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花仙界传奇 第54章 王家的第一个夜晚

时间:2018-09-06作者:水谷精微

    但王家这一夜注定不会消停。

    午夜时分,由于是阴天,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乌拉呱呱早就急不可耐地徘徊在王家不远处了。但他不敢不到约定的时间就贸然前往,如果去早了,王子一旦没准备好,惹了麻烦可不好收拾。又过了些时候,他望望云雾缭绕的夜空中偶尔露出的星宿,知道时间就要到了。于是,他便现出原身,飞上《天赐王家医馆》的屋顶,它先落到烟囱上查看王家院子里的情况。

    王家的整个宅子里已经没有了灯光。这时的下弦月,透过云层刚刚露出朦胧的脸儿来,院子里只能隐约看出房屋的轮廓。可是,就在这时,乌拉呱呱忽然看到,从东面的房屋顶上飞过来几个黑影。就在他们刚落到院子里还未站稳脚跟的时候,从同一个方向又飞快地闪过来几个黑影,直冲院子里的黑影而去。两队神秘的来客似乎不是一伙的,因为他们立刻就在院子里交起手来。

    王家的护院狼狗疯狂地狂吠起来。这时,乌拉呱呱眼看那两伙人一边打斗,一边就升腾到半空中。然后一伙人像是不想恋战,嗖嗖几个飘闪腾挪,就沿着房脊跑了,另一伙人随后追踪而去。这一切的发生,仿佛都在片刻之间,把乌拉呱呱都看呆住了。

    这时就听到,王家北楼的门打开了,有人举着灯笼出来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狗叫的如此厉害。只听一个男人的声音叫道:“黄升,黄升,有什么情况吗?”

    乌拉呱呱脚下的屋子里也有人开后门走出来,应道:“王大夫,没甚么情况啊,就听狗叫的厉害。”答话的是看门人黄升了。

    王思仁大夫披着衣服,手里举着灯笼满院子照了照,喝斥着看家狗:“败家狗,半夜三更的狂叫什么!不让人睡觉了!不许叫了!”

    这功夫,借着王大夫的灯光,乌拉呱呱已经看到三层的小阁楼上有窗子打开了。黑影里,牡丹雍站在窗子后面,冲乌拉呱呱摇摇手。

    乌拉呱呱一乐,静静地等候着,待王家院子里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他才动作轻盈地飞起来,很轻松地就进到房间里去了。

    牡丹雍看乌拉呱呱进来了,就把窗子关上,用厚帘子遮蔽好窗户,把房间的灯重新点亮起来。

    还没容他问话,乌拉呱呱就急忙对牡丹雍说:“公子,刚才有两伙人在院子里打斗,你看到了吗?”

    牡丹雍说:“听到狗的叫声不对,我就起来看了。可是也没看清楚。什么情况,你看明白了吗?”

    乌拉呱呱在小屋里转悠着说:“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刚巧在房顶上看到两伙人,一前一后都进了院子,也没说话,也没做什么,就打到一起了。然后,狗叫惊动了主人,他们就都飞着跑走了。轻功了得。”末了,他不由得赞叹一句。

    牡丹雍沉吟道:“能飞檐走壁到无声无息,恐怕也不是凡人所能。是冲我们来的吗?还是冲王家的宝器来的呢?”

    乌拉呱呱说:“这个现在还真不好说啊。这要是有人也惦记着宝器,我们可得当心了。”然后又看看房间里面的布置道:“这怕是那小肉滚子的勾当吧?还算不错。”

    小蚕宝宝一听露出头来,得意道:“嘻嘻--你夸人都不会夸!还勾当!哼!”

    看乌拉呱呱对它挥起了拳头,就急忙又把头缩回去了。

    牡丹雍坐到床上说:“这样吧,明天白天呢,你各处探寻打听一下消息,最好能查清楚他们是哪路神仙,我们也好想办法应对。顺便,你帮我买些吃的东西来备着。”

    “怎么着,他们家都不给公子饭吃么?王八蛋!”乌拉呱呱难以置信地问道。

    “嘻嘻--就是!王八蛋!”肉咕噜滚儿不失时机地露出头来骂上一句解气。

    牡丹雍道:“这凡间人和人之间的事儿啊,不像咱们想像的那么简单。咱们不要参与太多,一旦修改了凡人的运气,那也就违反天规了。所以,大家都谨慎行事,没我的允许不许轻举妄动!不许惹事生非!听到没有?”

    乌拉呱呱忙答应道:“好的,知道了。那我这会儿就走吧?明天晚上我再来。你们休息吧,明天好应付这些臭麻瓜们。”

    “好。”牡丹雍息了灯,打开窗户放乌拉飞走。当他再躺到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了。他想,王爷爷安排他们到下界来,应该是件很隐秘的事儿。当时在场的人就五个,他和乌拉呱呱已经在这里了,还有就是乌鸦巡查乌金刚和自己的父亲和王爷爷,怎么会有其他人知道呢?如果不是冲自己来的,那一定就是奔着王家的这件宝器来的了。可是,为什么有两伙人?他们还没对王家怎么着就先打起来了,这件事情蛮蹊跷,想不通了。但不管怎么样,这件宝器自己要尽快拿到手,时间长了,难保不出意外,那可真就无法对王爷爷交代了啊。

    他辗转反侧的折腾了好半天,突然感到腹胃里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这感觉他从未体验过。是饿了么?原来没吃饭的饥饿感觉竟然是如此的难受呢。他翻个身,把手压在胃部,减轻一些胃里空落落的痛觉。慢慢地他睡着了。

    鸡叫,嘹亮的公鸡啼明声,唤醒了沉睡中的牡丹雍。听到这声音,他内心不由得一动,似曾相识的感觉哦,自己是在哪里听到过吗?没有的话,为什么自己竟然会知道这是鸡叫啼鸣的声音?他躺着没动,让自己头脑清醒了一下,可是还是想不明白。他便坐起身,下床,穿衣,他要出去查看一下昨天半夜发生的情况。他打开房门,突然发现门口放着一只饭碗,里面有两个馒头。他拿起碗来,想起昨天晚上似乎听到的敲门声和脚步声,这么说来,一定是孟良舅舅偷偷送上来的了。他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暖意,看来这孟良至亲的舅舅还是有心呵护的。尽管他懦弱,抗不起家,做不得主,但心眼还不坏。

    他脚步轻缓地走下楼梯,因为他发现王家的人并没有闻鸡即起的习惯,自己却成了这家最勤奋起早的人了。这样更好,他有更多时间仔细查看一下半夜来客是否留下了蛛丝马迹。

    牡丹雍悄悄拉开门栓,走进院子。哦,原来这鸡叫头遍的时辰,确实是时候尚早。虽然说,天已微明,但那种迷蒙的晨雾还没消散,启明星依旧挂在西面的天空上没有落下,太阳还沉没在地平线下,只把一抹暖色涂抹在东方的天际上。

    牡丹雍仔细地查看了一下院子,没看出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再看看东、西厢房和临街的房顶上,没有一片掉落或踩碎的砖瓦。他心里的疑虑更重了。看来,昨晚的来客,一定不是一般的强盗鼠辈,自己以后一定要多加堤防才行啊。

    既然时辰还早,牡丹雍又悄悄返回阁楼,让肉骨碌滚儿把法术都收了。他在床上打坐,心里猜度着:不知道这王家舅舅、舅母会如何按排自己呢?让自己去读书?看样子可能性不大。让自己干杂活?最好是让自己去药铺当伙计,这样就有机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