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嫡女难逑 第一百七十四章 宗政九是他们充话费送的吗

时间:2018-09-29作者:一曲狂澜

    “定伯侯爷,女人是受不得惊吓的,这个,你家夫人没有告诉你吗?要是你再让人过来,只怕你的夫人就要变成秃子了。”

    说罢,叶琉璃真的将一戳头发从手陈氏的头上抽了出来。

    这些,正好就是被生生扯下来的,那头发又烟又长,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那头发的根部还滴着血,还有那一小搓细细的软状之物。

    那是……肉丝,从陈氏脑袋上生生扯下来的人肉肉丝。

    这?

    宗政延惨白着脸倒退数步,不仅是因为那头发难看,而且可怕,可怕的想让人作呕,他从没想过,女人头发长在脑袋里时是那样的可爱漂亮,可是被扯下之后是这样的丑陋难看。

    叶琉璃纤长的手指嫌弃的将头发扔掉。

    啪。

    那头发连同肉丝一齐掉在地上。

    这就是她的战利品,陈氏的头发一小搓。

    女人打架,得头发者得天下。叶琉璃用她的实限行动很好的说明了这一切,很好的诠释了这一切。

    她的另一只还紧紧的抓住陈氏的发髻,只要是某人敢动,她就可以真的保证他以后的娘子就是个秃的,而且,不是全秃是顶秃,就算是梳再好看的发髻也无济于是。

    陈氏瑟瑟发抖,浑身打颤。

    她不敢动,生怕一个小小的动作就会让她脑袋上的头发就要少上一根。

    “你,你放,放了她。”

    宗政延也被这个女人弄怕了,不知所措了起来,他也算是遇事多的了,可是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事情。

    叶琉璃露出一抹无辜得让人吐血的微笑。

    “定伯侯说的话,我一定听,可是我们事先也说了,我只不过是为了洗脱我的罪名才这样出手的,定伯侯,我也很委屈的是不是?”

    被打的人是他的妻子,可是这个打人者却还要说不关她的事?

    吐血,真让人吐血。

    宗政延现在才知道什么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了。

    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好,好,是你逼不得已才出手的,现在,你总可以放了她吧。”忍住所有的怒气,开口说道。

    “好的。”

    叶琉璃虽然嘴上说好,可是手上却依旧没有行动,宗政延现在是急也急不得,怒也怒不得,只能像是供着一尊菩萨似的,小心,耐心。

    看到宗政延这般,众人嘴抽,这哪里还像是一个堂堂的侯爷?这副嘴脸分明就是掉了南渊侯爷们的脸。

    “……二品诰命夫人,你以为呢?”

    打了这个人的脸,伤了这个人的身,虐了这个人的心,还要问问这个人的意见?

    这是什么行为?

    这是让人吐血的行为,这是让人打落了牙还要和血吞的强盗行为。

    陈氏暗暗咬牙,将所有的怒气全部吞入腹中,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来,“是的,大小姐说得没有错,大小姐伤人不止那样,而是……而是这样的……血腥,是,是我搞错了。”

    叶琉璃满意点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二品诰命夫人果然是皇上亲点的,这高尚的品德,好得没话说。”

    说完,叶琉璃纠在她发髻上的手一松。

    陈氏这才觉得她满头的头发终于保住了,同时心中的怨恨越发的深了,比恨宗政九那个男人还要愤恨。

    “夫,夫人?”

    宗政延冲了上去一把扶住。

    陈氏第一次不想要这个男人碰触自己的身体,俗话说得好,患难之中见真情,可是他呢,平日里嘴上说如何的喜欢她,可是一遇到事儿,便逃得比兔子还要快,这让她心里很不好受。

    可是,她依旧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来,“侯爷放心,我没事,你,还是解决一下眼前吧,华儿和杰儿的苦,不能白受。”

    陈氏的尖长的指甲刺入宗政延手臂上的肉里,深深的提醒他,现在她是败在了这个女人手中,可是他却不能败在宗政九那个野种的手中。

    宗政延疼得想大叫,暗暗埋怨这个女人下手为何不轻点。

    “好,我省得。”

    叶琉璃冷笑的看着这对夫妻,这上半场完了,他们居然还想弄个下半场?唉,他们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作死啊?

    “定伯侯,本小姐还是劝你不要去了吧。”

    她优雅的走上前去,将宗政延给拦了下来。

    “哼,这是我宗政府的家事,你这个外人,无须插嘴。”

    宗政延看这个女人简直就跟看宗政九一样的感觉,讨厌,嫌弃可又无可奈何,只是,他无意的撇过地上的那抹带血的头发,顿时感觉自己的头皮也开始发起麻来,暗暗的退了一小步。

    这种小动作,她岂会看不出来?

    叶琉璃喷笑不已,“侯爷,不是我说你,就连我这个被叶府抛弃在外十年的嫡女,我父亲叶显明也没有反对过我与宗政世子的婚约,可是世子呢,他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成长了近二十年,按理说世子这个年纪也不小了,平常的父母哪一个不是着急上火的给找媳妇,可你们倒好,反而害怕自己儿子成家似的处处反对。啧啧啧,我真的是要怀疑了,你到底是不是世子的亲爹啊?”

    宗政九是他们充话费送的吗?她严重怀疑。

    “是啊,宗政世子与我年岁一般大,我儿子都三岁了,还会爹爹的跟在我后头叫。”

    “我也十六了,上个月成的亲。”

    “那,照这样看来,定伯侯是有点过分。”

    儿子十九了,不仅没给他四处张罗媳妇,反而是处处的反对,像这样在儿子家门前大吵大闹的还真的没有几个。

    一时间,群众舆论全然的向一边倒了去,极其异样的目光看着这位不像父亲的定伯侯。

    宗政延哪里受过这样的目光对待背后如千万根针扎般的疼,脸色瞬间变得铁青起来,他想张嘴说什么,可是,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陈氏见着这样的男人,直叹气,没用的男人,一点事情都办不好,到头来,还是得她亲自上。

    忍住脸上和头上的疼痛,咬牙上前。

    “呵呵,叶大小姐,你还真是不客气啊,那我问你,你又为何想要嫁给宗政九呢?该不会就是因为他是世子,又是皇上面前的宠臣,想一成为世子妃就与我一般的拥有诰命夫人的头衔吧。”1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