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嫡女难逑 第一百五十三章 宗政九的婚事

时间:2018-09-29作者:一曲狂澜

    一阵剑影。

    一抹浓浓的杀意。

    向天长剑直直的袭向宗政九,下手毫不留情,哪怕这里是皇宫别苑,哪怕会惊动南渊最最高层的人物,他似乎也要将眼前的男人给,杀了。

    杨焱杨森立时而上与之对敌。

    当当当,刀光剑影,以二对一,向天依旧未败下风,此时向四也冲了过来,加入战局。

    以二对二,杨焱杨森虽有势弱,可是却没让向天伤到宗政九半分。

    剑影闪动,杀气腾腾,可是这里的二人却依旧虽茶品茗,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包括叶琉璃。

    他们果然是一对的,越是这般危急时刻,越是这样的紧要关头,他们都知道该做什么,慌乱,只能显示无能,他们不是无能之辈,自然不会有慌乱之举。

    “喝。”

    向天看着他们这般对面而坐,气氛维和,相貌绝配,再想到他被人逼下娶妾,他又如何能忍。

    一声大喝,杀气再,手中长剑越发的凌厉的抖动,硬生生从杨焱杨森的手中震脱而出,尖锐的带着寒光的长剑直指宗政九背心。

    叶琉璃清冷的目光一沉,飞快的拔下头上银簪,毫不客气的朝向天的手掌打去。

    卟卟两声,向天手腕的经渠穴上赫然插着两相尖锐之物,一个是叶琉璃的银簪,另一个,则是一小片茶叶,未煮的生茶叶。

    “你?”

    向天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两样东西分别是他二人打来的,而且打的都是同一位置,同一个穴道?此时手腕鲜血直流,在剧烈的疼痛挑动着他手臂的每一根神经。

    可是他没有痛叫出声,而是将这痛楚狠狠吞入腹中。

    “向天,这里可不是你能闯的。”

    宗政九语气冰冷冷酷,同时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压,纵然是坐着的,也比那个站着的向天更有气势,更叫人不可小覻。

    向天咬牙,“是你安排的对不对?”

    “你说什么,本世子不懂。”

    “你不要再在这里装模作样了,罗如烟,叶浩是你的安排对不对?这世间,除了你有这个能力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做。”

    向天牙齿咬得咯吱作响,自从这个男人出现,他便没有一次是可以顺利的,而他的失败,也全然拜这个男人所赐。

    宗政九冷哼,“你是大皇子的人,叶浩是四皇子的人,你以为我可以左右一个四皇子的伴读而去陷害于你们吗?可笑。而且,他所提之事,与我又有何益处?不过,在这里我倒要先恭喜你了,马上就要有一个姨娘。”

    姨娘?

    叶琉璃一怔,叶浩口中所说的一定会帮罗如烟,难道就是为了让她成为向天的女人?

    这想法,这做法,太疯狂了吧。

    向天脸色难看之极,“还说不是你 ?”

    “你们在那里说得那么大声,我与十一皇子就是想不听见也没办法。”

    宗政九再扔出一个重磅炸弹,炸得向天头顶冒烟。

    十一皇子也听到了?

    “我与十一皇子奉皇上之命前去请惠妃娘娘准备晚宴之事,却没想到,正好就听到了某人的重喝大叫。”

    宗政九优雅起身,微微转身,对着向天露出一个恭喜了的笑容。

    其实,前世并不是这样的,只不过因为某些因素而改变罢了,前世的向天娶的自然是幽若郡主,至于姨娘他是没有娶也不敢娶,有青缨长公主在,向天他没有这个胆子。

    不过,有一个姨娘似乎下不错,他向天的女人向来就不少。

    “你?”

    “住手,向天,你要干什么?”

    就在此时,十一皇子急急赶到。

    “参见十一皇子。”

    杨焱杨森见礼。

    叶琉璃也站了起来,屈膝行礼。

    南亦辰目光滑过叶琉璃的身影,而后将目光放到宗政九和向天身上,“向天,你不要太过分了,虽然你是我大皇兄的人,可是,你要动本皇子的人,那也要看看我同不同意。你们方才所说的本皇子全都听到了,若是有何不满,大可以向父皇禀明了,还有,世子,父皇宣你们进大殿,叶大小姐也要一起去。”

    嗯?

    叶琉璃秀眉微皱。

    她也要见皇上?

    难道,是为了安知容的事?

    “是,十一皇子。”

    十一皇子见她款款,不禁微微叹息,等她逃过这一劫再说吧。

    几人的争斗场影再次转换。

    龙涎殿。

    虽不如皇宫大殿那般雄伟庄严,可是设计也是十分尊照皇室喜好,各样物品均以祥龙紫云金云为饰,看上去依旧让人不敢放肆。

    叶琉璃依旧老实的跪在一边,尽量减少存在感,这样才是最好的保命方式。

    “向爱卿,你的手?”

    “回皇上,无事,练剑时,不小心伤着了。”

    向天并未说实话,他的余光朝着那个老实跪着的女子身上望了望,而又极快收回,这是在替她掩饰,伤害大臣之罪,也是叶琉璃担带不起的。

    “以后小心着些,在这里,就不要再练剑了,对了,你对翼州,有何看法?”

    皇上只一句带过,翼州才是重点。

    翼州,米粮少产,物质也不算是太丰富,相反,四处可见山地丘陵,百姓生活也只能以玉米地瓜为主食,虽算不得困苦,但也绝对称不上是富有,唯一拿出来的还是翼州矿产,极丰富的铁矿。

    皇上重视那个地方,大皇子和四皇子也重视那个地方,因此,翼州上至官员下致一个小小的文书都是从京都直接拔下去的。

    铁矿啊,制作刀剑兵器的主要来源,不重视,才叫怪了。

    “皇上,臣没什么看法。翼州现如今的管制极好,欧阳大人的粮草账目也做得极为细致,并没有什么可以改变的。”

    向天这话虽然是站在公平的角度上,可是细细一听,却是偏向大皇子。

    欧阳重,是大皇子的人。

    但,这个大皇子的人与四皇子在正殿与皇上呆了足足一个时辰,这就是反常。

    不过,叶琉璃感觉自己很冤,他们在说国家大事,那叫她来干吊?

    皇上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说得不错翼州没有什么必要改变的,枫儿,听到了吧,他们也觉得没有可改变的必要。”

    四皇子南亦枫失声而笑,“是,父皇,是儿臣太急功进利了。不过,父皇就不要再在这里说儿臣的不是了,不如说说,宗政世子的婚事吧。”

    宗政九的婚事?

    叶琉璃猛的一怔,心脏狠狠一提,她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