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八荒剑尊 第三章 剑无极

时间:2018-08-10作者:我喝柠檬奶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昆仑万仞登山的的台阶很阔,阔到至少可以容纳数百人并肩而行,登山的台阶也不陡,如果去掉那持续增强的威压,登山可以说是件比较简单的事。

    登山的路一阶覆一阶,仿佛天路般横亘在昆仑万仞的山道上,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

    登山的人很多,数不胜数,从上往下粗略扫过,密密麻麻,好似蚁群般匍匐登高。

    资质普通的人走在昆仑万仞的台阶上,会有着行走在刀刃上的感觉,苦不堪言,有些人甚至会痛的晕死过去,可谓是寸步难行;而资质出色的人在攀登昆仑万仞时,如履平地,异常的轻松;但随着攀登阶数的递增,那些资质出众的人也会慢慢变的艰难。

    时间已经快过去一个多时辰,有一些资质普通而且毅力不坚的人,因为昆仑万仞的恐怖威压,已经陆续放弃了继续登山,但还有些毅力出色但资质普通的人,没有放弃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依旧在咬牙坚持。

    此时,在台阶的某一处,两名年轻人正并肩前行;两人的天赋资质都相当的出类拔萃,走在昆仑万仞上如履平地,这两人,一位是李长安。

    另一位是李长安在攀登途中遇到的,据此人自己介绍他名叫李阙歌。

    李阙歌的相貌很是清逸,乌黑的头发束以高冠,一双平静淡漠的眸子带着悠闲,鼻梁高挺,看他的衣着打扮,行为谈吐,像是书香门第出来的读书人,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风轻云淡,显得从容不迫,看他悠闲随意的样子,好似这昆仑万仞对他来说根本就没什么难度。

    李阙歌这人有些自来熟,或许是文人之间的惺惺相惜,他对书生打扮的李长安颇有好感,一路上谈天说地,什么话题他都能扯上一二,但大部分时间都是李阙歌在说,李长安只负责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李阙歌指点江山说的正尽兴,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幡然醒悟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问道:“一路上光顾着说教了,还未请教兄台贵姓啊?”

    “山水相逢,三生有幸,在下李长安。”

    李阙歌点了点头,视乎在那听人提及过这个名字。

    “叮咚。”

    还没来得及深思,一阵玉石摩擦的声音,就吸引了李阙歌的注意,他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了一眼,一眼就看出了李长安腰间悬挂的玉牌不是凡品,两块材质珍贵的玉牌上各自雕刻着“天策”和“逍遥”两字。

    李阙歌抿嘴陷入沉思,天策?逍遥?他隐约猜到了身边这位的来历,舒州那边有个家伙也是叫李长安,出生半个月就世袭了天策将军之位,时隔数月,当朝皇帝就加封了那位不满一岁幼儿为逍遥王。

    李阙歌迟疑的问道:“我老家是陇西那边的,不知李兄可否是舒州人士?”

    李阙歌望向自己腰间的动作,自然没有躲过李长安的眼睛。见李阙歌隐约猜到了自己的身份,李长安也就不刻意的隐瞒了,他干脆的说道:“祖籍确实是舒州的。”

    李阙歌又想问什么,李长安点了点头,道:“你猜的没错,我就是汉国最年轻的那位藩王。”

    这次来谪仙城之前,李长安曾见过四幅画像,四幅画像分别绘画着四个少年的相貌,那画像上的四名少年,都是有望在昆仑万仞登上七千阶,成为亲传弟子的人物,而这四幅画像,其中有一幅就有他身边的李阙歌。

    所以李阙歌的身份,李长安早早便认了出来。

    陇西是汉国修仙最繁盛的地方,那地方人口只有二百万户,可修仙的人数却高达三百多万,基本上每家每户至少都有一个修士,而李阙歌的身份则是陇西最大的散修家族李氏的长房长孙。

    过去了一个多时辰,李长安和李阙歌的速度称不上快,和此时排名第一的剑无极相比,他俩的速度可以说是比较慢的。

    虽然两人的速度很慢,但是沿路也陆陆续续超过了不少人,李长安掏出昆仑牌看了看,上面显示的数字是一千零四,也就是说李长安现在身处昆仑万仞的第一千零四阶。

    八大上宗在汉国人的心里是格外的高不可攀,几乎人人都想加入八大上宗,汉国大大小小三千座宗门,只要快临近昆仑万仞召开的时间,其他门派数十年内就很难收到弟子。

    李阙歌年幼的时候,家族里有一位和李伯阳同龄的老祖,亲自为他摸骨称像,按那位活了数千岁老祖当初的话:“阙歌的根骨、资质在那昆仑万仞,登个七千阶问题不大。”

    李阙歌族中那位老祖是汉国名列前茅的大修士,他说自己能上七千阶,自己就肯定能,就是李阙歌自信的原因!所以外门、内门、核心弟子都不是李阙歌想要的,他李阙歌是直接冲着八大上宗亲传弟子去的。

    那李长安的自信来自何处?

    李长安的父亲李云飞是三百年前昆仑万仞的试炼中的第一,当初拜入的门派是九天剑宗,后来还成为了九阁之一的太渊阁阁主。

    一百年前的昆仑万仞上,柳白登上了八千九百阶,也是当时的第一,后来这个人成了他父亲的亲传弟子。

    如果说李阙歌的目标是七千阶,那李长安的目标就是超越柳白。

    李长安笑了笑,虽然还没有感觉到来自昆仑万仞的威压,但攀爬了一千阶台阶,腿也有些酸了,他弯腰拍了拍小腿,望着上方连绵不断的台阶,笑脸灿烂。

    父亲死的早,我作为儿子唯一能做的,便是向天下人证明一件事——虎父焉能有犬子?

    -----

    日上中天。

    行走在昆仑山道最前方的剑无极,长着一副路人般的寻常相貌,麻衣布鞋,身材挺拔高瘦,他的故乡是汉国的最南方的边陲——南疆。

    南疆是个烟瘴横生的动乱之地,是生活在锦绣中原与富庶江南的人,单就听见便会皱眉的穷山恶水。

    大多数汉国人对南疆唯一的印象,便就是生活在那的蛮族,这蛮族人作为汉国的邻居,但对汉国却非常不友善,时不时就要捕杀南疆的居民。

    蛮族有八百万人,而汉国在南疆的居民却很少,不足三十万户。

    蛮族人身材高大嗜血好斗,蛮字的字面解释是粗野,凶恶,不通情理的意思;而蛮族人的性情便是如此。

    剑无极身材高瘦,长的不像正统的南疆人,南疆人因为常年生活在烟瘴中,面黄肌瘦,所以普遍个子都不高。

    但是!汉国的南部的边陲,这么多年能一直保持平稳,正是这矮小瘦弱不足百万南疆人,挡住了那好勇斗狠的八百万蛮族。

    如果说蛮族人的性格是好勇斗狠,嗜血凶恶;那南疆人的性格几乎称得上无所畏惧,悍不畏死。

    寻常的南疆人在野外遇见了数倍于自己的蛮族人,仍然不会后退逃跑,而是会选择直接冲上去,不死不休。

    南疆人悍不畏死的性格,是来自他们信奉的生存法则,他们的生存法则没有许多大道理。只有两句话——第一句是越怕死,死的就会越快;第二句是南疆之人命贱不如蚁,早死方能早托生。

    剑无极他是个孤儿,他五岁时外出摘菜,等天黑回来的时候,村子已经让蛮族的人屠了,村子里大大小小百十号人无一幸免,残肢断臂集中在村口,堆成了一座尸山。

    年仅五岁的剑无极,从尸山中扒出自己父母的遗体,打着补丁的衣服上染满了鲜血;然后,他花了一夜的时间,用孱弱的双手,为死去的父母刨了两座坟。

    埋葬了双亲后,太阳刚好升起,双手的十指间伤痕累累,血肉模糊,十根指甲的皮肉几乎都翻了出来,剑无极呆呆的望着地平线上,刚好升起的暖阳,他明白了一件事,从今以后不管这太阳升起落下多少次,自己都只会是名孤儿。

    为父母的遗体盖上新土之后,他返回家中,取下草屋里那柄锈迹斑斑的铁剑,出了门;没有人知道一个不满六岁的孩子,是怎么在穷山恶水、烟瘴横生、妖兽遍地的南疆一个人独自生存下来的。

    剑无极,四千九百一十七,排名第一。

    李渔,三千九百七十六,排名第二。

    吕子枫,三千五百二十七,排名第三。

    赵珂,三千四百二十九,排名第四。

    祁王亭,三千四,排名第五。

    陈平平,三千三百一十六,排名第六。

    孟起,三千二百五十,排名第七。

    曲蓝陵,三千,排名第八。

    范长庚,二千九百八十六,排名第九。

    洪浒,二千九百三十一,排名第十。

    山高我为最,谁与我争锋。

    剑无极眯了眯眼,瞟了一眼昆仑牌,颇为不屑,“一群钟鸣鼎食、名门望族出来的世家废物,也配与我一较高下?”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