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花仙界传奇 第75章 偷听

时间:2018-11-06作者:水谷精微

    梅香文看到松八翁和竹三公子带着两个童远远地走过来,前方的半空中有十几个“幻影梅雀儿”弹来蹦去,他便忍不住扬起手执的一柄象牙折扇,哈哈大笑道:“两位仁兄姗姗来迟,是想把我家的梅雀儿都拢在一处玩吗?”

    一看到主人出现了,那些梅雀儿们便都纷纷化作一缕青烟消散了。

    竹三公子笑道:“梅三弟你是有所不知,咱这松老兄童心未泯,可是和我徒儿玩得正开心呢。”

    那梅三公子便笑道:“如此来还真是可喜可贺了,竹兄竟收徒弟了?难得,难得。”

    然后他看着牡丹雍道:“是这位公子吗?面善的很呢,好像在哪里见过?”

    牡丹雍故作成熟庄重的样子,上前道:“久仰梅三公子大名,一非这边有礼了。”

    梅三公子还礼道:“幸会、幸会!哈,一非公子是哪里人氏?如此玲珑乖巧,可见我竹兄眼光不差啊。”

    竹三公子笑道:“世人都夸三弟能言善道,果然不假。一非和他的这位黑朋友,都是南之首的七彩幸运城人氏,慕西山梅园之名前来游玩,机缘巧合下偶遇,你便也认得了?”

    梅三公子笑道:“竹三兄此言差矣。虽然和一非也是初见,但面善之人便觉熟悉。更何况是竹兄的徒弟,不定将来也有切磋一二的时候呢。”

    “如此来,愚兄冒昧带他们前来做客,不算失礼吧?哈哈。”

    梅香吻也哈哈大笑道:“哪里话?!竹兄这话儿的都让松八兄不好做人了。哈哈哈。”

    松八翁一边朝门里走去一边道:“你们斗嘴互喷,和我什么相干?”

    牡丹雍在一旁心里暗自庆幸,多亏了那功夫做了易容装扮,否则,这一刻就露馅了,连遮掩的机会都没有。他忍不住和乌拉呱呱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更加了心起来。

    作为花仙界牡丹家的王子,虽然年龄尚,在外面抛头露面的机会不多。但是,常去瑶台花苑丹宫里走动的人,熟悉他的人也不少。这位梅三公子虽然不是特别熟络,但几面之缘还是有的。所以,他一见面就感觉眼熟是很对症的,保不准梅家再见到更熟悉的人——如梅老王爷、梅世子和梅家世孙梅洛,可能更会有被认出来的危险啊。他得刻意躲着他们些才好。

    细想,这次他们下凡,本是犯错挨罚,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就连王爷爷处理时都避开众人眼目,私密处罚便了。他们自己如再不懂得珍惜名誉,体谅花王的这份良苦用心,那可就真是太不懂事了。

    好在,这天上人间的,一般人任谁也想不到王子会这样来到下界走动吧。

    牡丹雍和乌拉呱呱随着他们笑笑走进《梅雪香轩》的大门,抬眼看到,就有大门右手边一棵古老的龙游梅树,枝干很夸张的扭曲着、伸展着,树冠散蓬蓬,宛若游龙一般绽姿迎接,盛开的复瓣梅花,雪白的、透粉的花朵,拥拥挤挤、争先恐后地占满枝头,好像生怕挤不上来,看不到热闹一般。更有浓郁若脂的梅香扑鼻而来,渗人心脾。

    走过去很远了,牡丹雍还忍不住回头张望。那龙游梅奇特的枝态,透着一股诱人的高贵典雅,和大门上的对联遥相辉映。真是太搭调了。他在心里赞叹着。

    在离老树不远处,还有一横卧大黄石作屏,上刻“疏影横斜”四字。这份巧夺天工的设计,看出梅家真是人才济济。

    他们一行人走进回廊。这也是个十分清幽可爱之处,廊柱、棚顶上都爬满紫藤、梅枝,各色梅花从棚顶探头探脑,争奇斗艳。

    牡丹雍和乌拉呱呱看这儿看那儿,大开眼界。

    忽听松仙翁问道:“香文,你又得了什么宝贝让我们开眼啊?”

    梅三公子道:“哈,再什么稀奇的宝贝,也惊艳不了您二位的法眼吧?只不过是借个由头,请各位好友聚聚,帮把把眼而已。现在,还是请各位先去诗圃吧,我们与众位仙友汇合,然后再去喝酒不迟。”

    他一边一边引导大家越过梅老王爷府的宫殿庭院,直接奔他煞费苦心建成的《古梅奇石诗碑廊》走去。

    这座《古梅奇石诗碑廊》,始于亭,绕亭而过,终于榭。它是西山梅园三院《梅亭石岭》的重要构成部分,集天下古梅、奇石、与文人墨客咏梅的诗词于一体的、很有中式园林建筑风格的一个区域。

    这座园中园,以古色古香的半开放式设计,设立以梅花为主题的照壁,以数百年以上的老梅树、老藤、奇石拓刻的诗文,来彰显出它古朴高雅的风格;再配以松、竹、梅、兰及其它四季花卉百十余种与之衬托;使得整个园区梅香、墨香浑然一体,阳刚温柔同时兼备,让人流连其中,忘记时光流逝。

    梅香文三公子还特意从山涧处,引来一股清流形成一帘瀑布,让这里构成一幅蓝天、青山、巨岩、瀑布、诗碑林、花卉、溪水流等等元素,动静相宜的人间天境。

    他们这一行人刚进园门,便见里面早有十几仙友正三一群、二一对的观光谈笑,看到松、竹两位仙君到了,大家都客气的招呼见礼。有人大声吟咏着奇石上篆刻的诗文,引来一片叫好声: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牡丹雍听在耳里便知,这是是唐宋时期八大家之一,王安石的著名诗作《梅花》。这唐宋八大家中,唐代只有韩愈、柳宗元入选,而宋代则有苏轼、苏洵、苏辙、欧阳修、王安石、曾巩等六位高人榜上有名。

    因此,牡丹雍便用了心,他离开众人,穿梭于碑林之间,看这梅三公子究竟弄回了多少他们的真迹回来。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这是南宋时期的诗人卢梅坡,不在八大家之列,但诗人以雪烘托梅韵,梅因雪灵,雪因梅俏,他们相得益彰,相映成趣,诗便有了神韵。妙哉!

    又看一石碑:

    到处皆诗境,随时有物华。

    应酬都不暇,一岭是梅花。

    落款处注明是宋朝·张道洽的诗作《岭梅》,虽然对此人不熟知,但这阙五言绝句,仿佛就是为西山梅家所作,太贴切了!

    他有走到一座糙灰色的石碑前,一眼便认出了,这是他最喜欢的南宋诗人陆游的那首《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可惜的是,这首词也只是真迹的拓本。牡丹雍正自品味,心内惋惜不了之时,乌拉呱呱跑过来悄声:“我看到梅世子和心宿星君二一起过来了。”

    牡丹雍一听,急忙和乌拉呱呱闪身躲到一块巨石旁的虬干老梅树后,偷眼观看:

    只见西面走来一位相貌堂堂,身穿浅灰色长锦袍的男子,此人便是梅家长子,大名鼎鼎的梅香衣世子也。

    只听松八翁招呼道:“世子殿下,别来无恙!”

    梅世子拱手曰:“八翁久违了!一向可好?各位仙君朋友好!”他环顾四周,殷勤地问候大家。

    这时,一旁的乌拉呱呱抻抻牡丹雍的衣袖,声道:“看,心宿星君。”

    只见星宿星君正和一位衣着素锦、神态端庄安祥的美丽仙子,在那梅世子后面一边走过来,一边着话。走近人群,他们停止交谈,应酬似的和众人打过招呼,略站一站,然后,便一前一后离开众人,往园圃的后面红梅林中去了。

    乌拉呱呱凑过来:“那位大美人是长郡主吧?看,他们离开了。咱们也去后面逛逛吧,在这里人实在太多了,乱哄哄的,诗啊词的,有什么意思啊。”

    牡丹雍看了他一眼。也是,对于读书不感兴趣的乌拉呱呱来,是会觉得这里太没劲了。

    他又探头看看师傅竹三公子和松八翁,正和香衣世子交谈甚欢,也顾不上搭理他们,便点点头。再者,离他们远些,也免得引起大家注意。于是,两个人溜着边儿,也绕出《古梅奇石诗碑廊》,往后面的梅林里走去。

    他们溜进的这片梅林,花开得正旺,树体生长强势,树冠高大开张,枝繁叶茂。人站在这林子里,显得很是矮,甚至都有种微不足道的感觉。你会感动造物主的这份神奇和了不起。

    牡丹雍用心欣赏着,这里的梅花也长得叶片硕大肥厚,呈长椭圆形状,边缘像细锯齿一样。白色花分5瓣单层排列,花冠直径约有15—2厘米大;还有一种深紫红色的花朵,花萼也是5片,同样大,枝暗绿,干枝紫褐色,在透过树间缝隙照射进来的日光映射下,煞是好看。

    两个人闻着爽鼻的花香,一路欣赏,一路赞叹。看前面树林深处有一亭阁,便向那里走去。

    可是,还没走到花亭跟前,就听到有人话的声音。哦,已经有人先入为主了。两个人正想转身离开,突然有两个字眼落入牡丹雍的耳朵里:“牡丹家。。。太子。。。。。。”

    他便站住脚,食指竖到嘴唇边,示意乌拉呱呱别发出声音,他凝神聆听。

    这时,只听一个优雅的女声娴静地道:“我已经多年不曾和牡丹太子联系了。恐怕这个忙也不甚好帮。”

    有一男声道:“还望郡主想办法帮助斡旋一下。这件事实在事关重大,仙这厢有礼了。”

    牡丹雍这会听出来了,那男声分明就是心宿星君二嘛,他究竟有什么事情,这样求人帮忙斡旋?难道是和自己家族的旧仇?

    但他立刻就否定自己了。不会,这也太扯了!那是新怨?和自己有关吗?就因为他救过自己?可这也没必要吧?可是,难道。。。?想到这里,他心突然一沉,又忙稳住心神,仔细聆听。

    半晌没动静。突然,那女声幽幽地问道:“七公主可好?”

    “嗯。估计也就这几日了。”心宿星君答道。

    七公主?!他们是在紫吟姑姑吗?

    可是,正在这时,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便是一个女声娇滴滴的叫道:“姐姐,原来找不到你,竟然是躲在这里和心宿悄悄话啊。”

    “妙焉,不得无礼。”楚焉长郡主道。

    心宿星君的声音道:“无妨!郡主,仙有礼了。”

    只听妙焉郡主笑嘻嘻的道:“女子多有得罪,星君见谅哈!三哥让我找你们呢,要开席了。快些走吧。”然后,便是杂乱的脚步声渐渐离开了。

    乌拉呱呱一旁着急道:“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明白,他们什么哪?好像又来人又走了?”

    牡丹雍摆摆手,敷衍道:“算了。别管她们了,我们过去吧。”

    但是,他的心思却如潮涌一般翻滚着,他们是不是知道姑姑的事情了?是巧合吗?因为,这人间天上,是七公主的人可多了去了,未必就是姑姑吧?是不是自己关心则乱,什么都朝这方面来想了。可是,‘就这几日’是什么意思?什么事情还要通过别人让父亲知道呢?

    他想不明白,心里感觉很是忙乱,一时拿不准主意,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

    他又琢磨,要是大人们遇到这种情形会如何处理呢?虽然牡丹家族人一向对心宿家族人很冷淡,但遇到这种事,或许也会走上前去打声招呼,直接询问:“嗨!你们在谈论什么?你们的七公主是谁?”或者:“你们找牡丹家人有什么事情?讲来听听。。。。。。”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叹口气。现在,他是真切体会到了,什么是年幼无知,什么叫阅历不足、什么叫资历尚浅、什么叫乳臭未干了。更何况这会儿,他和乌拉呱呱还是蒙混进来的。e=(′o`)))唉。

    但有一点,他是很清楚的知道的,这个不大不的发现,还是应该知会父亲一声的为好,或许对寻找到姑姑的下落有所帮助,也是不定的。

    可是,转念一想,王爷爷给自己的任务还没完成,“如意绳”还没找到,同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得去瑶台花苑啊。。。。。

    乌拉呱呱在前面跳跃前行着,:“公子你看,前面是一片又是绿、又是白的梅花林子,我们过去看看吧?”完,也不等牡丹雍答话便径自向前跑去。

    牡丹雍心不在焉地跟在后面,心里还在合计着刚才的事,乌拉呱呱的什么他几乎都没听明白。

    该怎么办呢?他想,要不然,回去和新拜的师父求助?让他们帮助自己返回花都?可是自己任务还没完成,这算不算临阵脱逃?当逃兵可是件很丢脸的事情,如果回去再因此被处罚,那可永世不得翻身了。。。。。。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花仙界传奇》,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