一句话。

    “我要你去报复一个人。”

    听了赵庭运的要求,李茹在家考虑了两天,中途还接到了泥鳅报平安的电话。

    从这一点能看出,泥鳅真是家教很严谨的孩子,就因为李茹那天去送了她,她就一直记着要给报声平安。

    李茹忍不住对比,要是她的亲二哥能有人家一半懂事就好了,离家出走就算了,都跑外面去了,还不懂给家人来个音信什么的,站在大人的角度,真的无法不对泥鳅这样的孩子多一分喜爱。

    不过她其实也没资格什么,毕竟她自己曾经也是走就走,一点都不顾及家人感受,和现在二哥比也没好到哪里去。

    泥鳅她父亲做了个手术,需要轮流陪侍,短期内可能是回不来了。李茹让她好好处理家里的事,什么时候回来再一声,她去接她。

    回家后,李茹思考再三,还是去找了赵庭运。

    两天前,他提出一个要求,让李茹采取他提出的复仇计划。

    计划是她负责把苏艺约出来,而他会把赵家六引到同一个地方,下药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到时,苏艺与人通奸的事就板上钉钉。

    任她之前再怎么假装无辜,甚至这次再想洗清自己都好,别人都会质疑一点——她为什么会愿意出来见赵六呢?

    被人看见那次可能是被强迫的,可这出来私会,还不是她自愿才能做到的么?

    “……如此,也算洗涮了赵六的清白,还圆了他那个痴情种的一个心愿,也算两全其美。”

    李茹被这其中包含的巨大的信息量惊呆了。

    他怎么会知道她和苏艺那些事,还能知道赵六是冤枉的?

    又为什么要制定这样的计划帮她报仇?

    还有,为什么觉得她约苏艺就一定能把人约出来呢?

    她把疑问一个个问出,赵庭运的表情就好像这些疑惑根本不值一提。

    “你们的恩怨全村都知道,赵六是我同学,懦弱无用,但又不是完全没脑,怎么可能会大白天的选个麦田来欺侮人?装也不找个合理点的场合装。

    我就是看不惯有人无事生非。至于你,你约她出来,她就算跟人人家也不会信。你俩本是情敌,又是撕破脸的关系,她要是扯上你,别人肯定觉得她是撒谎,到时就铁定翻不了身。”

    这一环接一环的算计,李茹真的目瞪口呆。这赵庭运该不会是从古代宫斗剧中穿越过来的吧?

    “对不起,这件事我做不到。”

    他似乎有点意外:“为什么?你不恨她吗?她三番四次想毁你名声。”

    “她也受到她该有的报应了。”

    赵庭运哂笑一声:“区区一个入学名额,你就解恨了?但凡她有一次污蔑成功了,你可能今天就没办法站在这里了。”

    李茹没有反驳这句话:“我其实也一直在努力做到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她用心险恶,我防备的确不如主动出击更保险。可是我过不了那关,在她已经落魄的情况下,我再这样做,等于痛打落水狗,亲手去毁掉她整个人。”

    “她不是也想毁掉你吗?”

    “她是无中生有,我这么做却是设计陷害。她应该得到惩罚和付出代价,但不应该是这么惨重代价。”

    “那你就等着她下次再来毁掉你?放虎归山,养狼为患,你这样和傻子有什么区别?她害你之前,会考虑你有什么代价吗?”

    “这就是为什么我和她不可能相同!对付恶人,难道就一定要用恶人的法子吗?那我和那些阴险人又有什么区别?”

    他很直接地:“还真的没错,对付恶人不用更狠的方法,又怎么能达到报仇的目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这个道理,我以为你是明白的。”

    他笃定的样子,好像当时他也在场亲眼看着似的。李茹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双眼睛安在村子里,她想不通一点:“你为什么会这么想看我报复她,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呢?”这是她想了两天都没明白的地方。

    他移开目光,语调凛然:“没有好处,也许我就是想看善恶有报,罪有应得。”

    李茹似乎摸到了一种感觉:“你是不是,自己经历过,或者亲人朋友里有人被人害过?”

    他原本还算得上是温和的脸色,瞬间达到阴沉的顶峰,李茹从他的沉默和眼神中读到了答案。

    又想了一会儿,她:“其实,我懂你的意思。放在以前,我还很有可能会赞同你的观点,也不排除会想采取你的做法,但是现在,我更想要做到问心无愧。”

    赵庭运眼中的讥笑不能更明显:“问心无愧?敌人也配得上你用这个词?”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