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八荒剑尊 第四章 道体剑胎

时间:2018-08-10作者:我喝柠檬奶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昆仑山道的三千三百三十三阶,一位胖子负手而立,他站在山道上,一动不动,神情冷漠,山上的罡风吹的衣袍飘飘。

    胖子的名字叫陈平平,略微肥胖的脸上,满脸的不可一世。

    陈平平等了片刻,一位比陈平平还要胖上三分的年轻人,气喘吁吁的走到了陈平平同一阶台阶上,这位胖子肥头大耳,宽脸阔鼻,一副人畜无害的天真模样,站着喘了一会粗气,胖子干脆直接坐在地上,瘫痪的靠在台阶上,抬头望天。

    陈平平轻蔑的看了看身边的胖子,嘲讽道:“天火城主的儿子,也就这点能耐?”

    胖子抖了抖满脸肥肉,没有去在意陈平平的讥讽,他觉得能在昆仑万仞登上三千阶,并且名列前十,胖子不认为自己的能耐就差了,知足常乐,胖子想到这里,傻乎乎的对陈平平笑了笑。

    陈平平高傲的抬起头,鼻孔朝天:“你父亲雄才大略,统辖天火城十万修士、百万居民,是何等的眼高于顶、不可一世;都说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你孟家这才两代人,怎就生了你这么个不济事的家伙。”

    姓孟的胖子躺在地上,傻乎乎的挠了挠脑袋;不了解情况的外人要是看到,还以为陈平平尖酸刻薄的一番言语,另有所指。

    陈平平皱了皱眉,不满道:“孟起,我与你不同,我天赋异禀,风姿绰约,浑身上下唯一的缺点便是胖。”

    陈平平顿了顿,又道:“而你与我相比,若是没这两百斤肥膘,当真就是一无是处了。”

    如此口气,何等自负。

    胖子何苦为难胖子。

    如果说侠客之间的相互欣赏是惺惺相惜,这陈平平看孟起就是越看越厌了。

    孟起犹如没有半点火气的泥菩萨,依旧乐呵呵的咧着嘴。

    陈平平有些厌恶的瞥了眼瘫软在台阶上的孟起,不屑一顾。

    若论家世,昆仑万仞上的几千人,大汉帝尊之女李渔能排第一,李长安第二,他陈平平能排第三。

    所以陈平平的目中无人,并不仅仅是自负,更多的则是与生俱来的自傲。

    陈平平掏出昆仑牌,看了看排第二的李渔,蓄势待发。

    “呵,想当年你是如何的趾高气扬,如何的不可一世,这苍龙道体,也就比我多五百阶,当真不过如此。”

    凡人若想修仙,必须要有灵根;青云劫后李亦的替天授命,让凡人生出了灵根,天地灵气疯狂的增长,世界焕然一新。

    灵根之中以五行灵根为最差,四行灵根次之,三行灵根已然不错,两行灵根属上品,单行灵根则为最佳。

    更上面的,是变异灵根或先天灵根,但比先天灵根更出色的便是道体剑胎。

    汉国开国三千年,生存过的人口何止千万亿,但汉国历史上拥有道体剑胎的修士,共计不过数十人,苍龙宗的创派祖师拥有苍龙道体,一身修为通天彻地,名满天下。

    一百年前的昆仑万仞的试炼中,也出现了一位道体剑胎中排第七的大罗剑胎柳白,其人天资卓绝,修道百年便压下了九天剑宗大多数修士,成为了九天剑宗的太渊阁阁主。

    总的来说,拥有道体剑胎的修士都有一个特点,那便是“生而不凡”。

    苍龙为四象之一,二十八宿中东方七宿,苍龙又称太岁或凶神;苍龙道体位列道体剑胎的第十八位。

    此时,在昆仑万仞位列第二的李渔,她便拥有和苍龙宗创派祖师一样的道体——苍龙道体。

    李渔白裙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双眸似水,皮肤如同冰晶般雪白,表情硬邦邦的,一脸生人勿近;她摸了摸额头的汗水,嘴角苦涩,本以为这次昆仑万仞自己会位列第一,一鸣惊人;可是没想到竟成了他人的垫脚石,而且,差距还是如此之大。

    李渔立身,抬头望了望好似没有尽头的台阶,心绪难平。

    她父亲是汉国帝尊,麾下统领数百万修士大军,出身天潢贵胄、拥有苍龙道体的她,身份之尊贵,远非剑无极口中的世家子可以比拟。

    李渔看了一眼昆仑牌,发现前十并没有那人的名字,她撇了撇嘴,喃喃自语:“天下是李家的……”

    “可笑,你也不过如此么?”

    陈平平的不过如此说的是公主李渔,李渔的不过如此则是指李长安。

    正拾级而上的李长安打了个寒颤。

    李阙歌好似感觉不到疲惫一样,依旧兴致勃勃对李长安说着话,“我听人说,你祖先曾在通天海的海妖手下救过一条幼蛟,时过境迁,后来那条幼蛟化为天龙;为了报答你祖先的恩情,天龙找到你祖父,还答应世世代代守护你李家,当真有此事么?”

    李长安点了点头,转头问:“我也听人说,你家那位与道德宗李伯阳齐龄的老祖,在一千年降服了一头元婴期巅峰的墨玉麒麟,有没有此事?”

    李阙歌笑了笑,故作神秘的说道:“稍微有一点出入。”

    李长安问道:“怎么说?”

    “墨玉麒麟那时的修为,并不是元婴期巅峰,而是已经破镜了。”

    李长安饶有兴趣的调侃道:“这一千年过去了,墨玉麒麟能不能与世代守护我李家的天龙一战?”

    李阙歌颇为认真的想了想,说道:“怕是不能吧。”

    李长安笑着拍了拍李阙歌的肩膀,又问道:“我还有一事,望李兄解惑。”

    李阙歌摆了摆手,“但说无妨。”

    “据说,你出生时口含一剑,引得天发异像,漫天剑气,如蛟龙入海,风起云涌;剑鸣之声如同洪钟大吕,震彻云霄;你的降生甚至惊动了那位降服墨玉麒麟,宛如活死人般的老祖宗,他从坟地里爬了出来,亲自为你摸骨称像;你家老祖宗最后得的结果是‘八斤七两’,和大罗剑胎称出的‘八斤八两’差相仿佛,李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道体,还是剑胎?”

    李阙歌摇了摇头,既不是道体,也不是剑胎;他重复了老祖宗当年说出的八个字:“金仙谪尘,大能重修。”

    李长安仔细思量了片刻后,看了看昆仑玉牌,道:“我这次来谪仙城之前,曾见过四副画像,画像的四人,皆是有望在此次昆仑万仞登上七千阶的人,这四人其中就有你一个;我本已经很是重视你的天赋资质了,没想到还是小觑了你。”

    李阙歌先是有些疑惑,随后感慨道:“四人?那再加上你,就是说这次最少有五人能上七千阶,以前的昆仑万仞能出一两个登上七千阶就相当不错了,看样子这次会是千年未有的大气象啊。”

    李长安摇了摇头,道:“最少六人,那排名第一的剑无极,是画像上的漏网之鱼。”

    李阙歌不解道:“那剑无极究竟是谁?你可知道他的身份?”

    李长安摇了摇头,“不知啊。”

    阁楼雅间的李伯阳有些惊讶,时间刚过五个时辰,剑无极就已经登上了五千阶,当初那让老人吃尽苦头的恐怖昆仑威压,这剑无极难道当真视若无睹?

    李伯阳盯着远处镜像中的剑无极观察了片刻,发现剑无极的速度比之前慢了少许,老人知道对于那些天赋卓越的人来说,昆仑万仞的恐怖威压是在五千阶以后才慢慢开始显现的,现在虽然只是慢了少许,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威压的缓缓增强,剑无极的速度肯定会是越走越慢。

    望着一旁白葵面无表情的侧脸,老人没由头的感觉一阵气闷;这剑无极的天赋资质怕是不输那大罗剑胎的柳白,或许还犹有过之,如此天才的弟子,未来的前途可以说是不可限量,随便放在那个宗门,只要精心培养,都会成为顶梁柱般的存在。

    他九天剑宗有剑道魁首的剑修第一人——流云剑神萧逸尘,有被人誉为“汉国未来千年剑道扛鼎”的齐映云,有太渊阁之主大罗剑胎柳白,还有那迷迷糊糊修“剑道”的陈天元,难道还不够么?还要再去加上一个剑无极?这让我们道德宗怎么活啊!

    白葵望着脸色不太好的老人,关心的问道:“前辈,你这是怎么了?”

    对于不善言辞的白葵,表露出的罕见关心神情,老人又是一阵胸闷;还要加上身边这个“剑心孤绝”的白葵,九天剑宗人才辈出、济济一堂,看样子八大上宗过不了多久,便会以九天剑宗马首是瞻了。

    李伯阳喘了口粗气,心神趋于平静,他放眼望向广场中央的镜像,剑无极麻衣布鞋,步履坚定。

    “这剑无极什么来头?”

    白葵摇头,表示不知。

    “那你为何说,他能成亲传弟子?”

    白葵解释道:“剑无极是我师伯琨钧上人游历南疆时遇见的,据师伯的说法,那剑无极未满十岁,便能让剑生出剑意。”

    老人摇了摇头,有些不相信。

    白葵继续道:“还有一事,剑无极此人没修炼过一道剑诀。”

    老人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可能!”

    未满十岁,还没修炼过剑诀,便能让剑生出剑意,这根本不可能!

    就算天赋高如柳白,也是练剑数年才让剑发出剑意,更别说那些练剑练了一辈子,都没能让剑生出剑意的剑修了。

    一百个剑修,有一两个能练出剑意;但能练出剑意的,练剑都练了百年以上,还就从没有听说过,那个人的剑意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白葵又道:“我师伯说剑无极的天赋比柳白还有过之,今后的成就怕是和齐映云相差无几。”

    老人忍不住想翻白眼,齐映云能在昆仑万仞登上九千七百余阶,而排在第二的柳白也只能爬个八千九百阶,第一与第二足足差了八百阶,不说齐映云是万年一遇天才;大汉开国三千年,也就只出现了这么一个,这可是三千年才能一降的妖精。

    老人想了想,觉得琨钧那老鬼心里没点逼数,当真是越老越糊涂,与齐映云相差无几?要是这样的话,那这剑无极或许就真的能上天了。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