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妇重生在七零 9.娶了个泼妇(九)

时间:2018-08-16作者:狸和鹿

    他一边找来两块干净石头碾碎那些叶子,一边给她介绍:“这是大青叶,可以止血,还有这个叫刺儿菜,你应该认识,平时可以拿来喂猪,也是天然的止血圣药,还能避免感染化脓。你别怕,有这些草药,肯定不会感染的。”

    着他示意她伤口努力朝上掰着,把磨好的液汁倒在她的伤口上。

    清清凉凉的草药汁缓解了她伤口那种辣的痛感,他敷了足够厚的草药。

    征得李茹同意后又从她衣服上撕了一片布料来绑住伤口。

    他自己的衣服上不是泥就是汗,还真不敢乱给她用来包扎。

    沈兆麟回来坐下,离她比刚才稍微更远了点,也不正对着她看,给她留下一点空间。

    他看着洞外的雨帘,良久才:“看起来这雨还有得下。”

    他刚才那么帮自己,李茹也不好再那么冷漠相对。

    她问:“你怎么知道这里有避雨的地方?”

    沈兆麟这时稍微露出一丝得色,回忆道:“还是刚来插队那一年的事,我和几个兄弟干着活突然想吃烤红薯,找来找去就找着这么个地方,兄弟几个终于吃了顿饱,真的爽快。”

    李茹看他的样子,猜出来:“你们是偷连队的红薯来烤的吧?”

    沈兆麟被拆穿,收敛了点,但还是为自己辩护:“啥叫偷啊,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李茹想,呸,歪理真多。

    他回头大着胆子往李茹的方向看了看,不意外地发现她也是全身湿透,偶尔拉一下紧贴在身上的衣片,好像很不自在的样子。

    他也深刻懂得这种湿湿黏黏的感觉有多难受。

    要不是李茹在,他真的想连裤子都脱了,估计那也比现在这样要暖和得多。

    ……

    伤口包扎好后,山洞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天色越来越暗,两人的处境越来越微妙。

    要么她自己找根拐杖冒雨走回去,要么麻烦沈兆麟去给她通知家人,搬个救兵。

    她尝试表达这个想法。

    他听明白后,想了想,:你受了伤,怎么一个人走回去?而且留你一个人在这里那么长时间我也不放心。”

    李茹心想:不然还能怎么办。

    他这时又:“这样吧,这时雷还是太密集,雨也大,我先歇会,等雨点了就送你回去。”

    这个送是怎么送,不言而喻。

    李茹其实也想过这个方法,但又觉得他不可能还有力气背自己那么远。

    而且总不好意思这么麻烦他。

    她只能期待,家里人会发现她没回去,能尽快找来。

    两人就这么干坐着等。

    沈兆麟想了想,开口:“我刚才把镰刀留在上面了,趁现在天色还没全黑下来,我出去找找。有镰刀也好生个火烤烤衣服暖暖身子。”

    其实镰刀重要的作用还有防野兽。他们这也算是挨着深山老林,有什么大型动物跑出来觅食也不是不可能的。

    现在这样子,两人手无寸铁,遇到野兽更是只能乖乖送死。

    防止她一个人呆着会害怕,他给她捡来了一堆大大的石头。

    “万一遇到什么动静,就往外扔,不管对得准不准,先把它吓跑再。”

    他是不想吓到她,但也要引起她的警惕。

    山里时常有野猪跑出来,偶尔还会有狼,以前也不是没有落单的村民被攻击过。

    他低声嘱咐:“我尽量快去快回,你别出声,应该不会有事。”

    李茹点点头,看着他走出山洞,爬上那个不高不低的土坡。

    正好一个雷劈下来,好像长长的尾巴尖刚好劈到了地面,她感觉心神都要被震碎,惊起一身冷汗,忙定睛去看他。

    所幸看到他只是停顿了下,很快又站了起来,依然行动自如的样子,没多久又消失在了雨幕中。

    一个人等待的时间更是尤其漫长。

    除了雨声和雷声之外,任何一处异样声音都会引起她的警惕。

    她想找些事情转移注意力,就想到了正好可以利用这点时间拧干身上衣服的水。

    她估算着从刚才扔镰刀的地方到这里的距离还有他的速度,一边紧紧盯着坡顶,一边快速脱下身上薄薄的衬衣,用力拧干搁在一旁的石头上。

    看了看土坡他没出现,她用更快的速度脱掉了贴身的短袖衫,随便放在旁边,然后拿起长袖衬衣迅速往身上套上。

    又看了眼,很好,还是没有人,她这才放松下来,系起了纽扣。

    最后才拿起短袖拧干水,摊开在大石头上让它尽可能快地变干。

    “窸窣窸窣。”

    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穿过草丛的声音,她提心吊胆地防备了起来。

    好像洞外真的有窥伺的野兽,随时都会向她发起攻击一样。

    她全神贯注,紧绷着身上肌肉,两手各抓着一块尖锐的大石头。

    外面天色几乎黑透,哪怕不想和他这时尴尬独处,她也暗暗祈祷他不要有事,快点回来。

    “轰——”雷声依旧没有停歇,让她想起很多鬼怪故事,想起会不会有野人,又或者这个山洞会不会崩,会不会山泥倾泻她被埋在这里死了都没有人发现……

    她没有手表,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她只知道,当她终于看到他的身影滑下土坡时,狂乱的心跳一下子得到安抚,就好像最大的雷声已经过去,再没什么好怕了一样。

    他走进洞穴,手里提着两把镰刀,还有一把不知什么鬼东西,黑乎乎的。

    他整个人好像掉进过泥坑一样,如果有野人,李茹想应该和此时的他也不会有什么两样。

    他的眼睛亮亮的,对着她露出笑容,看到她平安无恙似乎也松了一口气。

    “没什么事吧?”他走过来,把镰刀放在地上。

    这次他没有那么累,只是天黑路更不好认,他还算运气好,凭着记忆和误打误撞,还是找到了扔掉镰刀的地方。

    “没事,你呢,遇到什么麻烦吗?”李茹回答完也顺口问他。

    “我也没事,就是天太黑,又想着没干粮了,就找了点吃的。回来时好像听到狼叫的声音,也不知是不是幻觉,吓我一跳,跑得太快摔进了一个坑里。”

    他讲得太快,想收住已经来不及,哎,掉进土坑这么糗的事,好像也没必要出来啊。

    李茹没留意他的懊恼,只是问:“摔到哪里了?还有一些草药,敷一下吧。”

    沈兆麟觉得最多也就擦伤,根本不严重,没必要上药。

    李茹本来想着劝一声也就算了。

    但又想起,刚才人家那样对她,她好像也不能太冷血了。

    于是就坚持让他去洞口把雨水当作水龙头,把手脚上溅到的泥洗干净,好看看哪里有伤口。

    他拗不过,只好听她的去洗干净回来。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没有一点亮光,根本看不清有没有伤口。

    沈兆麟就顺口:“算了,真的没事,没必要大惊怪的。”

    但李茹深知他这人爱逞英雄,有时发烧都不肯吃药,喜欢硬扛着。

    “刚刚你自己的话忘了?要是你的脚再废一次,可没有人会再管你。”

    到最后,她声音有点变,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再,今时不同往日,那时她不管,他就没有人帮,现在可不一定。

    他没有话,黑暗中她只能大概看到他的轮廓。

    过了一会儿,他清了清嗓子,,我先去把火生起来。

    他在洞里更深的地方找到一些木柴,看来是之前有人留在这里以备不时之需的。

    有了干木材就好办多了,两把镰刀也派上了用场。

    野外生火是他们知青都学过的课程,没多久,山洞里就亮起了火苗,然后逐渐成为明亮的火堆。

    沈兆麟举着一根火把,在火光的帮助下又走到更深的地方,确认洞里并没有其他动物后放下心来。

    他还找到了更多干木头。一批一批地抱出来,直到觉得多到足够可以烧到天亮,他才停下来坐下。

    李茹早就看清他膝盖有两处擦伤,不流血,但都有血道子。

    她把剩下来的草药磨碎了,原样复制地敷在了他的伤口上。

    洞内又陷入沉静。

    外面还在下着大雨,这个山洞却好像波涛大海中的一座孤岛,燃起了明亮灯火。

    火光摇曳,把他们的影子照映在洞内的墙壁上。

    李茹对着火堆烤自己那件短袖。

    沈兆麟毕竟之前已经劳作了一天,这时也觉得有点累了。

    这么大雨,想必不管大动物应该都不会出来乱跑,再加上有了火堆,可以更安心一点。

    没多久,他就靠在那里憩起来。

    两人背靠着同一块大石头,面朝两个方向。

    中间是火堆,因为木材潮湿偶尔会爆出噼啪的声音,雨势好像变了点。

    李茹把衣服烤到半干,也不知不觉挨着背后睡了过去。

    其实并不是很好睡,衣服半湿半干,夜雨滂沱,李茹从中午到现在没有吃过东西,松懈下来才感觉腹中空空。在雨声中她努力把自己窝成一个圈,似乎这样就能更有安全感。

    噼啪。

    木头发出较大的一声爆响。本来就没睡安稳,干脆也不睡了。

    她睁开眼,进入眼帘的是一张已经熟睡的面孔。

    她其实都没怎么仔细看过他现在的样子,只记得黑黑瘦瘦,但双眼明亮。

    如今看来还是平头,额发稍微长了点,眉毛很黑,鼻梁高挺,嘴唇略薄,像个还没长开的少年。

    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经过这半天的相处,他们之间的气氛都似乎缓和了不少。

    不再像之前那么剑拔弩张了。

    当然,也可能一直以来,只是她单方面上紧了那根弦罢了。

    他拉着她跑时非常坚决。

    也许任何一个人在他旁边,他都会愿意伸手拉一把,也不会计较太多。

    平心而论,其实他在为人上是没得的。

    能屈能伸,不在乎一时的得失,沉得住气,讲义气,人缘好混得开。

    他这样的人会把事业做得那么大,一点儿也不奇怪。

    她收回目光,对着火堆静静发呆,又半睡半醒地睡过去了。

    然后她就做了一堆乱梦。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