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嫡女难逑 第三百一十五章 真的是,狠了

时间:2018-10-26作者:一曲狂澜

    那个丑男死了。

    被涂氏用青铜制的古董花瓶直接砸开了脑袋,当时血流如注,破开的天灵盖上汩汩的流着滚烫的鲜血,甚至,有大胆的丫鬟们还看到了脑袋里的脑浆。

    总之,他死状极惨。

    涂氏一个咬牙,脸色发着极狠,“这屋子里的事,一个字也别想给我传出去,若是让我知道外头得了一点的风声,你们就等着与他一样的下场吧。”

    丑男是个狠的,他不仅沾了罗如画的清白身子,更是要将此事宣扬出去让罗如画不能做人。

    可是他没有想过,涂氏其实也是个狠的,后院的女人不是平常的女人,后宅的争斗其实一点也不比外头悍男的差,甚至,更加的阴毒,更加的能让人下得去手。

    所以,丑男他错了,他不该轻视了后宅的女人,更不能轻视了眼前的涂氏,这个女人可是会杀人的,而他的命也就是结束在她的手下。

    罗如诗其实也没想到,她的母亲居然真的敢杀人,看着这个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男人她的心尖儿在发颤。

    可是,更多的是更加的气愤,更加的愤怒,她就是这样放不下罗如画吗?哪怕她的身子不清不白了,哪怕她被人玩弄了一夜她也放不下吗?她的眼里,竟真的没有她这个女儿,没有她这个女儿啊。

    罗如诗嫉恨的泪水猛的涌了上来,尖长的手里指紧紧的刺进肉里,就连刺出血了也没有发现。

    小厢房。

    叶琉璃第一时间便得到了那边的消息。

    她也是一怔,她以为罗如诗只不过是想要给罗如画扣上一个与外男私通的罪名,可没想到她却真的给她送了个外男,而且一夜风流,不过,涂氏也是个厉害的,二话不说便将那个外男给砸死了,下手之狠,不下于她啊。

    庄姑也感叹,“我也没想到,罗如诗出手居然会这么的狠。”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清白是何其的重要,更何况她要下手的人是她的亲妹妹,这个实在是让人难以想像。

    “不过,要怪也只能怪涂氏的心偏得太厉害了,否则,罗如诗也不会这般的出手了。”

    叶琉璃突然想到《红楼梦》里贾赦说贾母偏心,“你不知天下作父母的,偏心的多着呢。”而这个故事引发到这里,也就是一个悲剧了。

    “不过,也当真是小看了涂氏,竟真的杀人,想来,这罗如诗的计划,又该破灭了吧。”庄姑说道。

    “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女,涂氏这种事情是做得出来的,不过,罗如诗的计划破不破灭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了,这已经帮了她一次,却不会帮她第二次。”

    叶琉璃冷哼,而后翻开她义姐送来的宴会贴子,明日就是十一皇子变相又相亲的宴会了,这里虽然没她什么事,可是她的义姐安夫人却十分上进,而且,看吴嬷嬷一大早的亲自送贴子过来,也能隐隐的知道她这义姐很兴奋。

    这有啥兴奋的,是十一皇子说亲又不安知宴相亲。

    “小姐,罗大小姐又来了。”春草明显的不高兴了。

    叶琉璃这回应了春草,“不见。”

    见什么见,该做的全都做了,她以为那个外男为什么会那么顺利的爬上罗如画的床,那还不是因为她在暗中调配?

    春草笑容爬了上来,“是,小姐,奴婢这就去把她赶走。”

    庄姑有些担心,“罗如诗,该不会心里有怨,到时候报复吧?”

    叶琉璃无所谓,“这世间对我有怨的人多了去了,我要是一个个的在意,那我得有多少颗心啊。”

    对于罗如诗,不必太客气,也不用太用脑子,想要虐这种不在等级上的人,那绝对是分分钟搞定的,只希望这个罗如诗不要傻得太可以,不要自动的送上门来给她虐。

    院外。

    罗如诗的脸色真叫一个黑了,黑得让人可怕,青儿更加的担心了。

    “小,小姐,怎么办?”

    “叶琉璃,你好,这可是你先惹我的。”罗如诗放下狠话,踏着重重的步子离开了此处。

    她能不恨吗,脐带血没了,四千两银子也没了,可是她想要得到的结果却没有达到预想,涂氏还是那样的喜欢罗如画,而她依旧还是没有得到重视,这分明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她做了这么多,设计了这么多,最后却是这样的,她又如何能甘心?

    而且,这一次已经是下过一次手了,想要再下手,那也要等到过段日子,至少是要等到宴会之后。

    罗如画成了这副模样,不仅精神不济,就是这身上的伤也不允许她出现在宴会上,涂氏找叫来了罗如诗,让她顶替了妹妹参加宴会。

    记住,是顶替,而不是取代。

    罗如诗的心原本就淡不上阳光,这么一说,她更加的阴霾了,不过,她忍了,只要能够接近十一皇子,她就一定会将十一皇子的心给紧紧抓住,而后再趁机上位,到时候涂氏求她做回女儿也是不行的。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十一皇子是有那么容易见的吗?有了上回罗如画之事,就更加的不容易了,她的希望注定落空。

    “是,母亲,我知道了。”

    “行了,你下去吧,今晚我便留在这里照应画儿,涂嬷嬷,去将那盒子首饰拿来,……这一盒子的首饰原本是给画儿准备的,可是没想到她用不上,这个,全都给了你吧。”

    又是一记狠刀子扎在了罗如诗的心口。

    这是一盒子十分精美的头面,还有手镯和玉佩,看上去是花了大价钱的,若是送给她的,她一定会开心,可是,这是送给……她很想将这东西给扔了,可是,她终归还是忍了。

    “是,母亲,我一定会好生的装扮,不会给你丢脸。”

    涂氏点了点头,“好了,你下去吧。”

    “是,母亲。”

    罗如诗转身而去。

    涂嬷嬷眼睛一暗,夫人到现在居然都还没有一丝的感觉,她还没有发现大小姐的不对吗?涂嬷嬷再看了看那个睡觉都挂着泪珠的二小姐,心里也是一跳,该不会,这是大小姐下的手吧?如果真的是那样,那,那可就真的是,狠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