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八荒剑尊 第二十六章 对不起,我没能救到你

时间:2018-08-10作者:我喝柠檬奶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庆云城北,数十里外的空地上。

    陆子真和陆子真两人盘坐于地,磕着李长安给的回灵丹,回复灵力。

    随着一声异响,谢有语最先到了。

    随后,南欢宗的四人也御空而来,樊青曼吹着笛子,无数僵尸跟在四人身后。

    最后到的是郝仁和李长安,他们俩低空飞行,剑身发出刺耳的剑吟之声,地上的僵尸不停的跃起,扑向两人。

    无数僵尸从东南西北四个角落而来。

    陆子真、陆子豪两人见众人如约而至,腾空而起。

    众人聚齐于天上。

    空中,樊青曼还在吹笛子,李长安和郝仁的剑,依旧发出刺耳的剑吟声,谢有语冷漠的看着地下的僵尸,叶昆望着胸口的伤痕,心有余悸。

    地下,数不胜数的僵尸簇拥在红莲阵法里,他们双手朝天,对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张牙舞爪,不停的嘶吼着,嘴里还不停的流淌这黑色的唾液。

    陆子真和陆子真相视一眼,各自散开;他们俩紧皱着眉毛,双手不停的变换着术法,嘴里也念着启动阵法的口诀。

    大地之上。

    一道囊括里方圆半里的阵法开始生效。

    地面寸寸龟裂,红莲业火从龟裂的地缝中喷出,很快就形成一片火海;那炙热的火焰,仿若能融化世间万物,连空中的几人都隐隐感到一阵心悸。

    火海很快就包裹了尸群,僵尸的身体开始燃烧,发出撕心裂肺的嘶鸣声。

    无数僵尸挥舞着双手,仿佛人间炼狱。

    空气中弥漫了僵尸烧焦后发出的臭味,那些染上红莲业火的僵尸,在火焰的焚烧下缓缓化为灰烬。

    望着火海,葛正说道:“这样一来,庆云城的僵尸就基本死尽了。”

    陆子豪说道:“应该还有漏网之鱼,到时候我们在找找就是。”

    众人点了点头,望着火海沉默不语。

    “啊!”就在众人认为大局已定的时候,他们身边忽然响起了一声惨叫。

    “怎么了?”谢有语大惊失色,四处张望。

    “刚刚的声音是叶昆的,他人不见了!”樊青曼惊慌的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葛正问道。

    谢有语拔出手里的剑,说道:“我只看到了一道黑影闪过。”

    葛正皱眉大声喊道:“明人不做暗事,可否出来说话!”

    黑影又是一闪而逝,众人四下环顾,只看见狄方义的身体,已经尸首分离,向着地面坠落。

    葛正咽了口水,众人皆不敢轻举妄动。

    空中黑影再次一闪。

    “当”的一声,金属交戈声,在众人耳畔响起。

    谢有语的右袖被撕裂的一道口子,里面躺出猩红的血液,他的剑上还沾了一抹黑色的液体。

    谢有语抬头,怒声说道:“是谁!给我出来!”

    “就不能让我消停一会么?我躲在沧州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你们也要打搅我,我辛辛苦苦炼的尸,你们一把火全给我烧了。”一个嘶哑的声音,在众人头顶响起,“那个用剑的是那个门派的弟子啊?竟能伤到我。”

    “驭剑阁主南宫不落三弟子谢无言座下谢有语!你若是伤了我,我师傅不会放了你的!”

    众人抬头四处张望着,好似一群待宰的羔羊。那声音再次响起,“你可真是吓死我了。”

    “当!砰!”众人身边,再次响起了异样的声音。

    黑影对谢有语再次出手,谢有语挡住了剑,挡住了黑影的第一击;但黑影的第二击,却在谢有语的胸口,留下了五道伤口深可见骨的伤痕。

    “快跑!”

    众人如鸟兽散。

    黑影又出手了,这次攻击的是修为最高的葛正。

    葛正无心恋战,堪堪接住黑影的两次攻击后,便落荒而逃。

    李长安慌忙间飞向了西边,他一边御剑飞行,一边从储物玉佩里寻找着什么。

    “我记得有的!”李长安焦急的查看着储物玉佩,并提防着随时出现的黑影。

    徐天宝给李长安的储物玉佩里有着很多东西,晶石、飞剑、法宝,数不胜数,但其中一种东西,就是——符箓。

    储物玉佩里符箓也有很多种,但李长安认识的不多,但他知道其中的一个叫“御风符”!

    御风符能加快修士的速度,这种符箓以李长安现在的修为也能使用。

    在空中无疑是最明显的目标,李长安飞了一段距离以后,便落在了地上。他在左右腿各贴上了一张御风符。

    使用了御风符以后,李长安化作一道残影,疾步奔跑,比御剑飞行的速度还要快上三分。

    其他几人的想法和李长安一样,他们都落在了地上,在漆黑的森林中遁走。

    李长安身后十丈外跟着的是樊青曼,她如同一道疾风般穿梭在森林中,但速度却没李长安快,两人之间的距离缓缓拉开。

    樊青曼的身后的不远处是葛正,他的身上已经有了数道伤痕,鲜血染红了半幅衣衫。

    由于谢有语御剑的速度太快,黑影跟不上;所以只能选择追击修为最高的葛正。

    葛正的速度没有黑影快,但却比樊青曼快很多。

    有个笑话是这么说的——有两个人碰到了熊,一个人使劲跑,另外一个人说别跑了,你又跑不过熊,跑的那个人说,我不需要跑过熊,我只需要跑过你。

    这就是葛正此时的想法,李长安和樊青曼都看出了葛正祸水东引的想法,不停的增加奔跑的速度。

    李长安从储物玉佩里,再次拿出两张御风符,贴在腿上,速度再次提升。

    贴了四张御风符的李长安,他的速度已经比葛正还要快,和樊青曼的距离也已经拉开至二十丈。

    但葛正离樊青曼的速度却越来越近。

    远处的葛正挡住黑影的又一次攻击后,对着樊青曼就挥出了一道灵力。

    樊青曼的前方,忽然炸开了一道浪花,樊青曼堪堪躲过以后,怒骂道:“葛正你这个混蛋,想让我顶缸!”

    樊青曼洒出三张起爆符,她的身后张开了三道巨大的声响,红色的火光,很快就吞噬了葛正。

    等火光稍熄,地面只留下葛正的尸体,黑影出火光中一跃而出,追向樊青曼。“你们都会死的,别着急。”那嘶哑的声音在樊青曼的身后响起。

    樊青曼望着黑影,焦急的说道:“前辈,不要杀我,我是南欢宗的修士,我的身体是上好的鼎炉, 求求你不要杀我。”

    黑影发出一声冷笑,他与樊青曼的距离越来越近。

    黑影对着樊青曼的后背递出一道黑光,黑光刺穿了樊青曼的肩膀,带出晶莹的血迹。

    眼看着黑影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樊青曼处于绝望的边缘,她对着李长安渐行渐远的背影喊道:“救命!救救我!”

    这是出于绝望的呼喊,是樊青曼被逼急后唯一能做的事,她倒在地上,无力的大声喊道:“我不想死,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樊青曼瘫倒在地上,她的眼角眼睛渗出泪花,离死亡的边缘不远,她能感觉到黑影的临近。

    已经绝望的樊青曼,忽然看见前面那人身形猛的一转,化作一道残影,向着她这边飞来,瞬息之间就接近了樊青曼。

    一朵世间最美丽、纯洁的青色剑莲,从她的身侧划过,这是樊青曼此生见过最美好的事物。

    那朵剑莲以惊雷之势,袭向黑影。

    在黑影的身上炸开,汹涌澎湃的青色莲花,化作漫天青光剑气,无边剑意将黑影吞没。

    这是李长安耗尽所有灵力,发出的一道青莲剑意。此时,他的体内灵力已经所剩无几。

    虽然剑气青莲很是强大,但依旧没有对黑影造成致命伤。

    黑影的身影只是在空中顿了顿,李长安只来得及看见黑影的模样,那是一个衣衫尽碎、骨瘦如柴的伛偻老人,他身体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小剑痕。

    被攻击的老人双眼血红,他疯癫的扑向两人。

    李长安一把抱住倒地樊青曼,埋头继续狂奔。

    樊青曼躺在李长安的怀里,她的后背已经血肉模糊,她望着少年青涩的脸庞,虚弱的问道:“你的名字我忘记了,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李长安的灵力已然消耗殆尽,此时他是靠着四张御风符的支撑,才能勉强继续前行;他望着脸色苍白的樊青曼,“我叫李长安。”

    “这个名字真好听。”樊青曼温柔的说道:“我遇见你太晚了,如果我早点遇见你,那该多好。”

    樊青曼的脸上留下了眼泪,她笑着对少年说道:“你就是个傻子,你为什么要来救我,会死的!真傻啊。”

    樊青曼好似回光返照一样,在李长安的怀里挣扎着,“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以后不要救人了……”

    樊青曼奋力挣脱开少年的怀抱,然后一掌推开少年。

    李长安回首望去,只见,那曼妙的身影直扑老人而去,满脸决然。

    庆云城外,一声巨响震彻天地;连数十里外的庆云城百姓都能感到大地微微震动。

    这道巨响,是修士自爆引发的威势。

    少年被樊青曼一掌推出了好远,望着天地间那道璀璨的蘑菇云,少年满脸泪水的自责的哭道,“你为什么……对不起,我没能救到你,对不起!”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