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妇重生在七零 21.作死(十一)

时间:2018-08-16作者:狸和鹿

    啪!李母拿着扫帚在墙上大力拍打, “这兔崽子,翅膀都还没硬就会飞了。”

    其他人也愁眉紧锁。

    旁边李军在出主意:“估计还没走多远,要不我去问李婶家借个车去追追, 没准还能把人追回来。”

    李艳就想到比较实在的问题:“追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啊。除非能找人问出那个建筑队的去向。”

    李母把拍干净灰尘的扫帚放好,还是很生气地:“找回来有什么用, 又不能把他关在家,迟早还是得跑。”

    李父趁机表态:“就是, 他想去就让他去吧,闯一闯也好, 不然他会怨我们一辈子。”

    李母:“都怪你!不是你平时惯着, 这孩子有这么大的胆?”

    李父很无辜:“关我什么事, 又不是我鼓励他去的。”

    “你还,不是你以前闲着没事带他去看人家做木工吗?要不是那样,他会想去做木工、会跟人跑出去?”

    “行行行,那我不话, 行了吧?”

    “你自己的儿子你都不话,那就让我一个人操心咯?”

    怎么都是个错, 李父投降了:“……那你怎么办吧?”

    李母转头又数落起别的来。

    ……

    相比较家里其他人,李茹表现得最为紧张, 可以得上是如临大敌。

    “那我们就任由二哥这么在外面吗?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我们连找个地方问问都找不到。哥, 我赞成你,还是去把他找回来吧, 不然太让人不放心了。”

    李军:“我也这么想。正阳这么大没出过远门, 不知会不会照顾自己。问题就是, 得先打听出来他们往哪边走了。我去他们之前住的地方找人问问。”

    见他们这么,李父李母也没反对。

    李母在他出门前还跟上去交代道:“跟人好好啊,没问到就赶紧先回来吃饭。我们再想想办法。”

    李茹看着大哥出门,回头对李艳:“你如果那些人不知道,还能去问谁呢?谁还有可能知道那个建筑队的去向?”

    “我也不知道。对了,没准知青连也可以打听一下,听有个工人就是住在知青宿舍里的!”

    李茹立马推开面前的书站起来:“那我们赶紧过去问问吧!”

    “先别急,等大哥回来再吧。万一能打听到呢。”

    李茹只好又坐下:“……好吧。”

    刘大有正和人抢着一本红色封皮的书,两人各自用一边手捏住书的一角,另一只手正互相偷袭对方,谁也不让谁。

    不注意的时候,却被第三个人渔翁得利,抢走了书,跳到床上看了起来。

    “啧啧,劲爆!这样好的书哪找到的?”

    刘大有想上去抢回来又怕撕烂,投鼠忌器,没好气地:“这是我千辛万苦拿到的,你子可别给我弄脏弄烂了。快还给我。”

    “别介,让我先看完。好东西一起分享啊。”

    正要再抢,就听到外面突然有个人喊:“大有,外边有人找!”

    刘大有拉了拉快掉下来的裤腰,心想:谁啊。

    他拿起凳子上的衬衫穿上,疑惑地走出屋门,然后就看到了李茹,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她姐姐的人。

    “是你们找我?”

    这时候还是傍晚,有人刚下工回来,有人正打水洗头洗脸。

    男宿舍和女宿舍离得不远,就一条过道。

    但一般很少会出现女的在男宿舍门口的情况,因此李茹和李艳在人来人往中就有点显眼。

    李茹:“是找你。想跟你打听个事。”

    刘大有就奇怪了:“找我打听?什么事,来听听。”

    “你知不知道之前住你这的工程队,这次是去哪里做工?”

    他反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刘大有一向是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人,哪怕是一次都好,不要指望他会直接回答别人的问题。

    李茹也不意外:“我找他们有事。”

    刘大有在心里快速算计着,面上笑道:“他们的事啊,我也不是很清楚,你找别人打听去吧。”

    就是因为其他地方都问过了,都没有任何风声,她们才会过来的,李茹甚至都不敢等太久。

    她让泥鳅帮忙找到男知青班长,问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有人见过刘大有和那个工程队的子比较熟,也只有他比较可能知道了。

    但她不动声色,不想露出心急的样子。

    不能被刘大有觉得有机可乘。

    她:“我的确找他们有事,听有个人之前和你交情不错,你就没听他起过下一站去哪里?”

    刘大有做出费劲地想了一下的样子,然后假装很歉意地:“还真没有。怎么,你们有急事找?”

    李茹听了低头掩饰那一瞬的失望,其实她也不确信刘大有是不是真的知道,只是先试探一下。

    她知道他这个人一向是无利不起早的,不能在他面前太快暴露自己的底牌。

    李艳拉着她:算了,走吧。

    着两人就转身准备走。

    “哎等等,好像记起来了。”

    李茹下意识地回转过身,等她意识到自己转身转得太快时已经晚了。刘大有弯起满意的笑。

    李艳问:“你知道?”

    “好像是听他们起过那么一嘴。”

    “去哪?”

    “哎一时又想不起来,好像是朱家庄,又好像是牛栏山。也有可能都不是。他们起了好多地方。”

    李艳急了:“那到底是哪个啊?”

    李茹拉了一把李艳让她淡定,自己对刘大有:“那你要怎么样才能想起来?”

    “别急,我正想呢……啊,想起来了。”

    他以为自己演技很好,实际上李茹一眼就能看出他在演戏。

    但只要他能提供一丝线索,她还是只能就那么看着他演下去,就为了那一线的可能。

    “是哪个?”

    刘大有做出一副刚刚才想到的样子,笑道:“可我也不能白告诉你们一个情报啊,是不是?”

    李茹早猜到他会趁机要挟,淡淡:“你要什么条件?”

    这时刘大有远远看到沈兆麟正往这边走来,他眼珠一转,脸上露出更真心的笑来。

    沈兆麟视力好,已经看到他们这奇怪的组合,正凝着眉走近。

    刘大有抚掌而笑道:“你看,依你和兆麟之前的关系,本来我不应该卖关子。但我毕竟是兆麟这么多年的朋友和兄弟啊,不能看着兄弟为难不是?只有我做这个丑人了。”

    沈兆麟在还有五米远的地方,听到他提起之前的事,眉头皱得更深,就想出声打断。

    刘大有却先他一步对李茹:“你去给苏艺做个证吧。她现在麻烦缠身,也只有你能帮她恢复名誉。知道兆麟不好开口,我只帮他开这个口了!”

    “你别胡!我没要你帮这个忙。”沈兆麟几步走上来。

    刘大有一脸不信:“你就一点不关心?”

    他冷冷地回:“她的事,关我什么事。你别拿我来要求人家做事。”着他往李茹的方向看了一眼。

    刘大有露出一副“我懂你”的表情:“我知道你难做,可难道你就能安心看着苏艺这样倒霉下去吗?好歹我们都一个大院长大的,认识这么多年,我真不愿意看你想帮她又放不下面子的样子。”

    “我才不在乎什么面子!”

    李茹打断他们,对刘大有:“你确定我了,你就会告诉我?”

    “千真万确。”刘大有也恢复一脸正经。沈兆麟听不懂他们在什么,但听出一个讯息,他们好像在交易。

    “如果你的是假消息呢,我怎么确保?”

    “不能确保,我也只是听他们起过,至于他们是不是真的会去,我当然也不能保证。”

    李艳深呼吸了一口气:“那这不是了也白吗?”

    李艳平时还真不是这么急躁的人,但她最烦遇到这种话藏着掖着,好像所有人都是傻瓜就他一个人最聪明的人。

    刘大有乐了:“那也是你们要问的啊。”

    李茹连忙打断,避免他惹二姐更生气:“好,你直吧,要我怎么做?”

    “很简单,去向我们党支部坦白,苏艺没有背地里你坏话,也没有恶意针对你报复你。”

    沈兆麟想什么,但李茹几乎不用考虑就回答:“好。”

    刘大有:“够爽快。那现在就走吧。”他让开路,示意李茹往支部在的地方走。

    李茹二话不就走。

    沈兆麟拦住她:“你没必要这样为难自己。我……”

    李茹及时停住脚步,静静看着他:“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这样不是为了帮你们,只是为了我和我的家人。请你让开。”

    着她不等他再就继续往前走,沈兆麟只好侧过身子给她让路。

    李艳也跟着走了过去,走之前还回头深深看他一眼,才走了。

    他摸着脑勺想了想,还是放心不下,也跟了上去。

    党支部设置在一间简陋的屋,大大的会议方桌坑坑洼洼,几张板凳,一盏昏黄的灯。

    支部的人刚好正坐在那里商量着事,见到他们一行人到来,就问他们什么事。

    李茹落落大方地站在众人面前,毫不怯场。

    她简单直接表明来意:“我来澄清一件事。苏艺同志并没有刻意刁难我或打击报复我,外面的传言都是假的,我愿意为她作证。”

    政委露出意外的神情。

    他扫过他们每一个人的脸,看到各种各样的脸色,有人欣喜有人担忧。

    政委的视线最后回到李茹面上,问:“你为什么突然想来为她明呢?”

    刘大有看李茹一眼,李茹没感觉到,只是平直地:“因为不想有人被冤枉。”

    政委听了沉吟一下,没话。刘大有这时动了一下脚,政委目光瞟过去,突然:“刘大有,我看又是你搞出来的吧。”

    刘大有憋不住,就问了:“政委同志,我过了吧,苏艺是无辜的,你看,既然当事者都出来作证了,苏艺的名誉是不是应该恢复了?”

    政委摆摆手,:“这情况我清楚了。李茹同志,谢谢你今晚肯站出来清楚。我会找时间开个大会,在会上告诉大家不要再散播相关谣言,你们可以放心。”

    刘大有不甘心:“那还有入学名额的事……”

    政委声音严肃起来:“我过了,组织上有组织的考虑,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入学的事和这事没有关系,不能混为一谈。”

    刘大有声音不知不觉抬高:“怎么不是一回事了,兆麟,你也快出句声啊,怎么成哑巴了?”着他推了下沈兆麟。

    沈兆麟没想好要什么就被他推出来,只见政委打量了一下他,但没给机会他什么,就转头感叹着:

    “我知道你们这些人啊,是太想关心和体贴自己的同伴,但是啊,凡事也有个度,过犹不及的道理相信你们也学过。这事再闹下去对你们没好处,对苏艺同志也没好处,还是让它就这么过去吧。”

    刘大有抢着问:“可是,苏艺是被冤枉的啊,难道不应该把她该有的还给她吗?”

    刘大有被旁边的邓排长瞪了一眼,他声音慢慢弱下去了,但还是充满不忿。

    一直在旁边观察着没话的邓排长:“好了,该听的我们听了,该的政委也都跟你们了,没事你们就先回去吧。”

    李茹根本不在乎他们最终讨论出什么结果来,完自己要的,她就站到了一边,想着什么时候能出去。

    听到排长的逐客令,她抬腿就走。

    在门口,等到刘大有后脚出来,她就上前问:“你要我做的事我做了,该你了。”

    谁知,刘大有居然耍赖了:“你是了,可根本就没起作用。”

    “你只要求我来作证,其他的我可管不着。我还能去左右组织的决定不成?”

    刘大有的确也不出这样的话,但他不要脸的程度永远能超出人意料。

    他:“就算是这样,但我有,只有这一个要求吗?”

    李茹挑眉:“怎么?”

    刘大有想了想,:“我还要你向大家承认,是你出于妒忌心才编排出那些谣言针对苏艺的。”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