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妇重生在七零 24.作死(十四)

时间:2018-08-16作者:狸和鹿

    “你在干什么?”

    沈兆麟本来正在一个人心无旁骛地挖土坑, 突然背后冒出个女声,吓得他差点丢掉手上的铁犁。

    他听出是谁的声音,一时间竟有点不敢回头。

    李茹见他顿在那里, 明显是听到了她的问话,却没有打算回应的样子, 她干脆绕了半圈走多几步到他面前。

    这下他不得不被动面对她了。

    他挤出一个笑脸,似乎他们只是普通地偶遇在这里:“你这么早来啦?”

    但李茹不为所动, 看看他手上的工具,再看一眼底下耙好的地, 明显在问他这是什么情况。

    沈兆麟见既然都穿帮了, 索性就坦白了吧!

    “我就是想帮你分担下, 听你忙着在复习,我想你要是能多点时间复习,机会也更大一点。”

    嗯,还不算磨叽, 不用怎么盘问就招了,这点李茹还是满意的, 但对于他无缘无故的帮忙,她就不能顺理成章地接受了。

    “我复习时间是多是少, 和你也没关系, 你没必要这样做。你快走吧。”她直接阐明自己的想法,转头去放好自己的东西, 准备开始自己的工作。

    沈兆麟没理会她的逐客令, 还是想打个哈哈过去, 跟在她身后陪着笑脸:“别这样,我把你当朋友才想帮你一下又怎么了,这都是些事……”

    李茹握着装满玉米种的竹篮,回头冷静地:“我们还是少点牵扯更好,不是吗?你走吧,让人看见不好。”

    “怎么不好了,又没有怎么样,不就是干点农活吗。男知青帮女知青的情况也多的是。”他着想去接过她手里的篮子。

    她没有妥协,把篮子挪开不让他碰:“可我不是女知青。你要帮就去帮其他人吧。”

    他还是维持那个样子想和她抢,似乎和她杠上了。眼见日头已经偏了许多,没准一会儿地里就要来人了。

    她有点着急,又催了几遍他还是不听,她只好用篮子抵住他挨近的胸口,使了点力推,而沈兆麟怕篮子被挤坏,只能被逼不断往后退,期间沈兆麟还不死心地问“你就不能当作我是想做好人好事吗?”

    李茹没停下来,一边推他走一边:

    “村里孤寡老人不少,需要你做好人好事的地方多的是。我自己能做的事情,不想麻烦别人。”

    直到他彻底退出所在的这片玉米地,李茹才收手。

    而他不得不一直后退,在退到田埂边时还不心拌了一下,有点狼狈。

    她自始至终不肯流露出一丝熟稔,似乎对他避之唯恐不及。

    这让他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一个人如果完全不想和你扯上关系,那你做什么都好像是对那个人的妨碍。

    过了一会儿,他问:“你就这么想和我划清界限?”

    “是的。”她直视他。

    一直以来试图活跃气氛的笑终于撑不住了,他脸上故作轻松的表情没有了。

    他一直清楚的确是自己混账,是自己对不起她。

    但看来,他这么久以来伏低做,还是不受待见的,来还真的有点犯贱。

    他再不发一言,拿起东西就走了。

    李茹在他转身之前就埋头干起了活。

    她想,趁这个机会,彻底不再来往也好。

    看他的样子,应该终于端不住恼了。

    他其实本就没必要对她这么低声下气的。

    不过是她一念之差做出的两个不同选择,真的就能导致如此大的变化吗?

    她不喜欢这种被反复提醒“前世活得不好都怪自己选错路”的感觉。

    所以不再相见,就是最好的选择。

    李军回来了,按李茹的法,他拜托了村长还有村里几户人家,给他们分别留下给正阳的信,又把村里公社的电话留给了他们,让他们一见到叫李正阳的人,就让他一定要给家里拨一个电话。

    另外,她还让李军假装在无意间,和那些有意愿近几年修缮屋子的人家闲聊,在他们面前大吐苦水,那些外来的工程队有多不靠谱,他们偷工减料,建的屋子都经不起考验,发生过好多意外。

    李茹心想,这样一来,就很有可能可以从根源上防止发生不好的事了。

    另外就希望二哥不要再叛逆,收到信就好好报个平安,早点回家,不要再让家里人担心了。

    处理完这件重要至极的事,另一件事就成为燃眉之急了。

    虽然依稀记得高考是在冬天,可她总体依然停留在初一初二的水平,离大学生还远着呢。

    之所以那么有自信和刘大有赌那么一场,一是因为上辈子她听过很多成功抱佛脚考上大学的事例,二是她还有不短的时间可以笨鸟先飞。

    她就知道城里有些多年没读书的人,都是在全国传开消息后,死磕了一个月就考上了的,其中不乏和她一样资质一般的泛泛之辈。

    那时她还听参加了同一届高考的人聊起试题,不过年代久远,她那时又根本没学过,也就左耳进右耳出了。不然记住几道试题什么的,就真的是开挂了。

    再她还有个制胜法宝呢。

    泥鳅不愧是能当老师的人,才给她上了一个星期的课,很多她一直理解不了的题目都逐个迎刃而解了。

    而且她算是见识到教到发飙是怎样一种情形了。

    有次她学得忘我了,有个概念一直理解不了,不知不觉反复问了好几回,于是……那天她是真后悔没穿厚厚的长袖衫!

    第二天看着泥鳅欢快扒饭的样子,她心想但凡自己心狠点,就应该让泥鳅先给她上课再吃饭,这样起码不会在刚吃完饭时打得那么有劲……

    不过,就算是这样的状态也没能维持很长,一封电报传来,泥鳅的父亲重病,她必须要回家看看。

    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再加上来回的时间,起码得一头半个月了。

    泥鳅走后,有一天李茹在院子里看书,梅子上门来找她玩,两人闲聊一会儿,就各自看起了书,不过梅子看的是,而李茹捧着课本在做题,是高中课本后面的习题。

    没过一会儿,梅子就看见李茹像疯了一下狂抓自己头发。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我真的看不懂!”

    梅子:“那就别看不就得了。”

    “不可以!”

    “那能怎么办?”

    “我得找个人求助。”

    “谁?你不会还打着铁蛋的主意吧?”

    “我打谁主意也不敢打你宝贝弟弟的主意啊……不过!嘿嘿,好像还真的用得着铁蛋……喂,你,我们是不是好姐妹?”

    梅子白眼一翻,“不一定。”李茹射去凶狠的目光,梅子话头一转:“也可能是好兄弟。”

    “算你识相!”

    “呵!”

    “哎呀你帮帮我嘛,就带着你弟弟,我们去溜达溜达,我一个人不好上人家的门。”

    “你要找的人是男生?”

    “嗯。”

    “啧啧,是谁啊?来听听我再决定要不要帮你。”

    “你听了可就一定得帮,不许反悔。”

    “那可不一定,除非……那人长得好看不?”

    “哈,起来,还真的…… 没准呀……可能…… ”她故意拖着不实在的。

    梅子被她故弄玄虚的样子吊起了胃口,不由得急了:“诶你倒是快点啊,一半留一半最讨厌了。”

    “你跟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走嘛走嘛。”李茹着就拿起书站起来拉梅子,梅子也顺势被她拉起来了:“好吧,看在你诚心诚意求我的份上,我就当助人为乐了。”

    李茹暗暗偷笑,什么呢,一看就是一副春心动的样子,不是可能有帅哥看没准还真的拉不动她。

    而她确实无论如何都需要找个人陪,上次一个人闯过去,实在是让她后怕。

    那种氛围,那个人的气质,不出哪里有不对,但就是瘆人得慌。

    但为了求真理求学问,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她也得去啊。连泥鳅的降龙十八掌她都经受住了,没理由不敢去面对赵庭运的冰山冷脸。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