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嫡女难逑 第二百三十九章 通房

时间:2018-10-17作者:一曲狂澜

    罗汉床上满是吃食,且不论那些个被油纸包了的糕点,单就是那张桌子上的便就有七八样,其中还包括了她方才想的紫玉葡萄。

    葡萄个个顶圆,葡圆玉润,而且上头还有水气,看上去就像是刚从葡萄架上摘下来的一般。

    叶琉璃赤着足走了过去,纤长的手里轻抚着葡萄,葡萄诱人的香扑鼻而来,叫人口齿生津。

    “……冬日不仅青菜少,就连果子也是一样的少,世子能弄来这个,当真是有心了。”庄姑眉开眼笑。

    若说叶府里的人个个是渣,那世子就像是一抹骄阳,叫人向往,让人心醉。

    “有心,难道他不应该吗?”

    叶琉璃摘了一个葡萄,牙也没刷的先不先就吃了一个,而后转身入了洗漱房,正式起床了。

    “什么叫应该不应该,这夫妻的相处之道,那可是一门大学问呢,紧不得松不得,慎不得过不得,要是真的能够达到相敬如宾又如胶似漆也是不易的,这南渊啊,说来说去也就数昌国公那对夫妻叫人羡慕了。”

    庄姑一边说着话一边伺候着她洗漱。

    叶琉璃一边用着毛刷弄了皂膏刷着牙,一边听着庄姑的为人夫妻之道,这洗漱房是她后来改造过来的,一个台子上放着铜镜,她透过那个相对来说比较糊涂的影子,镜中眉眼撩人……。

    难道,她真的该给宗政九一个回礼?

    就像庄姑说的,他们也不能像是以前一样的只是个主子与属下了,而是以后要搭伙过日子的,宗政九即然示好,那,她是不是也该回点什么东西过去?

    嘶,可是回什么呢?

    做顿好吃的?

    嗯,不好,他送吃的,她就不能回吃的了。

    买个玉佩?

    得,她的银票都被那家伙无情的收走了,想再花钱,那就是割她的肉,不买。

    “……小姐,画春求见。”

    就在叶琉璃举旗不定的时候,春草来报。

    “她来干什么?小姐,不必见,像这样捧高踩低的,见了也只不过是表忠心。”庄姑有说不出的嫌弃。

    叶琉璃用热热的帕子洗了把脸

    “让她进来吧,不过,就在外间别让她进这帘子,看样子画春是打定主意投靠于我了,若是不一次解决掉,只怕还会有下次,那岂不是有得烦了?”

    画春。

    她勾唇而笑,她可是记得这个女人那年端来的可是一碗粗得不能再粗的饭菜,也不知她还记不记得?

    庄姑想了想,“说得有理。”

    不多时。

    画春便被春草引了进来。

    春草没好脸子,指了指外间的小矮凳,“就这里吧。”

    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画春一阵的紧张,她当真是第一次进这诫思院,以前不进那是因为懒得进,诫思院在没有改造之前小得可怜哪儿有安福院的大气精致啊,可是如今想进,却也进不了了。

    不过,这一路行来,这诫思院还真是不错,院门巨大,光是守门的便就有四个,而且不轻易放进来,她塞出去的十两银子又被守门婆子生生的塞了回来,说是,不想成为下一个章婆子,不想死。

    于是她只有等,等画春的禀报,不过,大小姐应该会见的,毕竟,她在安福院也需要一个眼线的不是?而且……画春想到那里便小脸通红。

    画春又暗暗的打量着这个屋子,最先看到的便就是一副水墨山水的绡纱大帘帐,帐子能够从里面看清楚外头,而从外头却只能看到个模糊的影子,再看看这屋子里的摆设,也极为讲究,八宝格上放着的均是现理时兴的物件,花瓶,小屏风,几个极为养眼的小盆栽。

    总体上来说是个规规矩矩的,不过,画春依旧不敢大意,毕竟这屋子的主人是从叶府里脱颖而出的那个。

    “本小姐的屋子,可好看?比不过安福院里的在奢华,还请画春姑娘不要介意了才是。”

    叶琉璃根本就不用看便知道这个画春在做什么,她现在正在自己专用的针线篓子里翻找,看看有没有一块看上去绣得比较好的帕子。

    又送帕子?

    暗中的暗风看到这里嘴抽了,主子已经有两块了,再送的话可以开店卖帕子了。

    叶琉璃似乎也发现这个问题,“不能送,上回他就嫌弃我的绣工差,这回要是送过去,岂不是将小辫子让他抓?”

    于是,便又将帕子放了回去。

    “……大小姐说笑了,大小姐的院子才叫好看,您瞧画春是看呆了的。”

    画春紧着脖子说道,她没忘记那绡纱帐子的特点,里头可以看到她,她看不到里头的,不过,她还是暗暗抬眼,想通过一个模糊的影子看看大小姐她到底在干什么,依稀中,只见到一个扔东西的动作。

    嘶。

    大小姐该不会是发怒了吧,毕竟,身为一个奴婢不可以东张西望的。

    叶琉璃淡淡的随口说了一句,“好看你就多看一些。”

    不过这句话却让画春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想也没想吓得卟嗵一声跪倒在地。

    “大小姐莫怪,是画春不该这般没规矩,不过,不过大小姐你一定要相信画春,奴婢,奴婢是真心投城的,想必大小姐也认出奴婢了,十年前大小姐被关在柴房里,是奴婢给您送的饭菜啊,当时,当时老夫人是不肯的,是奴婢好心偷偷的送了来的啊,当时还有一个画秋,只不过画秋因为得罪了夫人,哦不,是得罪了罗氏而被她杖毙了的,大小姐……您,您就收了奴婢吧。”

    说罢,画春便重重的磕下头来。

    当年,真的是她送的饭食,不过老夫人是肯的,又不过,那饭食给一个三岁的娃儿吃,也太不是人了。

    叶琉璃手上一顿,双眼微眯的想起那割喉的饭菜,清冷的嘴角微扬,不过,她的重点依旧不在画春身上,而是随意的摆弄碰篓子里的帕子,看看能不能有些送礼的灵感。

    她清声而道:“那,我岂不是要多谢你?说吧,说说看你的所求。”

    画春是叶府里的老人了,其实是跟沈嬷嬷一样从蓟县里上来的,在上京之前,叶老夫人将当年府中之人散的散,封口的封口,画春能活到现在,应该也有些本事。

    不过……画春接下来的话就是将自己的死路给封死了。

    “奴婢,奴婢不求其他,只求能跟在大小姐身边,与春草一样将来做个通房就可以了。”

    叶琉璃手指一紧,眼中闪过锐利。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