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八荒剑尊 第六章 三纤金丝

时间:2018-08-10作者:我喝柠檬奶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微风吹动着李长安的发丝,衣带飘摇。

    李阙歌望着李长安束发的金丝发带,问道:“这便是三纤金丝么。”

    李长安点了点头。

    “听说,三纤金丝汉国皇室的仙宝,发带上雕刻着一副小型的聚灵阵,还有避尘、除秽、避水、归元、纳气、驱心魔等等十二道仙纹。”

    李长安道:“一件发带而已,若不是家父遗物,我便送予你了。”

    李阙歌笑了笑,问道:“七个时辰过去了,李兄累么?”

    “三纤金丝可是有归元、纳气两道仙纹,我现在精力充沛着呢。”

    李阙歌看了看昆仑牌,自己与李长安排名七百六十位左右,位处第二千阶。

    李阙歌笑言:“既然如此,那李兄要跟上了,我要开始发力了。”

    李长安亦是笑答:“好的,李兄。”

    一夜时间过得很快,围观的凡人都已经睡了一晚的好觉,但对于那些“餐霞饮露”的修士来说,一晚上不睡觉,当真是没什么难度。

    当第一个回去睡觉的凡人,再次来的广场的时候,他愣了愣,然后揉了揉稀松的睡眼,然后又揉了揉眼睛,再然后第二个人来了,跟着是重复着第一个人揉眼的动作。

    然后人越聚越多,所有人都看见了让人震惊的一幕。

    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两个陌生名字的突然闯入。

    剑无极,七千六百二十,排名第一。

    李渔,七千三百二十六,排名第二。

    陈平平,七千一百二十七,排名第三。

    曲蓝陵,六千六百九十二,排名第四。

    李阙歌,六千四八十五,排名第五。

    李长安,六千四百八十四,排名第六。

    洪浒,五千九百五十,排名第七。

    吕子枫,五千七百六十,排名第八。

    祁王亭,五千三百二十六,排名第九。

    孟起,五千三百一十,排名第十。

    广场之上,议论纷纷。

    “那范长庚咋的不见了?”

    “公主殿下与剑无极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了。”

    “我昨晚听人说,那第三的陈平平是塞北统帅陈北玄的儿子。”

    “那李长安与李阙歌是何人,之前从未见过,怎么今早一来,便排在了第五、第六?”

    有知道详情的解释道:“那李阙歌是陇西李家的长孙,李长安这个名字我好像在那听说过。”

    “我记得天策将军有个遗子,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字。”

    “我记得李将军的儿子应该快十八岁了,莫非那李长安真的是大将军的儿子?”

    “前行日子听军中的袍泽说过,大将军的儿子也会来参与试炼,那此人应当是大将军的儿子无疑了。”

    这些人口中的天策将军、大将军与李将军,其实都是同一人,那人就是汉国的军神李云飞。

    李长安的曾祖父十五岁从军,少年英发,十七岁两出定襄,功冠全军,十九岁三征河西开疆扩土,二十岁的时候便成为王朝最年轻的将军,二十一岁统帅三军,逐天道国于漠北,封狼居胥。

    祖父文韬武略,在西部与数百小国组成的联盟,征战数十年,先后立下灭三十几国之功;将百国联盟的残余驱逐到了崖山以西,并竖起明崖石刻,开阔边境,为汉国打下万里疆土,官至当朝天策将军。

    不过,其父李云飞没有自家先祖那般热衷战事,及冠之时的李云飞,他没有选择去边疆建功立业,而是选择了参与昆仑万仞去修仙练剑;不久后便成为了九天剑宗的太渊阁阁主。

    差不多是二十几年前,李家两位离世后的第三百年,世人视乎忘记了那个一门两将军的李家,而汉国最大的敌人天道国,也视乎忘记了伤疼和三百年前的惨败,再次挥军南下,意图染指中原。

    天道国与汉国开始交战,但是从漠北之战开始,汉国就一直处于下风,节节败退,一直被攻到天堑长城;最后,被修士称为“最后防线”的天堑长城也被攻破了,不到半年,两国兵祸便覆盖了大半中原。

    就在汉国岌岌可危之时,在九天剑宗闭关的李云飞,收到了皇帝送来的一封诏书和两件物品,纠结数日的李云飞,最终还是接下了大汉兵符与三纤金丝,选择继承其父的爵位“天策将军”,选择了再次领军作战。

    从李云飞加入王朝军开始,短短的三年时间,战争证明了李云飞有着不输其先人的军事才华,从中原夺还之战开始,李家的荣光就一直笼罩着他,连战连胜,然后李云飞召回了南疆与崖山两座边陲重镇的可用之兵,三军大会师,天堑长城攻坚之战,以及之后大漠驱逐之战,彻底将天道国的蛮夷赶出了汉国的边境。

    不过,最后一战却极为诡异,修为高深的李云飞不知什么原因,战死在了沙场之上,连跟随李云飞征战的八千名九天剑宗的剑修,也几乎全部陨落在塞北,活下的只剩下不到数十人。

    那场塞北之战,九天剑宗死了八千修士、三位阁主,其中还有数位亲传弟子。活下的几十人中,有一位阁主修为被废,还有一位阁主让斩去了一臂,落得终身残疾;因为战死了八千修士,导致九天剑宗元气大伤,所以才能让修剑不到百年的柳白,去担任太渊阁阁主。

    对于李云飞的身死,有人说,是他那刚刚出身的儿子是克死的。

    有人说,是当朝皇帝的狡兔死走狗烹。

    也有人说,是军中出了刺客,暗杀了李云飞导致的兵败。

    还有人说,是李云飞刚愎自用,才落得惨败。

    之后,李云飞的妻子徐清殉了情,只留下了还未满月的李长安。

    然后,徐清的父亲,李长安的外公,当朝镇南大将军徐天宝,独自一人返回皇都帝央城,君臣彻夜长谈。

    最后,汉国皇帝追封李云飞“安国神将”,谥号“忠武”,并加封李云飞的幼子李长安为“逍遥王”,并继承了天策将位。

    从此以后,汉国再也没有了“天下是李家的”这番言论;世间再也没了那位,仅仅来得及让人惊鸿一瞥的“军神”李云飞。

    ————

    剑无极的速度越来越慢,李渔和他之间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不过这并没有让少女感到兴奋,反而是越加苦涩。

    行百里者半九十,最后十里尤为艰辛,这昆仑万仞,亦是如此。

    越来越恐怖的威压,让少女不得不缓慢前行,额头渗出晶莹的汗珠,染湿了两鬓的头发,少女爬到了七千三百阶,足以证明自己的天赋实力,可她并不满足,她这次来参与这“无关紧要”的昆仑万仞,就是为了拿下第一,就是为了力压李长安。

    她越来越慢的脚步,和愈加软弱无力的身体,让她感到想放弃,让她怀疑她能不能走到剑无极所在的第七千六百阶。

    不过既然来了,怎能轻言放弃;虽然比不得剑无极,但就算死,也要排在李长安前面,少女咬了咬牙,抹去额头的汗水,“绝对,绝对不能输给他!”

    此时李长安的步履还算稳健,李阙歌却没有了昨日的从容,已然有些坚持不住了。

    整整一个日夜的攀登,让少年们的体力逐渐流失,李阙歌略感疲惫的打了个哈欠,从怀里拿出肉干,随意的嚼了几口,然后把剩余的肉干递给了李长安。

    李长安摆了摆手,拒绝了李阙歌的好意,他从怀里拿出一瓶丹瓶,倒了两颗到手心,自己吞了一颗后,递了一颗给李阙歌,道:“这颗是军方配套的丹药。”

    李阙歌接过李长安递来的行军丸,仔细打量了片刻后,问道:“辟谷丹?”

    李长安摇了摇头,“是行军丸,比辟谷丹高级一些,不仅可以辟谷,还可以提神和恢复体力。”

    李阙歌吞下丹药后,往后望了一眼,问道:“之前遇见的那个胖子,你认识?”

    李长安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他叫孟起,他父亲天火城主曾是我父亲麾下旧部,后来因为一些事,分道扬镳了。”

    见李长安言语间对此事,有些抵触,李阙歌转移话题,问道:“你之前曾说,来谪仙城前你见过四副画像,画像上的几人皆是有望登上七千阶,这四人其中有我一个,余下三人是何人?可是除了剑无极外,前面的那几人?”

    李长安摇了摇头,说道:“此次昆仑万仞,我除了小觑了你的天赋外,还高估了吕子枫的资质,另外那排第四的曲蓝陵,也是意料之外。”

    李阙歌饶有兴趣的问道:“怎么说?”

    “灵根之中以五行灵根为最差,单行灵根则为最佳,有一种灵根吸收灵力和炼化的速度,甚至凌驾于单行灵根之上,世人称之为天灵根,那吕子枫的灵根便是传说中的仙品——天灵根。”

    李长安继续道:“本以为此人最不济也可与李渔一较高低,没想到反而是我高估他了,另外那第四的曲蓝陵我认识,她是我儿时的好友。”

    李阙歌皱了皱眉:“天灵根!?那吕子枫什么来头?”

    李长安回答道:“倒是没什么大来头,就一普通散修的私生子而已。”

    “那曲蓝陵既然是你儿时好友,而且离我们不远,要不然咱俩抓紧点赶上她。”

    李长安笑答:“就看你跟不跟的上了。”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