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八荒剑尊 第一章 一匹走过谪仙城的马

时间:2018-08-10作者:我喝柠檬奶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大汉帝国的疆域辽阔,仙道昌盛,宗门林立,门派繁多;只算记录在册的便有三千余座宗门。

    谪仙城。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初阳的余晖,洒落在青砖白瓦的楼宇飞檐之上,清晨的楼阁白瓦上露珠,反射出晶莹璀璨的霞光。

    拥挤的街道上,一位身穿白衣的年轻人正牵马缓行。

    二月十三是“昆仑万仞”召开试炼的日子;白衣年轻人此次来谪仙城,自然也是为了参与汉国百年一次的“昆仑万仞”。

    “子欲不死修昆仑!”白衣年轻人在少年时曾读过一篇道经,这话便是其中的一句。书中的内容随着时间的流逝,都已经渐渐的遗忘;但只有这句,虽然时隔多年,他依旧还能清楚的记得。

    据太古记事所记载——太古三圣之一的儒圣李亦,为天下修士请愿,传法天地众生后,就开启了大修仙时代。

    李亦所在的那个年代,修仙求道只是一小部分人的权利,修仙功法、秘籍、宝典都让那些修真家族、名门大派牢牢地掌控着,凡人几乎是不可能获得修仙功法的机会。

    在一场名为“青云劫”的大难之后,世间的凡人近乎死亡殆尽,李亦心怀悲悯大愿,在那个逝去的年月里,他以一己之力对抗天下所有的道统传承,誓死也要让世间所有的生灵,都获得修行的机会;在昆仑山天柱前的封神大典上,他对抗所以活着的修士,以性命为引,兵解其身,改变了天地法则,并许下了两道宏愿——“一愿世间千万凡人,人人皆可参法修仙,再愿后辈万载修者,者者皆可封神登天!”

    因为李亦的请天授命,天地灵气疯狂的涌入这个世间,无数的功法从天柱上,飘落到四海八方,让众生万物都拥有了修仙的机会。

    随着李亦的身死,也宣告太古时代修真门阀的完结;后世之人为了纪念李亦当年的大义之举,便创造了昆仑万仞这一试炼。

    白衣年轻人行至一处屋脊房檐下,微微顿了顿。

    他侧头望向地面上摆放着的几件小物件,然后便饶有兴趣的弯腰蹲了下去,丝毫不在意清晨湿润的地面。

    因为弯下了腰,白衣年轻人只能持剑驻地,满头华发以金丝发带束起,一袭白袍因蹲坐的姿势,下摆也不得不搁于双腿之上。

    商贩是位满脸褶子的老者,穿着单薄的衣服,双手不自觉的缩在袖子里,鼻尖还挂着趟出的清水;二月的寒风刮骨;以老人家那单薄的身子,根本扛不住这初晨的寒气,之前白衣年轻人牵马缓行的时候,老远就看你老人在寒风中冻的瑟瑟发抖。

    见来了客人,老商贩立马露出了笑脸,问道:“不知公子看上了那件?”

    白衣年轻人看着地面那三件手工编织的小物件,笑脸灿烂的看向老商贩,问:“老人家,这三件我都要了,您算算一共多少钱。”

    老商贩伸出冻裂的双手,说道:“四文一件,三件一共十二文钱,公子给十文便可。”

    白衣年轻人在身上翻前附后的找了找,然后从右边的香囊里拿出了一两碎银子,递给老者。

    老商贩看向白衣年轻人递过来的一两银子,露出为难的神情,说道:“我身上没那么多铜钱,这银子太大了我找不开,公子若是喜欢的话,这几件物件可以先拿去,我每天的清晨都会在这里,等过些日子公子有了铜钱,再来付这十文钱,也是可以的。”

    白衣年轻人把银子塞到了老商贩的手里,笑呵呵的说道:“您就先收着吧,这两天您多准备些铜钱,等过些日子我再来的时候,您再将剩下的九十文给我,也是可以的。”

    老商贩想了想,接过白衣年轻人手里的银子,说道:“那等公子下次来的时候,我再送公子一样物件。”

    白衣年轻人点了点头,起身牵马离去。年轻人姓李名长安,他临出门的时候带了几千两银票,沿路看见路边摆摊,或者乞讨的老弱妇孺都会送些过去,从老家一路走到谪仙城,短短半月的路程,几千两银票送的干干净净;就在刚刚身上最后的一两银子,也半买半送给了那位老商贩。

    李长安是根正苗红的名门之后,自己师从帝央城大儒苏武,对于这位弟子的性格,那位学冠帝都的大儒也劝说过几次:“虽说君子以厚德载物,但你若是太过温善纯良,别人只会觉得那软弱可欺,万事都需适当。”

    那时的李长安年方十岁,对于夫子的谆谆教导,每次都会认真的点头;但结果是苏老夫子隔日上街的时候,看见那些故意穿着破旧衣服的人,问少年讨要钱财时,少年依旧会笑呵呵的递过去一些碎银子。

    后来,夫子苏武实在是忍不住了,就问少年:“为何,你就不觉得那些人是在骗你的钱么?”

    少年怕夫子怪罪,低头搓着衣角,泪眼婆娑的小声说道:“夫子的话我也是听了的,但是我觉得他们肯定也是有难处的,不然怎么会故意骗我呢。”

    最后,京都著名的大儒苏武对他这个弟子,十分中肯的点评了八个字——“上善若水,璞玉浑金。”

    其实,有些事苏武是不知道的,李长安之所以有这种性格,大半原因都是因为他那已故的父母。

    李长安的父母在他还未满月的时候,就先后离了世,本家也无叔伯远亲;所以,他从小就只能寄居在帝央城的外公家。

    幼年的李长安懵懵懂懂,在刚刚记事的年纪,隔三差五的便能听见府里的丫鬟仆役在背后议论他,说他李长安出生的时候天现噩兆,说他福缘浅薄,说他是传说中的天煞孤星,说他刚刚出生便克死了自己的父母,说九天剑宗因为他战死了八千弟子,说因为他天堑长城外,因为他埋下了八十万汉国将士的尸骨;更有人说他罪恶滔天,连累他父母死后也难得消停,要下地狱受苦,去给他赎罪。

    对于这样以讹传讹的话,几乎是没什么人相信,但年幼的李长安却相信了,只能独自一人,跑到无人的角落低声哽咽。

    牵马缓行走出街道,李长安抬头望天,阳光斜斜的照在他略显青涩的脸上,街道的尽头,一人一马显的格外孤独。

    向阳花木,赤子诚心。

    他抬手遮住阳光,笑脸温纯,嘴里喃喃自语:“冤有头债有主,求上天保佑,保佑我父母不要再为我受苦了,保佑这次的善果能算在他们身上。”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