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级兵王俏总裁 第75章 这个游戏,我们都是棋子!

时间:2017-10-09作者:梵墨

    咣当!

    锦绣阁的所有黑衣保镖一股脑的全部冲进了凌烟台,所有人都被阁楼内的景象给吓着了:

    在他们眼中高高在上的花少白若筠,此刻满身狼藉,被人狠狠的踩在脚下,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被花少带回来的那个保安聂锋!

    别说是他们,就连狂少白若道都是一脸的呆滞!

    这个男人…竟然真的敢动手?

    “嘿嘿,白大哥,你年长我几岁,我就这么称呼你吧,这孩子太欠,很明显欠收拾,弟弟我索性就直接代劳了,你不会怪我的,对吧?”

    聂锋咧着嘴笑着,清秀脸庞上那人畜无害的笑容简直让人心寒!

    他的手中提拎着的赫然是刚才白若道叫来的那一支红酒瓶,只是那红酒瓶中的酒液早已流的干干净净。

    滴吧,滴吧…

    刚刚站起来的白若筠,再度倒下了,他的脑袋上被人重重的砸了一酒瓶子,分不清是酒液还是血水的液体自他的脑袋上流出,染红了他那张娇俏貌美如花的小脸,染红了他的头发,顺着他的头皮,一滴滴的滴落下来,染红了昂贵的木制地板,整个景象看上去颇为的诡异!

    而白若筠的那张脸,则被聂锋的43码运动鞋狠狠的踩在鞋底下,一动都不能动。

    “我早就说过,希望你不会后悔!”

    聂锋说完,整个人蹲下,手中的那半支酒瓶则被他放在了白若筠的脖颈,那锋利无比的玻璃碎片此刻正紧紧的贴着白若筠的血动脉,只要聂锋他稍稍用力,白若筠脖颈上的血动脉就会被人锋利的玻璃渣很轻松的割破,但是,等待白若筠的,只有死亡!

    “不要再用那白痴的眼神看我,因为,如果我今天走不了,你绝对会死!”

    聂锋嘴角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容,他的手微微往前探了探,甚至就在白若道和数十名黑衣保镖眼睁睁的注视下,那锋利的玻璃碎片扎进了白若筠的血动脉。

    血水疯狂地流出,止都止不住!

    白若筠的眼中开始冒起了金星,如今的他,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从自己的身体内流走一样!

    “住手!”

    有一名黑衣保镖受不了阁楼内略显诡异的气氛,竟是直接抬起枪口,对准了那个如恶魔般的男人!

    砰!

    黑衣保镖的心神被颤动之际,开枪了,只是却严重丧失了准头,擦着聂锋的头皮划了过去!

    “混蛋,谁让你开枪的!”

    白若道一脚踹飞了开枪的那名黑衣保镖,用了十成力的情况下,那黑衣保镖的身体弯成了弓虾,身体在不断的抽搐!

    “你有半个小时的机会考虑,因为半个小时后,你的血会流尽,你的生命体征会彻底消失!”

    聂锋估算的很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想起那个一次次把他从死亡地狱拉回来的家伙,他是龙组的军医,但聂锋却更加喜欢叫他死亡之手,因为他的命,有好几次都是被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

    “聂锋兄弟,这件事情我知道若筠也有错,所以我代他向你道歉,对不起!”

    白若道看着聂锋开口,之后更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朝着聂锋鞠了一躬,这一幕落在白若筠眼里,白若筠的嘴角却掀起冷笑。

    他努力的想要扭动自己脑袋,却发现,他的力气此刻小的惊人,他看着此刻眼神专注,面色认真的聂锋,咧着嘴,嘴角泛着苦涩:

    “聂锋,你赢了!”

    说完这句话,白若筠整个人脑袋一偏,显然已经昏了过去!

    “少爷,少爷!”

    几名保镖直接朝着聂锋扑了过去!

    聂锋面露不屑,整个人直接放弃了白若筠,身形如电,一把掐上了一名保镖的脖子,只要他稍稍用力,这名保镖的脖子就会被聂锋扭断。

    “住手!你们想要若筠死嘛?”

    白若道怒吼道,直接制止了那些准备朝聂锋扑将而去的黑衣保镖们,脸色阴沉。

    “不想让他死,就听我的!”

    在所有人都被聂锋的手段震慑吓怕的时候,在所有人都以为白若筠死了的时候,只有白若道,依旧保持着可怕的冷静。

    他开始有条不紊的指挥着保镖们的行动:

    “叫救护车,还有,马上联系东海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若筠绝对不能出事,他要是出什么问题,你们都活不了!”

    在白若筠丧失了行动能力甚至是意识的时候,此刻的白若道,俨然锦绣阁的主人。

    忙完这一切,整个锦绣阁似乎恢复了之前的热闹和平静,只有凌烟台内的满地的玻璃碎渣和尚未干涸的猩红酒液,彰示着,之前这里发生的争斗是如何惊心动魄,生死一线!

    凌烟台已然有穿着旗袍的服务生来打扫这里,而白若道和聂锋已然到了锦绣阁的大院!

    东海的雾气才刚刚散去,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白若道看着聂锋,眼中有着一抹捉摸不透的茫然!

    “聂锋兄弟,今天第一次见面就出了这件事,实在不好意思,改天,我做东,叫上白若筠这兔崽子,给你赔罪!”

    白若道的心胸坦荡宽广让聂锋汗颜。

    “赔罪就不用了,只要花少以后不要随随便便到灵越大厦门口进行什么惊天表白,那我就谢天谢地了!”

    聂锋苦笑道,要没表白这档子事,现在的聂锋指不定就在蔡慕夭的办公室,接受这成熟御女的检阅呢!

    “哈哈,这个肯定不会了!”

    两人相视一笑,似乎心中皆有解不开的谜底,却都同时没有言明。

    聂锋在白若道的强烈要求下,蹭他的悍马车,直接被送到了灵越大厦门口。

    而白若道和聂锋打了个招呼,约了个时间,却是急匆匆的跑到东海第一人民医院去了,白若筠就是被送到那里的,他要去探望,以及处理一些善后事宜。

    看着白若道离开,聂锋却是默默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谢谢!”

    短短的两个字,却是情真意切,而接通电话的那头则久久无言!

    ……

    哐!

    狂人的开门方式永远那么的特别!

    踹开病房门,人高马大的白若道一眼就看到了正对着天花板发呆的白若筠,以及围拢在他身边无数的黑衣保镖!

    经过简单的处理,白若筠脸上的血污被处理干净,但是脖子上却被缠了厚厚的纱布,此时此刻,这位花少正对着医院洁白的天花板发呆,对于白若道的到来,毫无表示!

    白若道也知道白若筠的性格,自己也不客气,直接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扬扬手,对着那些保镖们说道:“你们都出去,我和你们主子有话说!”

    保镖们面面相觑,却不动弹。

    “滚!”

    白若道直接吼了一声,保镖们一个个吓得不敢再反抗,眨眼间,走了个干净!

    白若道随手拿起一个水灵灵的大苹果,拿着小刀在削皮,刀快刀利手稳,一条长长的水果皮落地!

    “怎么样?”

    白若道大口大口的吃着苹果,开口问道。

    白若筠终于回过神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语气鄙夷:“白若道,你到底在怕什么!”

    “我什么都不怕,我只是受人之托!”

    没有了外人,白若道显得很坦白!

    “受人之托?谁?”

    白若筠眉毛一扬!

    “一个,我又敬又怕的对手!”

    “皇甫纵横?”

    白若道不说话了,沉默意味着默认。

    “这个游戏,我们都是棋子!谁输,谁淘汰!”

    白若筠没有说话,整个病房一片沉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