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嫡女难逑 第一百零五章 纨绔准则

时间:2018-09-17作者:一曲狂澜

    做事有准则,做人有准则。

    不过,在这里只怕与“做好事”和“做好人”的准则无关,因为他们的身份环境不允许他们这么做,这就是个农夫与蛇的时代,农夫救了蛇,蛇一但清醒那就是反咬一口农夫的结果。

    当然了,另一种结果除外,那就是蛇醒了,见农夫是条单身狗,为了报达农夫的救命之恩,他便与农夫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对于这最后一个结果,叶琉璃真心接受不了,不同物种怎么结合?那污污的画面她还真不敢想。

    叶琉璃朱唇轻启:“所谓纨绔,横行无忌,一掷千金,游手好闲,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无所用心,以声色犬马为乐,过着腐朽的寄生生活,安公子,希望一会儿你一定要柄承才好啊。”

    可千万不要让人失望。

    尤其是第一句,横行无忌,现在这个世界弱肉强食,他们不强,便会成为别人口中的食物。

    叶琉璃清冷的眸子微微一转,看着身边这个一脸懵逼又震惊的纨绔子弟。

    想档住这些人一个时辰,那不是不可能做到,只要能豁得出去。

    脸皮,不要了。

    闺誉,不要了。

    优雅不要了,规矩也不要了。

    统统扔掉,就能办到。

    安知宴震惊的看了会叶琉璃,不过随后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一个叶大小姐,好一个纨绔准则,大小姐放心,有本公子在,这里的人别想过去。”

    有意思,有意思,太有意思了,玩了这知多次的狩猎,还是这一次最有意思最爽最合乎他的性子。

    叶琉璃满意点头,“好,一会儿,便看我们的了。”

    看来,“抽到”的这个二号牌子也不错,至少随心随性,有人一起搞破坏,这是一个很不错的事情。

    不多时,公子小姐们的马儿便奔了过来。

    蔡如丝抬眼一看便看到了她最不喜欢的女人挡在那处,再看看她身后那醒目的四句大字,美丽的脸上顿时蒙上一层黑色,正待上前开口要骂,一道锦色身影比她更快上前。

    “叶大小姐,你这是干什么?”

    孙承朗不知怎的,就是不喜欢这个女人,也不喜欢她的这种表情,这让他想起了须于山上的那个仙人。

    那个女人无情无义,狠毒心肠,见死不救。

    叶琉璃冷哼,“孙公子,你身为一个公子,身为一个男人,为什么这么的没气质?这里明显的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安公子,你不最先质问安公子却偏偏要来先质问我?你这是何意啊?是觉得我是个女人就好欺负吗?”

    呃?

    孙承朗一怔,她一开口便将他顶得无话可说了,而最震惊的应该是安知宴了,因为孙承朗的眼光不错,知道这个局的主谋不是他,不过,眼光不错不代表脑子不错,被人一顶就没话可说了,这也是活该被呛。

    “你?哼,安公子才没你这么无聊做这些事情,反倒是你,自打秋猎开始,你便开始嘣哒了,你不要否认了,这一切我们可都看到了。”

    “呵,是吗,都看到了?看到什么了?我叶琉璃做事从来就对得起天地良心,如果你说的是程素素,那我们这里还真就可以说道说道了,那个程素素是想要害我,想要逼我退出秋猎,明显的是她不对,到最后她害人害已,不仅那丫鬟死在她的手上,就连老天也不放过她。”

    叶琉璃冷哼,这个孙承朗脑子就是有病,自己屁本事没有却还学人打报不平,当初在须于山上还没尝到苦头吗?

    “你……”

    孙承朗一怔,脸色有些难看。那天的雷这里的人还真的全都听到了,好巧不巧就在叶琉璃说完这话之后才出现的。

    “我说孙公子,如果你没什么话说,那我可就……”

    “有,我怎么会没话说,就算这些个无聊的事情不是你做的,可是你身为一个嫡小姐,你也应该劝阻一下安公子吧。”

    “劝他?我为什么要劝他?看到我身后的这四句打油诗了没,我觉得非常不错,就应该这么做。”

    留下买路财嘛,正常,谁让他们的马儿跑得没他们的快,谁让他们的脑子没他们的转得快呢?

    众人一怔,看着这身后的四句诗,嘴又是一抽,这哪里算得上是诗,就算是诗也不是打油诗,而是打劫诗,绝对正宗的打劫诗。

    “那,叶大小姐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留下‘买路财’?”有小姐就问了。

    “不过这也不对啊,这路不是你开的,这树也不是你栽的啊,所以,你们也应该让我们过去吧。”

    “是呀是呀,更何况,我们现在可是要去完成任务打猎的,你在这里浪费了我们的时间,岂不是也间接的浪费了你的时间?叶大小姐,还是让我们过去吧。”

    众小姐说道。

    虽然自己身边的不是定伯侯世子,可是好歹也能称得上是俊美优雅,而且又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与公子在一起,她们的芳心如暗潮一般的汹涌无比,娇羞无比,或许,还真的能够解决个人问题也说不定。

    叶琉璃看着众小姐春心荡漾的模样暗暗嘴抽,这表现的也太明显了吧,不过,这正好,反正她们只是想跟身边的异性呆的时间久一点,而不是打什么猎。这呆么,怎么呆不是呆,在这里扯扯牛皮也是呆啊。

    “众小姐这话我可就不同意了,这诗里的东西哪里能当真,‘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相见怎么就难了,就看你想不想见了,这东风怎么就无力了,那百花都被东风给吹残了,所以,这诗里的东西只不过是个意境,意境明白吗?我这首打油诗也是意境,请领会其中的精髓,明白其中的意思,这才是最重要的。

    还有啊,我这不是在浪费时间,反而是在给众小姐们一个认清身边公子的实力,如果连这头一关他都过不了,那你们又如何能相信他们能够有那个能力来保护你呢?”

    她这翻话还真就叫人无法反驳了,因为,她说的好像有点道理,这路不一定是她开,树不一定是她栽,可是却一定要留下买路财。

    安知宴嘴抽的看着身边的女子,她这嘴,真的能死的说成活的,黑的说成白的,利害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