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八荒剑尊 第十四章 李家有愧九天剑宗

时间:2018-08-10作者:我喝柠檬奶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蓝天之上,一人宛如雷霆般向下坠落,速度飞快,瞬息便至。

    此人十分苍老,麻衣布鞋,身材比之王天龙还要魁梧几分;双眉之间有红色的菱形印记,神情清冷,他的那双眼睛极其冷漠,看着在场众人,就好像看着蝼蚁一样。

    老者负手而立,望着剑无极,“看见你如约而至,我很欣慰。”

    这位老人,与九天剑宗的宗主天机子、持剑长老萧逸尘,同为汉国仅存的大剑宗之一,他的名字叫“琨钧上人”,是凌空阁的阁主!

    老人落座之后便不再说话,他这一生收过三个徒弟,但都死了;他的那个三徒弟,同样也是死于塞北之战。

    因为柳白正在闭关,所以太渊阁来的人是欧阳倩,她入场时望了李长安一眼,对众人作了一揖后,就坐在了吴宗旁边的竹编椅上,然后闭目养神,沉默不语。

    广场上的众人,又是窃窃私语。

    “我就说吧,柳白闭关,太渊阁来的肯定只能是欧阳倩。”

    “在场的都是二代师叔,甚至连一代的琨钧师祖也来了,她一会选人的时候,怎么出得了手啊!”

    “这不是为难她么?”

    “十八年前那场塞北之战,太渊阁的伤亡最是惨重,最后活着回来的不到十人,虽然经过了十几年的调养生息,但太渊阁的实力比其他阁依旧差很多。”

    “哎!没办法啊!李云飞师叔当年离开宗门的时候,太渊阁全阁都跟随师叔去了战场,而且太渊阁的师兄弟也死的也是最多的。”

    “哎!李云飞师叔的卓绝英姿,可是我入门太晚,当时的修为太低,所以没能和师叔一起去打天道国的修士,回想起来,当真是一大遗憾啊!”

    “得了吧,以你那修为,当时要是去打战的话,估计清明节就能给你敬酒了。”

    李长安望着坐在竹编椅上的众人,这些人其实皆是李家有愧之人。

    他们的师兄、师弟,或者弟子,都是因他父亲李云飞而死。

    十八年前的塞北之战,九天剑宗八千修士持剑出宗门,共赴国难,为汉国的居民的安危,不爱其躯,毁家纾难 。

    那场战争,让九天剑宗修士凋零大半;导致九天剑宗元气大伤,不复往日盛况;这个宗门实在是为大汉付出了太多。

    其实这些天真可爱的人,本来不应当死在塞北之战的,汉国有难,其他宗门也没见有多少人出山卫国,如果当年他父亲没有说那句话;或许这些人,现在还活着。

    所以李家有愧,李云飞有愧,他李长安亦是有愧。

    这个愧是“愧对”的愧,是对不起的愧,是“心怀愧疚”的愧……

    九阁中最后到是流云阁剑神萧逸尘。

    在汉国的市井巷弄一直流传着两句话——

    “天下的剑大体分为两种,第一种是九天剑宗修士手里的剑!另一种,是除了九天剑宗以外,所有的剑!”

    “汉国是先有萧逸尘,然后才有剑!”

    这两句话,足以证明萧逸尘在汉国人民心中的崇高的地位。

    萧逸尘从流云阁御空而来,身上并无配剑,他青衫大袖,两鬓斑白,模样也并非传说中的丰神玉朗;总的来说,相貌只能算得上“还可以”三字而已。

    萧逸尘没有琨钧上人那般的锋芒毕露,配合着他那身青衣,就好像个教书匠,平易近人。

    他对众人笑了笑后,便走向了左侧唯一空着的那张竹编椅。

    李阙歌望着萧逸尘的,激动的说道:“是流云剑神萧逸尘啊!你快看。”

    九天剑宗以前并不是在塞北,而是在烟雨弥漫的江南;八千弟子战死以后,萧逸尘便将九天剑宗驶向了塞北大漠。

    然后,萧逸尘独自去了天道国,一剑削去天道宗宗主的半副身躯。从此以后,天下安定,天道国的虎狼之师退出汉国疆域,九天剑宗代替汉国剑士镇守塞北。

    所以,只要有萧逸尘在!有九天剑宗在!天道国便再也不敢踏足大汉疆域半步。

    其实,李长安这辈子最感激的人,就是他;如果不是他,他父亲的南征北战,八十万将士和八千修士的命,就全部白费了;是他挽回了李云飞最后的尊严。

    和比如猜想的不同,李长安最想去的不是太渊阁,而是成为这个人弟子。

    陈天元见九阁之人皆已到齐,便走到正中央的那把竹编椅,他对众人作揖后,说道:“师傅出门游历,今年玄天阁的话事人,依旧还是我。”说完这句话以后,陈天元便径直坐了下去。

    李阙歌看了陈天元一眼,扯了扯李长安的袖子,凑过去小声问道:“这陈天元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能坐在正中间那张椅子上?”

    李长安低声回道:“九天剑宗以玄天阁为首,那张椅子本来就是玄天阁的位置,陈天元是天机子的唯一的弟子,自从天机子外出游历以后,九天剑宗上上下下所有的事,都是此人一手操办;所以,他既算玄天阁的代阁主,又算是九天剑宗的代宗主。”

    “而且,根据天机子推算得知,陈天元的前世应是仙界的仙帝之一,后来在青云劫仙界破碎时陨落;只剩下一丝魂魄,得以重新投胎人间;但是因为三魂七魄不全,终日混混僵僵,变成了一个傻子,靠着行乞残活。”

    “天机子将陈天元带回九天剑宗以后,应该是使用了什么术法,将陈天元的魂魄补齐,他醒来后,成为了天机子唯一的徒弟,重新走上修仙之路,但毕竟曾经三魂七魄不齐,所以陈天元容易迷糊,另外他的反应速度,也要比常人要慢上些许。”

    李阙歌看着面色温纯的陈天元,咽了口水,他说道:“这就厉害了!难怪他会成为天机子唯一的徒弟,还能坐在正中间。”

    坐在竹编椅上的九人,都很有定力,他们喝茶的喝茶,沉默不语的沉默不语,闭目养神的闭目养神;但就是没有人先开口先提选徒的事。

    就这样,过了半个时辰。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各位前辈,我这都站了半个时辰了,你们倒是开口说话啊!”

    李长安听见声音以后,扭头望去,便看见右侧三步处,一个长着浓密的一字眉的壮硕少年,他的样子普普通通,衣着也是粗布麻衣的农家打扮。

    壮硕少年说话以后,发现众人都望着他,他慌张的摆了摆手,说道:“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王天龙看了壮硕少年一眼,饶有兴趣的开口问道:“少年,你叫什么名字?你可知道我们为什么不说话。”

    “我叫李四。”少年挠了挠头,回答道:“各位前辈莫非是在测试我们的定力,看我们谁先沉不住气?”

    王天龙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不说话,自然是为了端着;另外你没听说过‘说先开口,谁就输了’这句话么?”

    吴宗望向张三,然后说道:“师兄啊,我看这李四和你有缘,要不然你就收了吧。”

    张三不动声色的喝了口茶,然后说道:“我一个孤家寡人的,几个师弟还都死了,阁内又没什么能继承衣钵的弟子,指不定我那天一蹬腿走了,我剑灵阁的传承就当真断绝了。”

    王天龙问道:“那师兄,你想怎么办?”

    张三故作沉默的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就这样吧,李四我就收了;另外那剑无极、李长安、李阙歌三人,再随便留一个给我就行。”

    宋浩然拍了拍张三的肩膀,他说道:“我师傅、师兄也都去了,阁内也是后继无人,我要是去天道国复仇的时候,死了;那我浩然阁岂不是也传承断绝了?”

    张三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言之有理,那你也选一个吧。”

    宋浩然说道:“我看那李长安不错。”

    张三说:“我看那剑无极不错。”

    琨钧上人听了这话,咳嗽了一声。

    张三问道:“师伯你莫不是受了风寒?”

    “到不是受了风寒。”琨钧上人站起身,继续说道:“剑无极,跟我去祖师堂吧。”说完话,琨钧上人挥出一道灵力,刹那之间,广场上已经没有了剑无极和琨钧上人的身影。

    “卧槽!师伯不讲理啊!”王天龙起身怒道。

    宋浩然也说道:“师伯你仗着辈分,欺负我们这群小辈,算什么英雄好汉!”

    “师伯收的徒弟,都夭折了;这剑无极说不定又会出意外,还不如留给我们呢。”

    张三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说道:“对呀,还不如留给我呢。”

    吴宗不动声色,挥出一道灵力,正欲裹胁着李长安遁走。

    萧逸尘拍了拍吴宗的手背,打散了那道呼之欲出的灵力,他微笑着说道:“我们是剑修!怎么能如此行事?你师伯不懂事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瞎闹。”

    吴宗呵呵一笑,“师叔教训的是。”

    话音刚落。

    青光一闪,萧逸尘便带着李长安消失在了场内。

    ……

    场面一阵沉默,气氛有些尴尬。

    张三叹了口气,望着消失的李长安和剑无极,他开口说道:“各位同门,我一个孤苦伶仃的老头,没几年寿元了,就当帮我一次吧,李阙歌让给我吧。”

    南宫不落看了看张三的苍苍白发,率先说道:“李四和李阙歌师兄你带回剑灵阁吧;剩下的弟子,就全归太渊阁吧。”

    吴宗拍了拍椅子,站起身来,说道:“那就按师妹说的办吧。”

    王天龙点了点头后,然后便起身离开了玄天阁。

    宋浩然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那就这样吧。”

    陈天元缓过神来,问道:“大家这是商量好了吧?”

    吴宗拍了拍陈天元的后背,“我们都同意,就按南宫师妹说的吧。”

    陈天元“嗯”了一声,站起身来,对众人说道:“那你们上了三千阶的十五人,就全去太渊阁吧;余下各位登山有抢劫的,就暂时留在玄天阁当外门弟子,等修为达到筑基期的时候,自己在决定去那个阁。”

    欧阳倩沉默不语,心事重重。

    陈天元走过去,轻轻的拍了拍欧阳倩的肩膀,“他们是我亲自挑选的,都是天赋不错的好苗子,你带回太渊阁记得细心雕琢,看见合适的也可以收了当弟子。”

    欧阳倩“嗯”了一声,便带人去了祖师堂。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