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妇重生在七零 3.娶了个泼妇(三)

时间:2018-08-16作者:狸和鹿

    田边树下,人来人往。李茹站着,苏艺坐着,两个外貌出众的人待在一块儿,旁边经过的男青年都忍不住会往这边瞟上几眼。

    刚刚把苏艺送过来的那些乡亲这才反应过来,同时在心里责怪自己:怎么就把这两人凑一块去了呢,要是俩姑娘打起来,事可就大了。

    其实也不怪旁人这么担心。她们两人的风格完全不同,也一直算不上朋友。不管是否了解她们之间的纠葛,她俩光看着也不像能相处到一块去的人。

    李茹是被李家托在手掌心宠着长大的,活泼外向,众所周知的辣椒脾气,旁人轻易不敢惹。

    虽是个土生土长的土丫头,可她生得漂亮,美得大胆美得张扬,见人先带三分笑,面相看着就讨喜。

    而且她发育得极好。村里很多姑娘瘦得豆芽菜似的,可她就像吸足了水分养分长起来的苞谷,胸前和屁股都鼓鼓翘翘的。大队里惦记她的人家可不少。

    而苏艺就代表了另一种美。身材纤细,眉目清淡,穿着言谈都斯斯文文的,浑身散发一股书卷气,冷冷清清,看着就是个城里人。

    孔子有云:二美相遇,必有一争。

    呸,这话其实是李茹的二哥瞎的。他损起亲妹来从不手软,点评她“就是妒忌苏艺比她有才华有气质,才会看不惯人家”。

    李茹才不认。才华这个先不,论气质这玄之又玄的东西,她不认为自己就低人一等了。

    她是苦恼自己胖这一点,但谁规定只有苏艺那样瘦瘦的才叫有气质?再,她从不嫌弃爹妈给她的长相,相面的都跟她,她这是有福气的脸。

    李茹也知道言谈举止上,自己以前做得是不够好。不过今天她是真比以前有长进了。

    虽话不投机,但面对苏艺的“关心”,她竟能做到心平气和地回应。

    “你的有道理。不过我也早就想通了。我是同意退亲的,只是还没来得及通知大家。你也不用着急。”

    苏艺不满她的法,忍不住反问:“我什么时候着急了?”随后她才后知后觉自己听到了什么,一时间觉得不敢相信。

    她是在,她同意退亲?

    不只是延后吗?

    到底出了什么差错?

    而且,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同意了?

    李茹旋紧盖,其实她自己也有点洁癖,更不能接受苏艺碰到她的杯子。放好水壶,她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话还没恭喜你……”

    她轻轻吐出一句话。

    “什么?!”苏艺再也保持不了淡定,差点跳了起来。她脸色发白神情慌张,这下倒真的有点像个刚中暑的人了。

    ……

    沈兆麟最近一直在反思。

    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太冲动、太意气用事了。他和李茹之间,就像苏艺的那样,根本没正式处过对象。

    他过年那时不心摔伤了腿,那时身边的知青基本都回城探亲了,要不是李茹在暗处一直关注他,他可能一个人在宿舍烧坏脑子都没人发现。

    她请家人来帮忙送他去看医生,不顾他反对,偷偷给他洗衣送饭,忙前忙后的。后来也不清是出于什么心态,他再也不出拒绝的话,还鬼使神差地,就了结婚的事。

    后来也不是没质疑过自己的决定,但当时李茹大哥,二哥在场,连带着她家里人很快都知道了。

    于是他想,要不就这样吧。

    可昨晚苏艺主动来找他,她并不是真的想和他绝交。她哭着后悔了,还控诉他这么快变心要娶别人,心里根本就没有她,真是太绝情……

    他从到大,最害怕苏艺哭。而且他突然想明白一点,这样仓促决定的婚姻,对李茹来未必不会是一种风险和伤害。

    “都怪我,都是我的错。你别哭了。”他长这么大没做过这么混的事,还真是活该被狠狠揍一顿。

    他好不容易哄苏艺收了眼泪,她却又慎重劝他别那么鲁莽,别得罪人,可以哄着对方先把定亲的事放一放,没准再过段时间他们就能集体回城呢……

    他没反对也没答应。

    只有苏艺默认他一定会和以往大多数情况一样,按她的去做。她知道兆麟是个心里有主意的人,但他们从一起长大,她相信兆麟是不会忍心让她失望的。

    ……

    见完苏艺回来的路上,沈兆麟怎么想,都觉得不能再欺骗自己,欺骗李茹。

    他已经做了坏人,不能连人都不做了。

    因此当他碰见李茹时,就直接坦白了。他知道这样无端端退婚,对她和她的家庭来,都可能会是个很大的打击。

    她好像真的很喜欢他,每次见到他,双眼都在发光,这光芒刺得他无法面对。比起这个,他觉得迎接她的怒火反而还更安心一点。

    没有更好的办法。

    他怎么也没想到,李茹竟然很坦然地接受了,出乎意料的平静,既没打他也没骂他。

    他在清河大队插队两年了,没和她打过什么交道,只依稀记得卧谈会时,同住的知青聊起过她,听她脾气不好,敢对不起她的人,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她为什么不生他的气呢?

    而且在他之前,她看他的眼神就变得很奇怪,就好像……

    他不出那是种什么感觉,非要他形容,他只能,有点像时候他生病,妈妈疼惜地看着他,不知怎么替他分担的眼神;又有点像以前听写拼音,他只写对了一个,老师眼里那种恨铁不成钢……

    今天一大早就要上工,直到快中午才有一点休息时间,有人闲聊间问他亲事准备得如何。苏艺这时碰巧路过他身边,抛给他一个哀怨的眼神,似乎在怪他还没采取行动。

    他本来想好了,打算晚上就去李茹家负荆请罪,没想到,下午放工时,苏艺气呼呼地跑到他面前,眼睛冒火,示意他跟他走到人少的地方,然后抱着双臂开始恨声质问他。

    “沈兆麟!我怎么就不知道你这么阴险呢?你到处跟人我俩要结婚了?”

    沈兆麟意外,虽然苏艺经常跟他闹别扭,爱使点性子,但这话就得有点过分了。

    “我想跟你结婚,怎么就是阴险了?我怎么这么听不明白这里头的意思呢?”

    苏艺已经被气昏了头了,根本什么都不管不顾,“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你了,你还到处去,你这是故意在坏我名声!你真自私!”

    她看他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

    但他还是强忍着火气,沉声问道,“我跟谁到处了?”

    “李茹亲口跟我的!”她怒目而视,好像他是她八辈子的仇人。

    他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索性大声承认,“好!就算是我的,就算我跟人我们要结婚,可这不是你自个后悔的吗?”

    “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意思!我只是……只是觉得你那样太草率了,你根本就不喜欢她,怎么能这样呢?我那些话,是我们继续做朋友,并不代表我答应别的。你要是那么理解,那……那你就是个人,我就白认识你了!”

    苏艺气急败坏,她不能容许这样的情况发生,她只是想挑拨一下,但私心里并没有希望他们真的吹了,还把火烧到她身上。

    沈兆麟怒极反笑了。哈!又是人,又是自私的,他还真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评价他。

    “你行,苏艺,合着你就是嫌我配不上你是吧。好,是我表错情,我一个粗人,听不懂话,理解不了高深的含义。是我沈兆麟高攀您苏艺大姐了,您别在我这委屈,什么锅儿配什么盖,找您看得起的人去吧!”

    苏艺委屈得又想哭,她受不了他这样对她话。

    “你!你怎么这么我呢?我那不是为你好吗?我是好意的呀!我又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你怎么能话这么难听呢?”

    “我话向来就这样,大姐你爱听不听吧,我也没辙。”他露出她最不爱看的那副吊儿郎当样,有心气她,也有心促狭,“我是不像你那么会话,你昨晚找我的那些,又有多少句是真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整天都跟在谁屁股后转。”

    苏艺从没受过如此重的话,她浑身气到发抖,带着哭腔喊:“你!沈兆麟,好,当我白,你爱娶谁娶谁,爱干嘛干嘛去吧,我不管你了!”完,她捂着脸跑开了。

    在她离开后,沈兆麟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双手捏紧手里的锄头猛地抬起又朝下,青筋暴起的样子很是吓人。

    ……

    暮色四合,人们收拾农具,三三两两结伴,回家的回家,散步的散步。

    李家其他人先走一步,李茹一个人慢悠悠落在后头,这会的天色很好看,她舍不得走太快。

    正边走边欣赏壮丽的黄昏,一只手突然从旁边伸出来抓住她的手臂,在她想发出惊呼时,就迅速把她拉到了边上的草垛背后,在路人视线完全会被阻隔的地方。

    她惊讶地睁大了双眼。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