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花仙界传奇 第53章 在“表哥王天赐”

时间:2018-09-05作者:水谷精微

    这个孟良--也就是乔装改扮的小王子—牡丹雍。此刻,他站在小阁楼的门口处,打量着满是灰尘的有些阴暗的小屋:房间也就不足十平方米,有着能看到木楞椽子的尖屋顶和草席棚子;正南方向有一个很小的窗子,透进来一些光亮;地面上放着一张废弃的床,靠北墙有旧箱子和柜子,房间里所有能放东西的地方,都是满满当当地堆放着各种生活用品和小孩子的旧玩具,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

    他想象着,如果自己真是那个凡间的少年孟良,此刻,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和感觉?挺难过哦。

    这时候,小肉咕噜滚儿露出头来,它把小圆脑袋东转转西转转,然后对牡丹雍说:“嘻嘻--小王子你靠边站站儿,这里就交给我了。”然后它拱拱拱地钻出香囊,突然就变成了带翅膀儿的粉白色飞蝶,当它一飞进小阁楼时,就‘呯’的一声把门关上了。接着就听到里面有东西移动的声响和呼呼的风响。少倾,当房门再次被打开时,只见房间里的一切都已经井然有序,干干净净了。更有甚者,还有一顶雪白的帐幔从阁楼的尖顶上瀑布一样下垂到床的四周。

    牡丹雍一看,连忙说:“这个不行。快收了法术。他们会感觉奇怪的。”

    小肉咕噜滚儿“哦”了一声,一想也是,本来是光着两手投靠人家来谋生计的,这东西都是打哪儿来的?确实不行。它飞舞着顺着帐幔绕了一圈,帐幔消失了。它就再次钻进牡丹雍腰上的香囊里,露出脑袋说:“那就等晚上没人看见的时候再用吧,小王子,行不行?嘻嘻-”

    牡丹雍走进房间躺到床上叹息着说:“唉,出门在外,也用不着那么多讲究了吧。其实都不应该让你使用法术,让王爷爷知道了可不妙。”

    蚕宝宝笑嘻嘻的说:“嘻嘻——我不怕,我可不愿意咱家小王子难过、受罪。嘻嘻——”

    牡丹雍也确实感觉累了,从小长到大,这一下午时间干的活,比他十几年累加起来还要多。尤其自己现在也算是半个凡人吧,这凡人的感觉他还真体会到不容易了。他躺在那儿竟不知不觉睡着了,还做起了梦。梦中自己还是在瑶台花苑的家里,正和小妹晚妆玩捉迷藏,自己躲在柜子里,眼看着晚妆往这边跑过来,却突然摔了一跤。。。他心里一着急,往起一站,感觉脑袋“哐”的一下,撞上了隔板。不对不对,他的头确实被什么东西击中了,而且小阁楼的门也被“哐”的一声踢开了。

    原来,是王家的少爷王天赐放学回来了。在楼下,天赐听到娘喋喋不休地唠叨说,有个像要饭花子一样的表兄弟、就是自己连印象都没半分的姑姑家的儿子投靠来了,以后就得长住在家里了,又得养活一个别人家的孩子了等等等等。这消息,一方面勾起了他强烈的好奇心,另一方面他也听出了娘亲的不高兴和嫌弃之意;再者说,王家就他一个独生子,他是家里的中心小宇宙,宝贝得想要天上的星星月亮,爹娘都恨不能上去摘给他,现在凭空出来一个什么表兄弟,他心里便有些不自在了。于是,他就像一阵风似地冲上小阁楼,想看个究竟。他原来手里是拿了二个橘子的,这会儿已经有一个像抛球一样招呼到那个躺在床上的、所谓表兄弟的脑袋上了。

    牡丹雍跳起身来,一眼看到破门而入了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年龄和自己相仿的胖男孩。说时迟,那时快!还没容他细打量,突然有一股粘稠的、像鸟屎一样的东西从身旁射出来,正糊在了那个堵在门口小胖子的肥脸上。不用说,这又是肉咕噜滚儿的杰作了。

    牡丹雍小声警告蠢蠢欲动的小蚕宝宝道:“别再胡来!”。

    这时,就听到那王家少爷哇哇地跳着脚乱叫声,他双手在脸上乱抓乱抹,好一幅狼狈不堪的样子。

    这时,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是天赐的狂叫把刚进门的王思仁大夫和王太太一起叫上阁楼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他们忙不迭地连声问着,把木制的楼梯

    踩踏得吱吱格格乱响。

    “娘——,他打我!”小胖子恶人先告状。他用手指着牡丹雍,整个小脸抹画得跟鬼脸一般。

    看着自己宝贝儿子成了这副模样,王太太“啊”的叫了一声,赶紧用腰上的围裙给儿子擦试,口里叫道:“哎呀,宝贝儿,打坏了没有啊?看看哪疼了?”然后又不断地回头对外甥孟良怒目而视!

    王思仁大夫看了看状况,然后也很严肃地对孟良外甥训斥说:“他是你表哥呢,你怎么能动手打他啊。这可是你不对了。”

    外甥孟良很沉稳地说:“舅舅,舅母,我根本就没打他,是他拿橘子砸我的。他自己脸上落了堆鸟屎而已。”

    “他打了,他打了!让他给我赔罪!”胖子少爷不依不饶地叫唤着。

    王思仁大夫上前看看儿子,确实也没怎么着,就息事宁人地说:“算了算了,宝贝儿。他是你思敏姑妈的儿子,你孟良表弟。他比你还小半年呢,你得让着他点啊。”

    “哼,凭什么得我让他!他必须给我道歉!要饭花子!”胖子少爷依然气鼓鼓地不让份儿。

    王太太也开口说道:“孟良,你今天刚到我们家就惹得少爷不高兴,让我们也心里不舒服。这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们养活着你,你要懂得感恩回报才好,不能活得狼心狗肺的。”

    “哎呀,瞧你这话说的。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王思仁大夫小声嘟嘟囔囔地说着。看孟良沉默倔强地站在那儿,就叹口气说:“要不,孟良,你就给你表哥道个歉?也不会折损到你什么的。”

    “什么表哥!他得叫我少爷!”小胖子盛气凌人地叫道。

    孟良依旧站在那儿沉默着。

    僵持了半晌,王思仁大夫一看没辙啊,自己儿子不敢管,这外甥也够倔犟,只好自己找话下台阶,他顺着儿子的话音说:“好好好,以后都叫你少爷,行了吧?走走走,咱们下楼吃好吃的去。”他连搂带拉地把儿子裹挟着往楼下走去。

    王太太不使好眼色地看着孟良许久,然后用鼻子哼了一声道:“还是个犟种啊!犟吧,那就别吃晚饭了!”说完便也登登登地下楼去了。

    看他们都离开了,牡丹雍进去关上房门,然后对肉咕噜滚儿说:“你看这王家人,如果真是孟良还活着,在这样人家寄人篱下地讨生活,可真够他忍受的。”说完叹口气。

    “哼哼---这王家大人小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真想教训教训他们!”小蚕宝宝愤愤地说。

    “刚才我都和你说了,在这里不可以胡来。别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我们可不是来教他们怎么做人的。唉,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轻举妄动。知道了吗?”牡丹雍很严肃认真地说。

    “好吧。”肉咕噜滚儿不是很情愿地答应道。它是真看不下去别人欺负小王子呢。然后它提醒道:“小王子今天晚上都没饭吃呢,该死的。”蚕宝宝气得都不嘻嘻了。

    牡丹雍说:“没事。我虽然也有了些凡人的习惯,但也不至于一两顿不吃饭就饿死了。再说,弄点吃的东西还不容易吗?你忘了,半夜乌拉呱呱就来啦。”

    两个人说着话的功夫,天就黑暗下来。牡丹雍用一个王家少爷玩旧的陀螺变出一盏油灯来。

    小蚕宝宝也高兴起来,它说:“嘻嘻--咱们把门关上插好,他们休想再进来。嘻嘻--等我再布置一下咱们的房间!嘻嘻---”说着话,它便又飞出来,粉蝶所经之处,就摆满了鲜花绿草,一顶蚕丝帐幔又瀑布一样垂到床的四周,床上也棉裘锦被铺垫好了。牡丹雍除去外衣裤,着一身雪白的睡衣,躺到床上舒展着手脚,舒舒服服地休息,静等乌拉呱呱的到来。

    躺下大约一顿饭的功夫,似乎隐隐约约中听到门被轻轻地敲了两下。牡丹雍屏住呼吸细听,又没了声响。少倾,似乎又有下楼梯的脚步声,然后就又没动静了。此时他意识也已经有些朦胧,便也懒得管这回事,就沉沉地睡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