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妇重生在七零 22.作死(十二)

时间:2018-08-16作者:狸和鹿

    沈兆麟在旁边也听到了, 他厉声喝止:“刘大有!你别太过分!”

    李艳也很气愤:“就是,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这种话是能随便乱的吗?”

    刘大有微微露出不屑的表情看着眼前的沈兆麟, :“我不像你,做不出袖手旁观的事。其实你也希望苏艺没事的吧, 为什么不敢出来呢,你就那么自私自利?就只想自己做个好人, 不用管别人死活了?”

    着他又转头撇向李茹的方向,不甚客气地道:“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妒忌苏艺有大学可以读才背地里使坏的?不然就这些泥腿子, 一辈子都飞不出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大学的门都不知往哪开。”

    话太难听, 沈兆麟觉得跟这种人理论和废话没什么区别,上前去揪住他的衣领就把人提了起来。

    刘大有呼吸不畅,又力气不够挣脱不开。

    他早就看不顺眼沈兆麟了,新仇旧恨一起来, 他率先挥了一拳打在沈兆麟脸上。

    沈兆麟马上回击了一拳。

    李茹刚才就走神几秒钟想了点事,回过神就发现两人扭打起来。她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这两人是在这演大戏给她看还是怎么的?

    他们你一下我一下地互相攻击,都是年轻气盛的时候, 挨在身上的拳头越痛, 火气就越旺盛,一时都打红了眼, 还在地上滚了几下。

    究竟还在党支部门口, 两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屋内人的注意。知青宿舍离这也不远, 夜晚的乡村没别的娱乐,这一闹腾,很多人都逐渐围了过来看热闹。苏艺和周莉最近都不招人待见,落后了一点,分别混在人群背后在没人注意的地方站着。

    邓排长出来看到他们在打架,大声喊了一句:“干嘛呢!都给我住手!”

    可他们也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不愿意理会,还是照样打个没完。这时有几个男知青走过来了,见到排长和政委的脸色,连忙上去分开两人。

    沈兆麟嘴角磕破了,鲜血流下看上去有点恐怖,眼眶有点青。

    被分开后他才冷静了点,推开拉住他的人,转头吐掉了口中的血。

    刘大有也挂了彩,像只乌眼鸡,鼻子歪着,下面挂着两道鼻血,还蹭到了脸上去,也是狼狈至极。他还被沈兆麟下了黑手在肚子上揍了好几下老拳,痛得他一时连话都不出。最后那几秒钟完全是他单方面被按住在狠揍,要是不被人拉开,他肯定会被打得更惨。

    邓排长早就走出来站到了两人中间,厉声问道:“这是干嘛呢?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想打架就打架?你们是地痞流氓吗?”

    他怒不可遏,指着沈兆麟问:“亏你还是个班长呢!,到底怎么回事!”

    沈兆麟把脸一撇,似乎并不想话。刚干了一架,气还不顺。

    但排长威严的目光逼视着,他只好:“不是我先动的手。”

    “我问你怎么回事。”

    “刘大有话太过分。”至于前面那句话,他想了想还是没。现在那么多人,潜意识里他觉得出来对谁都没好处,可能还会传出更多不像样的话。

    可邓排长也不是好糊弄的,他又转过去问李茹和李艳:“你们刚刚应该也在场,能跟我到底怎么回事吗?”

    李艳本就对刘大有那副人得志的样子极其不满,正打算把刚才刘大有的话都复述一遍。刘大有却突然给了她们一个警告的眼神,似乎在暗示:得罪了我,我绝对不会出你们想知道的消息。

    李艳虽然气在头上,但还记得自己的来意,一时也顿住了。

    李茹却出乎意料地站出来话了:“邓排长,刘政委,很抱歉,今晚我来找你们,是受人之托想来澄清一些事,可是刘大有欺人太甚,还想扭曲事实是我恶意编排别人,这就让我不能接受了。之前我的话,你们当没听到吧。”

    刘政委脸色就有点难看:“你的意思是,之前那些都是假话,是在糊弄我们咯?”

    刘大有也紧张李茹会鱼死网破,很快也:“就是,你可不能在组织面前撒谎!”又使了个眼色,示意李茹别太过分,他手头还捏着她想要的消息呢。他也是发现了她们很在意这件事,才有把握对她们威逼利诱的。

    李茹鸟都不鸟刘大有,觉得他简直辣眼睛,她只看着刘政委,浅浅笑着解释:

    “不,您误会了。先前我来作证,是因为总有人跟我,是因为我,才让苏艺同志没了入学名额。其实我并不清楚苏艺背地人坏话的事是不是真的,我也没传过那些话。但有人总觉得苏艺因为我才被冤枉,才会倒霉,我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并不想做沉默的刽子手,因为一点私人恩怨就让她没了学习的机会,所以才跟你们我愿意相信苏艺没做那些事。”听她出这些话,苏艺在角落里微微抬起头,神色不明。

    刘政委:“那你现在的意思是?”

    “我一向觉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但没想到这礼让,反而会成为别人指控我理亏的理由,甚至反过来往我身上泼脏水,邓排长,你知道这后面一句是什么吧。试问遇到这种情况,我怎么还能坐视不管呢?”

    邓排长行伍出身的,自然知道那句话的后一句:人再犯我,斩草除根。

    他也听过李茹在村里是比较不好惹的,今日一见,心想果然名不虚传。这女子身上有股不容侵犯的狠戾劲。让他想起自己以前的一个排长,也是血气方刚、有仇必报的性格,遇敌越猛,反而愈挫愈勇。

    李茹声音很坚定,在这村庄户外,她的声音不算大,却莫名盖过了其他声音,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我没谎,因为我的确没证据证明她做过坏事,但是,”李茹扫视众人一眼,继续:“我现在要补充的是,我也没证据证明她没做过。我是不想有人因我而被冤枉,但我更不能接受别人因此而对我污蔑造谣!我相信群众的目光都是雪亮的,大家都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你们朝夕相处,每个人平时的为人你们也最清楚,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事情的真相,你们也许心里早有答案,并不是一个人的一两句话,就能左右你们的判断的。”

    大家你眼看我眼,倒是没什么意外的神情。

    他们大部分人本来就对苏艺没甚好感了,得罪了村里的人,害他们整个知青群体都受到冷眼相待,原本村里人对他们一些隐形的优待都没有了。

    归根结底,平时不管怎么样,影响到自身的时候,大家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利益。

    但他们之前同样不对李茹和周莉抱有什么好感,觉得要不是她们在那斗来斗去,也不会出那么多事。

    苏艺往后退了一点整个人掩在黑暗里,怕被人认出她来,因此不敢再抬头,只是双手紧紧地捏在衣襟那里。

    李茹把他们的神色一一看在眼里,继续朗声:“刘大有我是因为嫉妒她能上大学,才恶意中伤她。也许你们之中有些人也是那么想的。我想的是,不要想跟她争,哪怕是白送我这个名额,我也不要!”

    这话一出,四周围的人就纷纷议论起来,有人我才不信,那玩意谁不争着抢着想要啊,睁眼瞎话吧;有人没准人家自己有门路哩,不用抢也有;还有人不是听才读了学吗,有大学给她上她也读不了啊。

    刘大有也趁机嘲笑:“就是,你大话也不怕掉大牙。这大学又不是阿猫阿狗想读就能读的。”沈兆麟本身也有点意外地看着李茹,但听到这话,他威胁地盯了刘大有一眼,动动拳头提醒他别忘了太嚣张的后果。刘大有收敛了脸上充满鄙夷和恶意的笑。

    李茹把这些声音一一听在耳里,在心里给刘大有添了一笔账,抛到耳后一笑而过:“可能有人不信,可能的确有人是付出了很多代价,不择手段都想得到,但是这种靠不光彩的手段得到的东西,哪怕送给我我也不稀罕。”

    这话的确就是在暗指了。虽然这些年大体都是这样,工农兵名额大部分没落实到真正的工人农民士兵身上,而是被各种走后门夺得了这个难得的机会,但知青里很多人本身也不符合资格,本身也幻想过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走个后门什么的。

    很多人也都清楚苏艺这名额是如何得来,之前他们也就是私底下暗暗酸一下,觉得谁让人家就是好手段好运气呢。

    这时被拿出来摊开,他们心里也是一阵冷笑,乐得见她被拆穿。

    哪怕是站在苏艺这一边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点:苏艺本身就名不正言不顺,被人弄掉了名额,的确不能冤枉。

    刘政委咳了一声,却没什么。

    刘大有怪他们不制止李茹在那胡乱吹嘘,不死心地继续奚落她:“是自己想要也要不到,才在这吹大炮吧?乞丐装阔气的话谁不会?”

    李茹看了他一眼,缓缓:“我要是想要什么,我会靠自己的努力光明正大地去争取。我想读大学,我就自己去考。这话我今天就撂这了,你们每个人都是见证人。刘大有,你我这个泥腿子一辈子都飞不出这片鸟不拉屎的地方,那我们就打个赌,如果我能读上大学,你又怎么?”

    “哈哈,大话不怕闪了舌头,赌就赌,我还怕了你?你要是也能读大学,我给你跪下来磕头喊你姑奶奶!”

    李茹才不想有这么蠢又坏的侄孙,她的亲侄孙可聪明可爱着呢。

    她摇摇头:“我不想占你便宜,这样吧,要是我上了大学,你跪在全村人面前自掌三十巴掌,边打还要边道歉‘我嘴贱心黑,我狗眼看人低’,怎么样?”她并不理解男人的逻辑,向来不觉得口头上轻飘飘的一句话算什么惩罚,对付这种贱人,她坚信要打在脸上才是实打实的解气。

    话音刚落,有人就想象到了那种画面,哈哈大笑起来,刘大有平时就是仗着自己家里有钱,老看不起人,可不是狗眼看人低么。

    刘大有脸色很黑,阴测测地:“那要是你没考上呢?”

    “那我也照上面的做。”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