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八荒剑尊 第二章 昆仑万仞高

时间:2018-08-10作者:我喝柠檬奶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昆仑万仞是由汉国最强的八座宗门召开的,这八座宗门统辖汉国所有修士与门派,这八个宗门被人称位“八大上宗”!

    八大上宗分别是,剑修宗门——九天剑宗。

    道修宗门——道德宗、云罗道宗。

    体修宗门——极阳宗。

    禅修宗门——烂柯寺

    法修宗门——苍龙宗、南欢宗。

    儒修宗门——青黎书院。

    纳灵气于剑者,谓之剑修;纳灵气于身者,谓之体修;纳灵气于胸者,是胸怀浩然的儒家修士,纳灵气于术法者,可称之为法修;采灵力集于丹田者,修天地万物、道法自然,谓之道修;采灵力于自身,修因果轮回、善恶有报,谓之禅修。

    这方天地的修炼道路有很多种,虽然修炼的方法不同,但方式大多都殊途同归。

    昆仑万仞有一万阶台阶,登山的最高记录,是来自九天剑宗“流云剑神”萧逸尘的大徒弟齐映云,他攀登了九千七百二十六阶;排第二那人也是来自九天剑宗的修士,名唤柳白,他攀登的阶数是八千九百阶。

    相传,齐映云的灵根并不出色,但是他悟性之高、天赋之强、毅力之坚,达到了近乎匪夷所思的境地,被流云剑神誉为“我汉国未来千年剑道扛鼎的人物”;而柳白则拥有是传说中“大罗剑胎”,独自一人就支撑起了衰败的太渊阁。

    李长安牵着马来到广场,远远的就看见那座若隐若现的高山之上,迎风站立着一位老者,视乎在说着什么,声音不大,听不真切,等李长安靠近拥的人群的时,才能勉勉强强能听清楚了老者的话了,“子欲不死,修昆仑。”

    高山之上的老者指了指身下,道:“此山,名唤昆仑!是青云劫后从仙界遗落的太古仙宝。”

    老者语毕,挥了挥手,无数光华遁去。

    只是一瞬间,在场众人的面前,都出现了一块流光溢彩的玉牌,玉牌漂浮在半空,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老者缓缓开口道:“此为昆仑牌,将此物收好,进入昆仑万仞后,这昆仑牌会记录你们登上台阶层数、与名次,若是承受不住此山的威压,也可以捏碎令牌,那样你就可以自动离开此山,当然捏碎令牌也代表你放弃了继续攀爬的机会。”

    老者面无表情的打了一道手印,昆仑高山就出现一道裂缝,“诸君!昆仑万仞已开,速速进入!”

    广场上的人开始涌入昆仑万仞,李长安伸手接过面前的昆仑牌,转身拍了拍身旁的白马的后背,恭恭敬敬的作揖说道:“一路上劳烦你了,昆仑万仞已经开启,之后应该没什么危险了。”

    白马闻言,打了个响鼻,视乎是询问着什么,李长安摇了摇头,说道:“无妨,在场那么多前辈高人,无人胆敢造次的。”

    白马很通人性的点了点头,踏着小碎步,不久便消失在了李长安的视野中。

    广场上的人很多,如同蚂蚁般密密麻麻,此时,这些人正缓慢的涌入昆仑山开出的裂缝中。

    右侧的阁楼上,两人凭窗而立,一位是白眉白衣仙风道骨的老人,头带道冠,瘦高个子;老人叫李伯阳,现年已有三千载高龄,是道德宗仅剩的一位太上长老,放眼整个汉国的修仙道统,这位老人的辈分能进前十。

    另一位的身份,是九天剑宗浩然阁的长老白葵,约莫三十几岁的相貌,面色肃穆,不苟言笑,看起来就个不怎么好相处的人。

    李伯阳摸着又长又白的胡子,对身边的白葵感叹道:“时如逝水,永不回头;这一晃眼,又是百年过去了。”

    白葵沉默的点了点头,李伯阳或许是年纪大了,喜欢追忆往昔,感叹道:“上一次的昆仑万仞我也在场,那次,你和柳白都拜入了九天剑宗;现如今柳白已经是太渊阁的阁主了,而你也成了浩然阁的长老,都说英雄出少年,果然不假。”

    白葵或许是习惯了沉默,所以说话不怎么流畅,声音听起来一字一顿的,不怎么连贯:“前辈谬赞,我比之柳白……”白葵想了想自己和柳白之间的差距,但一时间没有想到合适的形容词,沉默了片刻,发现李伯阳仍然在静待下文,于是继续说道:“很多。”

    李伯阳笑了笑,没有在意白葵的说话方式,喃喃自语:“这一次的昆仑万仞,不知那位风流少年,会翔于九天之上啊?”

    白葵顿了顿,以为李伯阳再和自己说话,便说出三个字:“剑无极。”

    李伯阳本来是自言自语的,就没希冀着白葵会回答,白葵的性格孤傲,生平极痴于剑,不喜多言,另外此人眼光亦是极高,能让白葵看中,李伯阳也对那名叫剑无极的少年颇感兴趣,“那剑无极,是何人?”

    白葵望向人群中一名少年,对老人说道:“此人,必然是我九天剑宗的亲传弟子无疑。”

    在昆仑万仞的试炼中,只要能爬上一千阶,就能成为八大上宗的外门弟子。

    三千阶入内门。

    五千阶直接成为核心弟子

    如果能登上七千阶,就能直接成为八大上宗的亲传弟子。

    白葵的意思是很简单,他说那剑无极,在昆仑万仞肯定能登上七千阶。

    饶是李伯阳修道多年,一颗道心稳如平湖,但听到白葵说“亲传弟子”的时候,心底也不经一颤;汉国不是没有能登上七千阶的人,比如老人自己,他当初在昆仑万仞就登上了七千阶,但放眼整个汉国的修仙历史,能登上七千阶的也不过寥寥几十人而已,他白葵或者说他九天剑宗凭什么,断定那剑无极能登上七千阶?

    李伯阳好奇,随着白葵的目光望去,他在人群中找到了那名叫剑无极的少年,此时,少年剑无极正面无表情的挪动脚步。他的相貌平平无奇,并不出彩,但却给人宛如利剑的尖锐感,虽然年龄才十七八岁,但浑身上下却透露出一股与年龄不相符的老成。

    剑无极视乎是察觉到了被人窥视,往李伯阳这个方向扫了扫,目光搜寻片刻后,眼睛锁定李伯阳,他裂开嘴对李伯阳笑了笑,露出一口的洁白牙齿。

    少年人虽然在笑,但老人却感觉到一股森冷的寒意,已经修道三千载的李伯阳,自然知道那股莫名的寒意是什么,他缓缓收回目光,评价道:“此子,剑意大盛!”

    李伯阳所在阁楼的隔壁,此时也站着两人。

    极阳宗的掌门王老虎,魁梧的身躯直接趴在窗口旁,眯着眼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

    王老虎的相貌和初见时比较,发生了些改变,虽然依旧是一副大眼浓眉的中年人样貌,但因为宗门功法的缘故,满头红发,连双眉也是火红,身着一袭火红长袍,因为身材高大,所以衣服勒的不紧,袒胸露背的趴在窗前。

    王老虎因为身材魁梧,而且还是整个人直接趴在窗户旁,理所当然的占据了窗口绝大部分的空间,所以就苦了他旁边的苍龙宗掌门武青候。

    武青侯青衫长袍,两鬓斑白,风流倜傥的中年人模样,与一旁的王老虎袒胸露背的样子格格不入,两人同样都是汉国八大上宗的掌门,但却好像两个世界的画风。

    李伯阳、白葵、王老虎与武青侯几人来此,都是为了昆仑万仞试炼后选徒一事。

    武青候拍了拍王老虎的胳膊,示意他让出一点位置,王老虎面无表情的侧过身去,让出了窗户旁一半的空间。

    以王老虎横行霸道的心性,寻常人若是要是他让出一半空间,王老虎理都不会理,但眼前的这个人不同,且不说武青候的身份地位,单就以两人的私交来说,王老虎也要给这个面子。

    武青候站到王老虎旁边,然后瞄了一眼隔壁李伯阳的房间,道:“那两人,怎么厮混到了一起?莫非事后选人会同流合污?”

    王老虎打断了武青候的话,道:“你就莫要要多疑了,李伯阳喜欢提携后辈,众人皆知,而且以白葵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孤傲性格,也不屑去做那些勾心斗角的事。”

    武青候一直在注意王老虎的神情,发现他视乎在寻找着什么,于是好奇的问:“你在找什么?”

    王老虎沉默了片刻,敷衍道:“找一个很重要的人。”然后又问道:“那位公主殿下,不是已经是苍龙宗的内定亲传弟子了么,怎么这次也来参加昆仑万仞了?”

    见王老虎不愿意多讲,武青候也就没有去深究,两鬓斑白的武青候望着人群中李渔的背影,略感无奈道:“她呀,本来也没准备参与的,可是不知道从那里听说‘某人’也要来参加这次的昆仑万仞,所以就急匆匆的跑过来了,嘴上说是为了走个过场,更加名正言顺一点;但实际上,应该是想着能压下‘某人’一头,才会如此。”

    听见“某人”两字,王老虎好似明悟了什么,道:“我可听说,那公主殿下是七十二道体剑胎之一的苍龙道体,压下那人,应该是轻而易举吧?”

    武青候叹了口气,感叹道:“难说啊!毕竟是军神李云飞的儿子。”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