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级兵王俏总裁 第357章 背黑锅?

时间:2017-10-09作者:梵墨

    “那就不是你!”

    白若道悠悠的叹了口气,品了口酒,悬着的一颗心却是放了下来!

    “白若道!”

    白若筠抬头,看着白若道那张比他更有男人乞气概,脸庞刚毅,如刀削斧劈的脸,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嘲讽:

    “你是白若道,你在害怕什么?还有,我没有那么傻!”

    白若筠说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直接将高脚杯里白若道为他添満的红酒,一饮而尽,准备送客了!

    白若道不喜欢他,不喜欢来到这锦绣阁,而对白若筠而言,也是一样!

    “不止我这么想,很多人都这么想!”

    白若道却没有要走的觉悟,他脱掉了那马靴,直接盘膝坐在了白若筠的对面,脸色很严肃!

    白若筠也一下子不说话了,白若筠不傻,白若道会想到他,那么其他人自然也能想到他!

    如果问最喜欢最欣赏聂锋的人是谁,谁都说不出来!

    但如果说,谁最恨聂锋的话,花少白若筠绝对算的上一个!

    当着众目睽睽的面,东海的第一纨绔,花少白若筠被打耳光,这对一向心高气傲的白若筠来说,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他恨聂锋,他恨不得把聂锋剥皮抽筋,但他不能,因为他是白若筠,是白家的人,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他!

    聂锋,以前名不见经传,动也就动了,杀也就杀了!

    但,从一个小小的保安竟然敢直接掌掴他白若筠,甚至公然在聂龙的晚宴舞会上,和聂龙追求的女人跳舞,而且,他还活着,还活的很好!

    然后自然会有无数人注意到聂锋,这其中同样包括,白家!

    如果聂锋今天真的死了,那,毫无疑问,这个屎盆子就会直接扣在他白若筠的头上。 (w   .  . )

    至于聂龙,白若筠就想呵呵了!

    在东海,白家还算得上一股大势力,但在燕京聂家面前,白家很明显不够看!

    “聂锋,不能死!”

    白若道终于说出了他再次光临锦绣阁的目的!

    “我知道!”

    白若筠如花似玉的小脸阴沉似水,他手里的高脚杯握得很紧,白若道见状,却是不慌不忙的帮其又斟满!

    “而且,我觉着你应该做出你的姿态!”

    白若道开口,他每一次说话,都让白若筠有一种想要抓狂,然后暴起,直接将高脚杯里的酒直接泼到其脸上的感觉!

    “呵,怎么?我还得当一只黄鼠狼,去给鸡拜年?”

    白若筠冷笑,他觉着自己这位东海第一人的表哥似乎说话越来越离谱!

    “不止!”

    白若道却没有反驳,这一次,他甚至将高脚杯放回了面前的桌子上,一双虎目目光炯炯的看着白若筠

    “你要去给他道歉,还要去看望问候他,最后你还得将你的保镖直接安排在他身边,保护他!”

    砰!

    白若筠终于暴走了,整个人站了起来,直接狠狠的将面前的梨花木茶几给踹飞了出去,白若道放在茶几上的酒液直接掀翻,猩红迷离的酒液染红了他们脚下的地毯!

    “白若道!”

    白若筠真的要疯了,如花似玉的小脸狰狞的可怕,他看着脸色淡然的白若道,声音阴沉:

    “你是在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话!表哥?还是白家未来的继承人?”

    白若筠的神色很冷,他从一出生,就知道,有人比他早出生了几天,白家家主的位置,注定和他无缘!

    所以,他不争不抢,逍遥自在!

    但白若道太优秀,优秀到,无论他白若筠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对他指指点点,久而久之,他的脑袋上被冠名白若道的表弟,继而,他有了花少这个他并不喜欢的称呼!

    但是他摆脱不了,他的身上流着白家的血,他生是白家的人,死也会被葬入白家公墓!

    他无法反抗,他也反抗不了!

    “这是爷爷亲口吩咐的!”

    白若道不过说了几个字,却是瞬间让白若筠心里腾腾燃起的怒火顷刻间散去了!

    他是白家人,注定一生都要被白家束缚着。

    “我还有事!”

    直到将自己该说的全说完,白若道才缓缓的挺直身板,昂首阔步的走了出去!

    他的那辆限量版悍马自始至终都一直停在锦绣阁的内院,周围还有好几个人在看护,这些事情压根不用人说,就有人会做!

    这就是白若道,因为东海皇甫家的那位,很少外出的缘故,所以,白若道在很大程度上,被称之为,东海第一人!

    轰,轰,轰!

    白若道一脚轰下悍马车的油门,扬长而去!

    “来人!”

    凌烟台内,响起了白若筠平静的声音。

    嘎吱!

    凌烟台那朱红大门再度被推开,锦绣阁的四大美人,以及白若筠身边最得力的两位跟班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察言观色的他们,发现白若筠的脸色真的很差劲!

    “白…白少!”

    在外,被无数纨绔公子哥们追捧的四大美人,在凌烟台也只有帮白若筠收拾碎片的资格。

    “备厚礼!”

    说到厚礼的时候,白若筠那比女人还要好看的小脸阴沉的吓人,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里,有愤怒,有怨毒,但更多的,是不甘!

    “白少要去哪?“

    两个跟班诚惶诚恐的看着白若筠,要知道,因为白若筠的表格白若道的缘故,在诺大的东海,都只有纨绔准备厚礼来锦绣阁凌烟台,他们第一次听说,白若筠要出去拜访!

    砰!

    白若筠手里的高脚杯直接扔了出去,毫不犹豫的砸破了一名跟班的脑袋,另一名跟班身体瑟瑟发抖,却是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滚出去!”

    因为太过愤怒,使得白若筠的嗓子都有些尖细!

    诺大的装修古色生香的凌烟台眨眼间只剩下白若筠一个人!

    “你还打算在这里藏多久?”

    白若筠的愤怒,怨毒和不甘在一瞬间消失,他淡淡的看着被重新关上的朱红色的大门,语气平静的吓人!

    整个凌烟台内安静的吓人。

    “出来吧,有本事来我这,没本事出来嘛?”

    白若筠猛地转身,如同两轮黑色小太阳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凌烟台内的一根朱红色支柱!

    咔哒,咔哒!

    黑色的高帮军靴踩在光滑的地板上,发出清晰的叩击声,一道纤细的纤影出现在白若筠漆黑的瞳孔内。

    “你是谁?”

    白若筠眯着眼睛看着这个穿着黑色作战服,黑色高帮军靴的女人,舔了舔自己略干裂的嘴唇。

    “我们有同样的敌人,所以,我们应该算是朋友!”

    女人开口!

    “有同样的敌人,所以,你身后的人就找到你,让我背黑锅?”

    白若筠咧着嘴,牙齿洁白,语气森然!

    ://..///40/40026/.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