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嫡女难逑 第二百零七章 心狠手辣的世子妃

时间:2018-10-12作者:一曲狂澜

    “小姨?哼,别以为你跟我母亲这般就真的是我长辈了,我告诉你,喊你这绝不可能。”安知容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她。

    她竟赐婚给宗政世子了,她从未想过她心心念的男子会与一个这般下贱之人在一起,一想起这个,她的心中便就有一团火在烧,想将这个女人给生生的烧死了。

    “你喜欢宗政九?”

    “是的。”

    “可是他不喜欢你。”

    “你胡说,他为了我而特制了避兽丸,我还跟他组了一队。”

    “那是因为你自欺欺人,他从未说过要娶你的话,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哈哈哈,可是世子也不喜欢你不是吗?”

    “错,他喜欢,否则,这块龙纹玉佩也不会在我的手中了。你应该知道,龙纹玉佩从安知宴的手中转到了宗政九的手中,他今日能将玉佩给我,便表示他喜欢的人是我,所以,你安知容就是做得再多也无济于是。还有,我即为素心的妹妹,我便承担起了护她之责,若是胆敢有人害她性命,我定叫那人生不如死,安知容,我不会因为你是她的女儿而对你手下留情,这一点希望你清楚。”

    叶琉璃紧逼过去,她的话比外头的冰雪还有冰冷刺骨,让安知容动弹不得,骨子里被冻得瑟瑟发抖。

    她知道,她说的话一定是说到做到的,这个女人连罗如烟都敢陷害,她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叶琉璃十分满意她的表现,“记住,保持这种,想要对你母亲下手,就得先斗过我,我一点也不介意杀一个小辈,哪怕背上骂名。……庄姑,送安小姐回府。”

    “是,小姐,安小姐,请。”

    庄姑上前,做了个请的手势。

    安知容咬着牙,快步离开。

    外头的雪依旧下着,一片片落在方才的雪地之上,让原本就不薄的雪更加厚了一分。

    叶府的院子实在算不得是精美,可是硬生生就有人说想赏赏,于是便便有了雪花之中,两道身影坐在廓下,优雅淡定的喝着茶的画面。

    十一皇子看了看对面比他还要优雅的男子,原本想说话,可是,刚张开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宗政九就是个话题终结者和话题难开者,一说话,下一句别人就不知道该怎么接了,而且,他不说话没人敢开口。

    “我娘呢,她在哪里?”

    一道声音响了起来,打破寂静。

    十一皇子抬头望去,安知宴?

    “去,把他给我截了。”

    宗政九开口便不客气,十一皇子的脖子不免缩了缩,好在他没惹,否则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多时,杨焱便将那个安知宴如拎小鸡般的拎了过来。安知宴反抗了,可在武功高强的杨焱手中,那种反抗等同于没有。砰的一声,人被扔在地上。

    “你?混蛋。”安知宴脸红脖子粗。

    “再说一次?”宗政九冰冷威压。

    安知宴立即闭嘴,就算此时他再有多大的气和怨,都不敢在这个世子面前发挥,他怕揍,叶琉璃打人痛,这位世子打人只怕比叶琉璃还要痛。

    不过,他也是个不客气的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在了一个空位之上,“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叶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客了?”

    “那你来这里又是干什么?”宗政九轻抚着手中茶盏的边缘,这个动作与某女很像。

    “我,我听说我母亲……和妹妹来了,我是来接她们回去的。”安知宴自顾的倒了杯茶,还没等凉,就喝了一口,不过如预想的那般被烫得哇哇大叫。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同样心急也喝不了热茶。

    不过,最苦的应该算是叶府一边伺候的奴婢了,一个皇子一个世子一个昌国公公子,哪一个对于她们来说都是压力山大啊,真希望大小姐现在就出现,解了她们的危机吧。

    “本世子与十一皇子是来看望叶尚书的。”

    宗政九此话一出,十一皇子刚入喉的茶便忍不住往外喷,不过,因为水已经入喉了,喷不出来,只能咳咳的咳嗽个不停,成功被呛。

    这位宗政世子打诳语也不脸红,而且正儿八经。

    什么来看叶尚书啊,这还没到芳菲院呢,便说了句雪景极美的话,罗氏自然是让他留下来独自赏雪景了,说到底,去看了叶尚书也只有可怜巴巴的他而已。

    “见过十一皇子,见过世子,外甥,你也来了。”

    就在此时,叶琉璃缓步而来,她也不想出来,不过安知容的事情处理完了,庄姑又说某男还没有走,她只能过来打个招呼了。

    外甥?

    安知宴看了看周围,十一皇子和世子她都叫了,剩下的那个,叫他?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外甥?”

    “就刚才,我与素心姐义结金兰了,你是她儿子,我不该叫你外甥?”

    叶琉璃也坐了下来,不过,正好是坐在了靠近宗政九身边这个空位,宗政九提起滚茶,倒了一杯,端到她的面前,她顺手便接了过来捂在手心,暖气瞬间从手心漫延到她的身体里,舒服。

    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十一皇子目光微闪。

    安知宴被雷劈了似的呆立当场,“不,不,不会吧,母亲她自的这么做了?”

    这让他如何是好?原本是要成为他媳妇的人,却一跃成了他的小姨?这种来自内心和肉体的打击根本就不能用词语来表达。

    叶琉璃双眼微眯,欣赏着安知宴被雷劈了的模样,心情大好。

    “那处如何了?”他问。

    “放心,弄好了,只不过是一个小子孩的气性。”她道。

    “嗯。”

    “你不问问我是如何应对的?”

    “你若想说,自然会说。”

    “呵,世子,你就不能顺顺我的心?……好吧,我对她说,我就在这里,她要想使什么招尽管上,不过,在没有将我斗扒下之前,不许动安府人的一根毫毛,否则,我会让她生不如死。”

    “嗯,还可以。”

    “什么叫还可以,你应该表扬我,有我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世子妃才对。”

    他们二人说着话,你来我往,一问一答十分顺畅。

    但这震惊了十一皇子和安知宴,这样的对话就是他们都不曾有过,十一皇子更加震惊,陪坐在这里这么久,根本一句话都没说过,而这个叶琉璃一来,却能聊得如老朋友似的。

    不过,安知宴却是心中大骇,因为叶琉璃口中的那一句,“让她生不如死”,这是在对知容说的吗?

    她要对知容出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