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花仙界传奇 第52章 王思仁大夫的外甥

时间:2018-09-04作者:水谷精微

    家住七彩幸运城七彩大街104号的王思仁夫妇是祖传行医人家。他们刚搬来这里居住并开医馆药铺行医不久,现如今正是踌躇满志、家道中兴的得意之时。他们总是爱在人前人后说自己祖上德行深厚,人家规矩诚实。因有祖上传下来的良方,才能医得好病救得了命云云。

    王思仁大夫自父亲过世后,就独自支撑起祖传的药铺。他长了一副最不容易让人记住的面容,胖嘟嘟的圆脸,一双细长的、看着总像睡不醒似的眼睛,身材中等,几乎没有脖颈,感觉就像胖墩墩的身躯上直接架着一个圆圆的脑袋瓜。王家太太则是一个细高个儿的女人,头发总像营养不良一样发黄毛糙;她白皙瘦长的脸颊上,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眼睛,薄薄的双唇紧闭的时候,鼻翼下的法令纹就很深刻的凸显出来,有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感觉。尤其是她的夫君王思仁大夫,总是一看到她这神情就立马蔫声蔫气起来。王思仁夫妇有一个儿子,名叫王富,最近才改名叫王天赐。在他们看来,这人世间就没有比天赐更好的孩子了。

    王思仁一家原来可不住在这儿,似乎从他们王家祖辈起不知道多少代多少辈,就一直住在北一路十三号的。这王家几代单传,到王天赐这辈,似乎又是如此。看王太太的身子状况,想再生育恐怕也难呢。

    王思仁大夫还有个妹妹,早就远嫁七彩山的另一面的西山之角去了。妹妹家也有一个儿子,年纪应该和天赐差不多大小。王思仁大夫还是在那外甥很小的时候见过一面,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就是当面见到,如果不说破都怕不认得了。自父母都去世之后,妹妹一家已经有好多年都不曾回来过了。现在的王家什么都不缺,但他们拥有一个秘密,他们最害怕这个秘密被人发现,他们觉得一旦有人发现他们发家的秘密,就怕遭人嫉恨惦记了。

    其实,王家刻意隐藏的小秘密,在七彩幸运城内早就不胫而走了。这不连官府都晓得了,在西山之角起了瘟疫不久,官府衙门就遣人来传唤王思仁大夫问话。

    迫于对官府的畏惧,王思仁大夫和王太太商议后,和官府达成一项协议:即不要明宣王家用祖传秘方去疫区抗疫的事情,而是秘密前往便了了。官府只所以也同意这样做,更多的是出于不想扩大有瘟疫消息的影响,因此,这事儿还真就在秘密中进行了。

    令人欣喜的是,王思仁大夫去了疫区不到半个月,便控制住了疫情的发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被官府大大的奖赏了。王思仁大夫于正月二十一已经功成身退,返回七彩幸运城的家里。但他在疫区也带回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那就是妹妹、妹夫和妹妹公婆都死于瘟疫的噩耗,另外,还有外甥孟良下落不明的事件。

    王思仁大夫回来的第二天,王家人一早醒来,看到窗外是阳光明媚的天空,并没有丝毫迹象预示着他们家会有什么特别不同的事情发生,他们心情极佳地急忙起身,准备迎接再次开门营业的盛况。因想着这第一天一定是患者盈门、财源滚滚,王思仁大夫开心得直哼小曲儿。

    王思仁大夫哼着小曲,去另一个房间叫醒宝贝儿子天赐起来吃饭,然后好去学堂上学;王太太则围着围裙在厨房和饭厅间来回忙碌。

    王思仁大夫走进儿子的房间,看到像他一样胖嘟嘟的天赐还睡得直流口水,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他亲呢地叫着:“宝贝儿,该起床啦。太阳照到屁股喽。”

    天赐被吵醒了,很不乐意地用脚踢蹬着被窝,闹起起床气来。

    此时,王家的伙计们都已经来上工了,在外面等候多时的患者们也都挤进医馆。乱哄哄的人声传进房间来,王太太忍不住叫道:“你别在那儿磨蹭了好不好?你听听外面都快挤破门了。”

    王思仁大夫听到妻子叫声,就急忙离开了儿子房间,下楼梯的时候差点滑了脚。他一拐一拐的忍着疼,来到饭桌前,急忙吃起饭来。

    王太太一直看着他的行动,这会都有点不耐烦了,眼睛里净是鄙夷的神情。然后她用围裙擦着手,口里叫着心肝宝贝的,上楼哄儿子去了。

    王思仁大夫急忙吃了早饭,就去前面医馆里坐堂诊脉。今天的患者太多了,并且很多都是慕名从老远处赶来的人们。他们有骑驴骑马过来的;有坐各种各样车辇过来的,而且大多数都是骨折患者。这真如老话儿说的那样:河里没鱼市上看。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多摔断骨头的人哩!你看那些折胳膊断腿、闪腰碎跨的男男女女,各个咬牙咧嘴,姿态奇形怪状,一副痛苦难耐的模样。

    这王思仁大夫对那些较轻的患者,当场就做了正骨处理,然后派发神药,让他们回家静养;对一些重症患者,他就先安排到医馆里面有床铺的候诊室里,稍后要做进一步的诊治处理。就这样不知不觉就忙了一上午,王太太叫伙计几次招呼他去吃中午饭,因为看患者实在太多,他不忍心放下就走,这一耽搁就过了午时三刻了。

    王思仁大夫看看再不去吃饭,怕太太又不高兴,就安顿好一个病人,然后拱手对其他人说:“要去吃饭了,诸位得稍事等待。最好大家也都寻个地方吃吃饭,休息休息,下午再来吧。”正说着,只见门口又有人进来,他连忙就往后门走去,因为他确实也饥肠辘辘了。这时,突然听到有人说:“请问,王思仁舅舅在吗?”他不由得在后门口站住脚细听。

    一个伙计问:“什么王思仁舅舅?你是谁啊?”

    “王思仁是我亲舅舅。我是他外甥。”那个声音回答道。

    王思仁急忙转回身又进了药馆,他看到药馆地当中站着一个身穿绛色衣裤的十一、二岁少年,脸上有几道黑印子,头发上粘满了灰尘,像是走了很远的路途的样子。他不由得走到少年跟前说:“我就是王思仁。你刚才说什么?你叫什么?”

    少年听到他这样一说,就从衣襟里掏出一封信来递给他,口里叫道:“舅舅,我是孟良啊。”

    王思仁大夫很迅速地看了一遍信,又认真打量了一遍少年,有些激动的说:“啊,是孟良吗?真的是你啊,都长这么大了。。。你爹娘。。。唉,好了好了,跟我过来吧,孩子。”说着眼眶就有些湿润了。

    他去疫区的时候去寻找过妹妹家,是知道情况的。他昨天一回到家就询问过太太,是不是外甥有过来投奔,说是没见,他就一直担心着这孩子的下落呢。今天终于找来了,他心里很是有些激动。

    他用手臂揽住少年的肩膀,很慈爱地带着他往后院走去。满药馆的患者,看着他们舅甥相认,虽然不了解内情,但也都看得满眼感动。

    王思仁大夫带着孟良外甥一边穿过院子过道,一边声音有些酸楚地问:“你怎么路上走了这么久?怎么你爹和你娘就一下子都沒了?可惜我去疫区太晚了。”

    少年孟良说:“舅舅去疫区抗疫了吗?疫区情况怎么样了?我我是走错路了,还迷了山,幸好遇到狩猎的猎人把我带出来。好不容易找到舅舅家啊。西山之角死了好多人啊。”

    王思仁大夫用一只肥厚的手掌拍着孟良的肩膀说:“我昨天刚从疫区回来,那边情况好多了。是啊,死了太多的人了。好在你没事就好,菩萨保佑,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一行说着,他们已经走进了北楼的堂屋里。

    少年孟良抬头看到,这堂屋迎面的墙壁上供奉着药师琉璃光如来的画像,两边贴着一幅对联。上联为:再世华佗妙手祛百病,下联是:上传秘方慈心医万家,横批:济世神医。心里不由一乐,脸上却不动声色。

    正在这时,迎接他们的却是一声尖叫:“哎哟,干甚么!怎么把要饭花子带到家里来了?”

    这尖叫的人正是王太太。她腰间还围着家纺粗布围裙,两只手扎煞着,眼睛瞪得溜圆,更显得黑眼仁少白眼仁多了,一副吃惊不小的样子。

    王思仁大夫赶紧和太太解释说:“什么要饭花子啊,这是咱亲外甥,我妹子的儿子孟良啊。我昨儿个回来不就问过你吗?他找来了呢。”

    “你说什么?什么?”王太太有点瞠目结舌,眼睛瞪得更大了,好像一下子转不过弯来。“他他他。。。怎么。。。现在真的。。。来了?”

    王思仁大夫抖着手里的信件说:“妹子的信,她把孩子托付给咱们了。”

    王太太拿过信仔细地读着,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阴沉。其实,昨天王思仁回来就和她说了小姑子一家的噩耗、和外甥不见了的消息,当时她还暗自庆幸这孩子没来投奔自己家,不成想今日他还真来了。她把信件随手丢在饭桌上,一屁股坐到饭桌前的凳子上,然后面无表情地说:“这么说,这孩子以后就得住咱家了?”

    王思仁大夫小心地察看着太太的神情,这会儿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了。刚才是因为自己的亲外甥突然冒出来,心情有些过分激动,庆幸妹妹的孩子终于没事儿安好,一时间也没想那么多。这时,他不由得小声说道:“妹妹和妹夫都不在了,这孩子就咱们一家亲人了,不投奔我们还能怎么办?”

    王太太在鼻子眼里“哼”了一声,然后无精打采地说:“那就吃饭吧,还有那么多病人等着呢,不挣钱怎么养活这一大家子人!”然后又对孟良说:“去那边屋里把脸洗洗,再过来吃饭,脏的跟泥猴似的。”

    王思仁大夫终于松了口气,他推了一下亲外甥的肩膀,说道:“去吧,以后要多听你舅母的话啊。”

    少年孟良低头答应道:“是,舅舅,舅母。”然后去厨房里面洗脸去了。

    吃过中午饭,王思仁大夫稍事休息就又去诊治病人了。孟良则被舅母一会叫提水去,一会又让去搬柴,一会又去院子里拿菜,这一下午就没怎么消停着。

    临近舅舅快闭馆关门回来时,舅母才带他走上北楼的最上面的一个堆放杂物的小阁楼说:“你把这里收拾一下,以后你就住在这个房间里吧。”吩咐完,她转身就离开了,嘴里还烦闷地嘟囔着:“这也真是,怎么这爹娘一下子就都没了呢。吓!闹腾的人心烦。”

    有句云:寄人篱下讨生活,提心吊胆话别多。

    人情冷暖三餐看,世态炎凉将就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